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成了总裁的白莲花前任

第93章 陆羽婷出事

苏皖和侍者打听了下确认楼上休息室里面预备了衣服,供客人临时所需。

她上了楼,走进休息室,里面有一间很大的衣帽间。

今天这个宴会才过半,身为主角,她肯定是不能早走的,只能重新换一件。

手包里,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

苏皖拿出手机,发现了一条来自一个陌生手机号的短信。

【我等着,我倒要看看你能说些什么!】

什么鬼?

苏皖狐疑,发现这条短信之前,还有两条。

【别以为你从此就能占便宜了,还要看你有没有这个命】

【你给我闭嘴,你就是个贱人!】

短信的语气十分激动,苏皖皱眉,点开那个号码,感觉有点熟悉,但一时之间想不起来到底是谁的。

这个陌生号码怎么一直给自己发短信,记错号了吧?

轻嗤一声,她也没太在意,随手删掉短信,将手机放回包里,继续选衣服。

苏皖钻进一排排衣裙里,却没看到此时衣帽间有一个人悄无声息地溜了进来,宴会厅喧闹的声音不时传来。

正当她选好一件裙子,将其取下来时,一只手突然从耳侧伸过来。

苏皖悚然一惊,就要转身,白色的手帕捂住她的口鼻,一阵异常的香味侵入鼻孔。

酒店靠近外部广场一侧,有一条蜿蜒的旋转楼梯。

二楼楼梯口,陆羽婷握着手机,气的脸色扭曲。

苏皖这个贱人,竟然敢发消息挑衅自己,果然今晚的端庄优雅都是装出来的!

说什么从此以后要将她比下去,让爸妈看清她的面目,要把她赶出苏氏。

她就知道这个贱人目的不纯,前些日子对老头子嘘寒问暖,只不过是为了苏氏大小姐的身份而已!

贱人!

陆羽婷恨恨地将手机里的短信来回看了好几遍,最后苏皖发来的消息约她八点半在这里见。

现在八点二十五,还有五分钟。

陆羽婷回头看向身后的长廊,长廊尽头就是宴会厅二楼,此时长廊上还是空无一人。

陆羽婷打开手机,又发了条短信。

【还有五分钟,不会不敢来了吧?】

“贱人,敢挑衅不敢来,没出息!”

陆羽婷愤愤地骂着,低着头看手机,却没注意到身后突然出现一个人。

那人轻轻伸手一推,她毫无防备,十厘米高跟鞋崴了下,整个人朝前扑去,前面就是楼梯。

“啊!!!”

旋转楼梯外,微凉的风混着雨飘进来,她的尖叫声消失在风里。

长廊的另一个尽头,宴会仍在继续,衣香鬓影,互相之间的攀谈声,有点热闹。

于敏佳等了半个多小时,还没见苏皖下来,本打算亲自去找她,但苏秀想介绍她认识几位年轻俊杰,不放她离开,她只好叫了位侍者前去找苏皖。

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侍者匆匆回来,却没有回报于敏佳,而是和大厅里另外几位侍者耳语了一阵,随后几个侍者一起匆匆离去。

于敏佳正好奇着,就见苏父身边的一位中年男人突然上台,表示有点突发状况,今晚的宴会就到这里。

人群里有些骚动,因为大家发现已经很久没看到今天的主角——苏氏认养的那位大小姐了。

大家一边猜测着发生了什么,一边在侍者的引领下往外走。

没多久,便有谣言传出来,说苏氏那位大小姐酒后失德,与人乱来,所以苏氏只能终止宴会。

于敏佳听到这个谣言的时候,正守在苏皖的病床前。

一个小时以前,她和苏秀一起留下来善后,才知道原来苏皖因喝多了在休息室睡着了。而苏氏终止宴会,是因为陆羽婷被人推下楼梯昏迷不醒,并且推她的人极可能是苏皖。

病房外,几个警察守在门口,于敏佳还能听见他们在和苏父交谈。

“苏大小姐的手机我们拿走了,这是证物,还请老先生不要隐瞒,有什么一定要告诉我们。”

“这两位都是您的养女,我知道对您来说割舍哪个都不愿意,但这件事我们必须要秉公办理。”

等等类似的话,于敏佳不相信苏皖会推陆羽婷,但她喝多了,体内酒精严重超标,醉酒状况下什么也说不好。

于敏佳的心情很复杂,望着病床上的苏皖,只希望她能早点醒来。

——

苏皖感觉自己睡了好长好长时间的觉,意识刚清醒过来,还没睁开眼就觉得肚子里空落落的,饿得慌。

她动了下,缓缓睁开眼,旁边立刻有人出声,“醒了醒了。”

随后,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几个人头围过来望着她。

有爸妈、于敏佳,还有苏秀。

苏皖怔了下,然后便感觉脑袋昏沉沉的,还有些醉酒后的症状。

入目,是惨白的天花板。

她对望着自己的几人笑了笑,“怎么了,大家怎么都在我房间?”

说着顿了下,脸色微僵。

“我不是在休息室换衣服么,怎么回到房间了?”

苏皖赶紧坐起来,身子摇摇晃晃有些不稳,苏母上前扶住她,让她靠着枕头。

苏皖这才注意到她的眼眶都红了,眼睛有些肿。

她环顾四周,才发现这里根本不是她的房间,也不是别的房间,而是病房。

苏秀站在床尾,面容平淡地看着她。

苏父苏母站在床边,于敏佳站在另一边,大家的脸色都有些不对劲。

她正要问发生了什么,病房门被推开,两个身着制服的警察走进来,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苏小姐,关于陆羽婷小姐遇害一事,我们有些话想要问你。”

心里咯噔一下,苏皖愣了。

苏母见状,回头对那两个警察开口,“要不再等会儿吧,皖皖刚醒,还不一定清醒。”

苏父也道:“麻烦两位再等会儿,我让医生再来看看。”

那两警察对视一眼,答应了。

苏父按下床头的按钮,没多大会儿,就有两位医生过来。

苏皖任由他们扒拉自己的眼睑,跟着他们的指令张嘴。脑子里却只有刚才警察的那句话。

“关于陆羽婷小姐遇害一事,我们有些话想要问你。”

什么叫“陆羽婷小姐遇害”?

陆羽婷死了?

云雀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