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成了总裁的白莲花前任

第401章 还是亲生的吗?

苏母笑的意味深长,“我们在说要把你给卖了,商量着看卖多少钱合适。”

苏皖:“呃……”妈,还是亲生的吗?

她一脸无语的样子逗笑了苏母和季承珩,两人都笑出了声。

苏父走过来,加入几人的聊天。

饭后,苏皖和季承珩要走。

他们已经说好了,过两天就出去玩,所以临走前,苏母拉着他们叮嘱了许多。

回去的路上,苏皖和季承珩分道扬镳,她要去找晏星辰,而季承珩要回去工作。

她提前给晏星辰打电话,对方说现在和裴云在家附近一个饭店吃饭,让她一起来。

苏皖便直接过去了。

晏星辰家附近有一个古色古香的中式饭店,亭台楼阁、小桥流水,是个不错的去处。

苏皖走进来,按照晏星辰说的包间名找过去。

菊字房里,晏星辰笑嘻嘻地朝她招手。

“新娘子来啦!”

她身边,裴云双手抱胸,十分不满地盯着苏皖。

苏皖直接忽视裴云那副醋意满满的样子,对岩形成开口,“什么新娘子,还没结婚呢。”

“没结婚就要度蜜月,路子够野的啊,小碗碗。”

苏皖无视她的揶揄,直接在她对面坐下,挑了挑眉,傲娇地道:“怎么着,羡慕了?羡慕的话,你也可以的。”

“嘻嘻,是有点羡慕。”

一边,裴云双手抱胸,一个凌厉的眼神扫过去,“羡慕什么羡慕,不能学她野!”

苏皖直接白了他一眼,“怎么着,你不行啊?她就想提起度个蜜月怎么了,你不行,她可以换人。”

“她敢!”裴云又气又急,眼尾都泛了丝红色 ,“晏星辰,你别听她瞎说,要想度蜜月,我们可以先结婚,结完婚马上就去!”

苏皖啧啧两声。

还真被于敏佳说对了,裴云这海王,当真栽在星辰手里。

看看现在这小样,哪里还有点海王的“风度”。

晏星辰顺毛似的,摸了摸他的手臂,“乖、乖,别闹,我不会没结婚就度蜜月的,放心吧。”

“真的?”

“真的!”

裴云被安抚到了,像只大狗一样,哼哼唧唧地,“其实你要是想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不能找别人,我就能陪你去。”

“嗯嗯,到时候去的话,一定找你。”

裴云心情好了,和她腻腻歪歪起来,苏皖在一旁简直没眼看。

当初被陆羽婷纠缠,裴云是怎么当众对她甩脸子,又推又跑的,她可是看得一清二楚。现在换了个对象,他就好像换了个人似的。

海王的尊严,他是一点都不要了。

不过——

鉴于对象是自己的闺蜜,苏皖就不打算说什么了。

自家闺蜜过得好,才是最重要的。浪子回头金不换,既然裴云为她回头了,那当然是要祝福了。

她夸张地捂住眼,叹气,“唉,想要闺蜜陪吃饭,结果却被塞了一嘴狗、粮。我到底是做错了什么,凭什么要吃狗、粮?”

晏星辰抱着裴云的胳膊,笑嘻嘻道:“那没办法啦,你老公都能满足你不结婚就度蜜月的愿望,这么宠你,我嫉妒了。今天你就要吃我的狗、粮。”

裴云哼的一声,嫌弃地用余光上下扫了苏皖一眼,“你现在和路夜白,没问题吧?”

“能有什么问题,你想说什么?”

苏皖感觉裴云有时候熊起来,和阿衍有的一拼,所以总是不自觉就将他当做小孩,说起话来就不是那么客气。

裴云哼了一声,“我听说你和明霜在宴会上起冲突了。他既然要结婚了,你也要结婚了,以后还是少来往吧。”

苏皖哼笑,“所以你觉得是我招惹明霜?”

“我……”裴云刚开口,便感觉到旁边一道死亡视线看过来。

他下意识转头,便看见晏星辰虎视眈眈地看着他,仿佛只要他敢说苏皖的一个不好,她就能咬断他的脖子一样。

裴云顿时怂了,哼哼唧唧地道:“我没这么觉得。只不过能躲开还是躲开吧,她怀着孕,老路可看重这个孩子了。”

“他看重孩子,那让他看好他老婆啊,关我们家皖皖什么事!我们家皖皖这么善良,肯定是那女的没事找事!”

苏皖悄悄地对晏星辰竖起大拇指。

姐妹,你说对了!

裴云嫌弃地瞪眼苏皖,转而怂怂地开口,“老路有好好看着她,只是忙起来,很多时候就顾不上。如果……如果她真的没事找事的话,苏皖主动躲开不也是很正常吗,免得给自己找事。”

虽然他认为不见得就是明霜主动找事,苏皖原来多喜欢路夜白,那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苏皖冷笑,“所以我这不是躲着呢吗,不然为什么要出去旅游?”

晏星辰瞪大眼,“皖皖,你原来是因为她才要提前度蜜月的吗?”

裴云也显得很是惊讶,“这……虽然要躲开,但是这不至于吧。其实我觉得也没必要了,只要你问心无愧,平时少和她接触就行了。”

“哼,你以为我没躲吗?”当时她看见明霜,转身就想走的,是明霜非得强行拉着她。

“是、是这样啊。”裴云脸色讪讪,看来真冤枉苏皖了?

他还以为一个巴掌拍不响,不只是明霜有问题,苏皖肯定也招惹她了。

“当然是真的!”晏星辰猛地一拍裴云的手臂,“我家皖皖从来不说谎!”

裴云的嘴角抽了抽,还从来不说谎,他就知道苏皖说过谎!

不过自己的女人,还是不要反驳了,不然的话,又没有好脸色看。

裴云暗暗地叹气。

突然“砰”地一声,三人刚冷却下来的气氛,登时又高涨起来。

晏星辰吓的一个哆嗦,“怎、怎么了?”

话刚说完,隔壁忽然传来一道高声质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裴云趁机将晏星辰抱进怀里,抱着她的手臂,“没事没事,隔壁的,不怕。”

“隔、隔壁不是皖皖的叔叔么?”晏星辰吓的仍然有些颤抖,“刚刚过来的时候看到他了。”

苏志诚?

脑子里刚浮现这个人名,苏皖就听见隔壁传来苏志诚的声音,“没什么意思,手滑而已。不过吴总说话也最好注意点,我不是非得求着你的!”

云雀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