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比岁月更长期

第79章 新的开始79

中午的时候,她带时苒去了一次,用于马球比赛的户外草场,它比足球场还要大,四周用白色的栏杆围起来,栏杆之外就是观众席,时音站在最上层的观众席看了会儿,吸一口气。

“有办法吗?”时苒问。

“办法当然有,看见贵宾席没有?”

时苒看过去,贵宾席设在最前排的位置,处于马球社所占观众席的正前方,而马球社左边才是历史社的位置。

“不一定只有视角最棒的地方才是好座位,大部分时候,是贵宾席在哪里,哪里就是好座位。”

“所以只要把马球社前面的贵宾席……移到历史社的前面,”时苒反应快,接着问,“怎么移?”

“也不难,临时制造点麻烦事儿,比如说不牢固的栏杆,过于潮湿的草地泥……”时音没说完,看向时苒。

时苒说:“我明白了。”

“回来。”时音将正要走的她喊住,等到她重新回到自己身边,继续说,“但是贺倾城这次的要求,我不接。”

阳光正好,开阔的观众席上少有学生,时苒望向姐姐。

“第一我不是她的手下,她拿了我的东西,没必要我就为此事事听从,等到她发现我这也愿意那也愿意,戒指就更不会轻易还给我了。第二她哪是在考验我的能耐,她是在看我有没有后台,临时调动观众席座位,这种事是我一个新生能干得来的吗,她是个心思挺细的人,再加上情侣对戒,可能已经想到我跟席尙景有那方面的关系了。”

“如果是第二,”时苒接话,“那不正好,这里谁都怕他。”

“不是谁都怕他,是谁都爱他,还记得昨天她们提到的何诗雅吗?”时音问。

“记得。”

“她不是总校的人,她在国外念书。”

这么说出来,时苒眉就皱了一下,时音接着讲:“一个不是总校的人,在成为他的女伴之后,都能被这个学校大一年级的学生挖出来,连她敢做什么不敢做什么都猜得出来,你觉得她们简单吗?”

“不简单。”

“所以贺倾城要是知道了,我跟他有关系,我是方便还是棘手?”

时苒吸一口气,骂道:“艹,真是麻烦。”

“况且,”时音最后说,“现在那枚戒指是个烫手山芋,秦烟盯得紧,我即使拿回来一时之间也不能戴出门,而贺倾城还想用戒指再气她一会儿,我为何不成全她?”

“所以姐要是完成这个要求,贺倾城就吃定了你,不完成,反而以此为理由把戒指继续押她那儿,给了她一个人情。”

时音淡笑。

“那他那边呢?”

时音没说多的,只是再笑了笑,而后看往不远处的观众席前排栏杆,看到席尙景。

这不在她预料之内,他是突然来的,一边走一边讲着手机,到栏杆前停下来,周遭没有旁人,他也没注意到这边的时音。

这里离他那边有些距离,所以看到的他的侧影也很模糊,他还偏转头看另一个方向,只让人看见后脑勺。

时音拍拍时苒的肩:“你先回教室。”

大中午的,马球场上没一个学生,时音往他那儿走到半路时又隐隐难受,所以接近他后直接靠到了他的背上,他一反应,微微侧过头来,她双手环着他的腰身,挨着疼,闭眼讲:“你别动转回去……我靠会儿,肚子痛。”

他转了回去,没说话。

时音就一直靠着他的背,等终于好了一会儿,她用额头抵着他的背,低声念:“还有,今天晚上别过来了,早上弄得我很累都来不及吃早饭。”

他没反应,她就强调:“听见没有席尙景?”

“席尙景?!”他一下子侧过头来。

声音不对,态度不对,这人说的第一句话就直接透露两个信息,时音心里一惊,他除了身板与发型极和席尙景相像外,根本是另一个人,她在那会儿彻底反应过来,可双手还环抱着他的腰,而他立刻回过头来,时音同样抬头看,两人就这么对上视线。

她立刻退步,之所以把他跟席尙景认错是因为两人眉宇间确实有些相像,他用肘搭着栏杆,诧异的表情并没留多久,很快就用一种带着打量的笑意问:“你认识席尙景?”

这个人是……谁……

不但被他知道她认识席尙景,还被他听到了,本应该说给席尙景听的最私密的话。

时音知道嫌避也避不了,他还在看她,偏这时候又有人出现,那人从观众席的入口处走来,暂停在离两人十步的距离,轻轻喊一声:“郡御?”

男生他转头看去,时音也看过去,那一秒身子更加僵硬,她与法伈的视线硬生生相碰。

风来得厉害,两人在十步的距离内对视,领结都被风吹动,法伈的目光从他那儿移到时音这儿,并不惊讶,只是从上至下地打量她,然后从口里小小地念出一声:“啊。”

就像她两年前的一样。

“喔,伈,”男生面向法伈指着时音,嘴快地讲:“我好像碰到了我哥的……”

“闭嘴!”时音脱口而出。

“前女友。”法伈却接话。

“你说什....”不差两秒,他与时音同时反应过来。

“前女友?”“你哥!”两道声音撞在一起。

“你不是今早才跟他睡过?”他将双手插进裤袋,反问时音。

“啊。”法伈再次发出这个音。

这时候,遥遥铃声响,话多说多错,时音对面前这个人不了解对法伈更无法捉摸,所以第一时间就选择了走人,法伈安静地看着她走,男生也盯着她的背影。

这一切远远没有结束,到了下午,第一轮马球比赛正式开始的时候,她又见到那个人。

开场时,时音随着马球社的队伍入座到观众席,秦烟抱着臂坐在最前排,而贺倾城所带领的历史社,陆续入座到左侧位置,她朝时音的方向看一眼过来,特意晃了晃戴戒指的手指。

时音没理她,叠着膝坐在椅上,观察场上局势。

一场马球比赛有两支队参与,每队各有4名选手,共8人同场竞技,比赛倒计时两队人马隔着赛场中线对峙,她就是在那会儿见到了那人。

阿拉不斯加.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