他比岁月更长期

第80章 群鸦风暴80

他和席尙景都是1号前锋,分别是两支队伍。

看过去的时候,他也正在东张西望,这两个人同一场合出现才看出完全不同的气场。

席尙景要比他沉稳很多,穿藏蓝色马球衫帅到了一种境界,则偏向闹腾的性格,身上队服也是亮眼的火红色。

两个人虽是对手,却没任何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席尙景的态度更像是来玩的,这也更像一场打发时间用的友谊赛。

场外却沸腾不已。

“真难得,太子爷和二皇子的马球赛。”隔着一个过道的座位上,莫雅提这么说。

周遭学生也在针对比赛结果进行一些谈论,隐隐约约中,时音听见“席郡御”三个字。

她继续撑下巴观赛。

但是,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件事。

席郡御几次的东张西望,终于发现观众席上的时音,裁判还没下令,他直接将手放嘴边吹了个很响亮的口哨,完毕伸臂指向时音,刻意提醒场内所有人,他这声哨就是吹给她的。

观众席喧嚣四起,秦烟与贺倾城都回头望向这儿。

席尙景原本正戴着手套,席郡御那么一声张扬的口哨声后,他也慢条斯理地看过来,那一眼,恰好对准时音。

但是他表情丝毫没变,继续慢条斯理地看回到席郡御这边,席郡御向他斜了斜下巴,眼神里有种“你的什么我都知道”的暗示。

时音看着这兄弟两。

结果呢?

结果就是这场球赛席尙景把席郡御给虐惨了。

......

时音第一次这么灿烈的进球记录,场上马蒂奔腾,席尙景开场就领先最后,观众席上的学生也看得目瞪口呆,他全场都是一副漫不经心又稳操胜卷的样子。一杆一杆的击球,把席郡御打得毫无反击之力。

甚至也没给自己队友留机会,大概谁都没见过他这么全神贯注的进行一场比赛。

席郡御上半场就累趴下了,他开始向裁判打小报告,结果又被他哥在下半场实打实得又狠狠的虐了一轮。

“好狠呐……”莫雅提向身边人说。

球赛一小时后结束,席尙景在场边下马,他没跟同样下马的席郡御说话,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给他,而是绕过栏杆,向观众席的方向走来。

时音的心一下子有些悬。

他边走边摘手套,在众人瞩目中走进观众席中间的过道,秦烟往后紧紧地跟着他的背影,在场所有学生都盯着他。

当所有人以为他是走向贺倾城的时候,他视若无睹地越过了历史社,继续走,边走,边将视线放到时音身上。

她觉得是席郡御激到了他。

罪魁祸首还在场下大口喘气,而席尙景越走越近,时音的座位正贴着过道,越来越有要与他迎面相对的趋势。

她用指关节拍着左脸,一点都不想跟他视线相撞,他却还在走,那对她似看非看的模样最抓心,还很乐于观察她这幅坐立不安的模样,甚至即使知道她心里不愿意,但步子也没有要停的意思。

旁边莫雅提有意无意地坐正起来。

时苒专注地看着局势,时音扣近下巴无视他,心跳的速率把她脸都快要逼红了。

席尙景与她的座位擦身而过的那一刻,低低地留了一句:“吓死你哦!”

这四个字一撂,她悬到千钧一发的心瞬间被松开,反应过来后立刻回头看,他还在往后走,根本没停她身边,而那四个字显露出再恶劣不过的捉弄意味,把旁边的时苒也轻轻逗笑出声,她压着气靠回椅背,看时苒,时苒仍旧笑着,止不住。

席尙景最后是去了观众席后排,去自动贩卖机那边点饮料,他自己好像还对这次吓到她很满意,开易拉罐的时候似笑非笑。

“是不是有病?这兄弟俩是不是都有病!”时音骂。

席尙景这次与自己看似互不相识的擦肩而过,应该是彻底断了贺倾城认为两人会关系的想法。

下午,她回教室的路上,又碰见法伈。

法伈好像是专门等着她的,静静一个人站在她教室的门口,见到她来,笑了笑。

时音先不说话,特意等她拿出态度。

法伈仍是过去的那副模样,从容地说:“恭喜你。”

含义很深。

走廊学生三三两两走动,她轻轻地靠住墙,法伈接着评价:“瘦了一点,眼睛里内容更多了一点。”

“你没变。”她简单回。

“时音,你真让我很崇拜。”法伈用轻松而自然的口吻说,沉静一会儿后,又讲,“不过两年前你犯了一个小错误,不知道你现在能不能看出来。”

时音淡淡笑:“你从一开始,就是他圈子里的人。”

法伈轻轻地点头,她听到回答后满意了,似乎也只是过来听这个回答,即将走时,特意在时音肩膀旁停顿步子。

“而且,当时我不是他的女伴。”

顺着这句话,时音看法伈。

“我是监视他的人。”

这个信息不知是有意还是出于无所谓的心态暴露给她听,法伈走后,时音依旧靠着墙,面无表情地看着高大玻璃窗外的天空。

怪不得她总能最从容,怪不得她不争不抢,怪不得在梵狄娜上位后退得最干净,却把注意都放到自己的身上。

因为她用不着争,用不着斗,只需用双眼观察大局,观察每一个人,观察当时藏在梵狄娜身后的自己,体现她旁观者清的优越感。

怪不得。

铃响。

......

看够了天空,准备进教室时恰好对上秦烟的视线。

这很突然,甚至不知她是什么时候在这儿的,时音的步子停了一下,秦烟从倚靠着的门框旁站起身,从上至下地打量她,意味深长地问道:“你认识法伈,还接触过席郡御?”

但之后话锋一转,她不等时音的回答,也不深究,抱起臂来问:“时音,你打过马球吗?”

她不讲,时音也就不多扯,将双手摆到腰后:“小时候尝试过。”

“有自己的马吗?”

“社长要和我切磋一下?”她微微笑,“我没到那个程度。”

“没关系,可以练,”秦烟的态度一反往常,甚至勾着嘴角笑起来,“因为我想让你做我的副社。”

话音落,时音与她相看,时苒正好从后走上来听到那句话。

“可是,你已经有副社了。”时音不急不缓地回应,视线看向教室内后排的高个子女生。

“你不知道马球社一向是铁打的社长,流水的副社吗?”秦烟倾过身子来,“我看中谁,谁是我的好朋友,那么谁就有资格来做副社。”

说完,她盯着时音的眼睛。

“好朋友。”时音重复这三个字。

秦烟挑高眉毛。

阿拉不斯加.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