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成了总裁的白莲花前任

重生后我成了总裁的白莲花前任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19章 狠心的女人

前面那人像没听到似的,仍然直接往前走。

苏皖不急不慢地跟在身后,“再不停的话,我就给你老板打电话了哦。”

前面那位汉子被迫停下,满脸无奈,“苏小姐。”

“年华派你来的吗?”

“是的,苏小姐。”

“那这两天,我的身边有什么异常吗?”

“除了俞莫殊,没什么特殊的。”

“他一直派人跟着我吗?”

“嗯。”

苏皖冷笑一声,呢喃一声:“我就知道今天这车祸是他上赶着没事找事。”

这个俞莫殊,真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要说对她不利的话,可是他方才的行为又不像,就一直在说季承珩的坏话。听起来,像是想让自己对季承珩有什么意见一样。

是想离间吗?

真是莫名其妙,离间自己和季承珩,对他能有什么好处呢?

苏皖甩甩脑袋,将那些芜杂的消息都踢出去。问面前的汉子,“你家先生,最近还好吗?”

虽然亲眼见过,且看上去除了手依旧不行之外,其他的都还好,但是她还是想问问。杨韵和年华与季承珩亲近,问了她们就等于季承珩知道了,她不想让季承珩知道,所以只能旁敲侧击地问问别人。

大汉想了想,道:“看起来还好,只是我听年哥说先生最近几天都睡不好。除了这个,别的就不知道了。”

睡不好么。

苏皖微微低头,轻轻一哂。

算了,想这么多干什么呢,和自己也没有……多大关系。

想到这里,她有些烦躁,捏了捏眉心。“好了,我没事了,你去吧。”

男人对她微弯腰,转身走了。但其实他一直都未曾走远,始终保持苏皖在他的可视范围之内。

苏皖走后没多久,年华又打来电话。

“俞莫殊还在纠缠苏小姐吗?”年华问。

“没有,苏小姐已经走了,那人也离开了。”

“他们没有发生什么冲突?”

“没有,就说了一会儿话。不过……”

“不过什么?”年华有些急切。

他们都知道俞莫殊会把主意打到苏皖身上,只是不知道他想干什么。现在一听还有转折,年华当下就急了。

“不过他们聊完之后,苏小姐出来找上了我……”

“?”这个年华是知道的,当时是他让在苏皖和俞莫殊看得见的地方晃晃,让苏皖可以不必担忧。

“苏小姐问我这几天有没有异常,还问我先生怎么样了,我都回答了,其他的就没有了。”

年华派过来的汉子是个老实人,有什么就说什么,绝不隐瞒。

而年华和杨韵几乎是穿一条裤子,早从杨韵那里听说了苏皖和季承珩疑似闹矛盾的事。现在听到这个消息,不由得咧开了嘴。

“行了,你继续跟着吧,看紧点,别让他有机可乘。”

他挂断电话,沉思了片刻,决定还是先去找杨韵通通气,毕竟杨韵是个有对象的,在这种事情上比他们都要懂得多。

结果杨韵听了他的话,当即表示要去告诉季承珩。他没说原因,但是年华大概能猜出来,就随他去了。

相比起年华,他对先生的终身大事没那么执着,总觉得就算这个苏小姐不行,总还有下一个苏小姐李小姐的,不必太过担心。

但是杨韵似乎觉得,没有这个苏小姐就是不行。

久而久之,年华也就随他去了。

杨韵兴高采烈地敲开了季承珩办公室的门。

这几天他一直为先生和苏小姐的感情事担忧,却没想到苏小姐果然按捺不住主动问出来了。

“先生!”

季承珩正在忙着,一抬头见他那张傻笑的脸,不由得皱紧眉头,“什么事?”

“是苏小姐的事。”杨韵只当没看见先生的不快,笑嘻嘻地道:“刚才那边传来消息,苏小姐和俞莫殊分开了。”

季承珩了然,他知道俞莫殊暂时还不会对苏皖不利,所以并不是很担心。“两人干什么了?”

“也没干什么,就是聊了会儿,估计俞莫殊也就是胡说八道些什么。”

在意料之中。

季承珩“嗯”了一声,看着杨韵,略有些不满:“没事就出去?”

杨韵没动,“先生,方才苏小姐问您了。”

季承珩微顿,手中的笔停下,眼睛却仍然盯着合同上的东西,尽管什么都没看进去。

眼前似乎浮现出那个女人的脸,以及那天晚上她决绝的神情。

到底是想了些什么,才会说出那样的话?

他不信她对自己毫无感情。

“问什么了?”季承珩忍着心底的急迫,轻声问。

杨韵觉得他的反应不在自己的预期之内,不过先生一向内敛,他觑着季承珩的神情,道:“苏小姐问您最近怎么样,我看她是在担心您。”

担心么?

担心的话为什么这几天都不来看看,明明就一墙之隔,那个狠心的女人!

喉结耸动了一下,季承珩有些烦躁,拉了拉领带,“然后呢?”

然后?

还要什么然后?

先生不应该是很高兴,然后赶紧给苏小姐打电话,告诉她他没事,然后两个人冰释前嫌,和好如初,从此你侬我侬,感情更进一步吗?

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杨韵有些摸不透了,“没、没什么,您忙,我马上出去。”

算了,该带的话已经带到了,剩下的就不是他的事了。

杨韵走了,季承珩用力地往后一靠,脑子有些疼。

不可否认,苏皖的关心确实让他高兴,至少她还是在乎的。至少他搞不懂,她到底在想什么,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绝。

难道他表达的还不够清楚吗,抑或是没有给她足够的安全感,让她放心交付?

季承珩摸不清了,仰靠在座椅上,抬手捏着眉心。

苏皖一个人逛了会儿,过了一个多小时以后,晏星辰终于来了,只不过随行的还有裴云。

见只有苏皖一个人,他便一点也不顾忌,根本不避开,大大咧咧地跟在两人身后闲逛。到最后,似乎苏皖才是那个多余的人。

苏皖越想越觉得无奈,被迫成了个电灯泡,还是超大号的那种。

后来,她干脆找个借口走了。

云雀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