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成了总裁的白莲花前任

重生后我成了总裁的白莲花前任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9章 为什么要和他纠缠在一起

就在苏皖如坐针毡的时候,包间的门被推开,路夜白终于出现了。

“嘿,夜白,你终于来了!”裴云率先朝他招手。

包间里其他几个人也陆陆续续地出声和他打招呼,苏皖安安静静地在角落坐着,只是勉强噙着笑望着他。

路夜白很快发现了她的存在。

“你怎么来了?”他说。

很显然不是欢迎的语气,苏皖适时收起笑,让自己看起来像是很受伤。

一边的裴云看见,说:“夜白,怎么这么说呢,苏皖好歹是我们的朋友,叫她出来一起聚聚有什么问题嘛。”

“没问题。”路夜白有点冷淡,眉头紧锁,却仍旧大跨步走到苏皖身边的位置坐下了。

苏皖又是一“喜”。

对面几人看见,神色各异,但都很快闹开,玩别的去了。

苏皖坐在路夜白旁边,见他眉角眼梢都带着疲惫和不虞,轻轻靠上去,“夜白,怎么了,工作太辛苦了吗?”

路夜白靠在沙发上,斜乜了她一眼,神色略有些好转。

“没什么,最近是有点忙。”

“你还能忙什么呀,”一边的裴云听见,吐槽了一句,“还不是忙着你那位。要我说,她真不如苏皖懂事。你看人家苏皖,当年就一直心疼你压力大,想着法子的给你减轻压力。

她呢,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就恨不得闹得鸡飞狗跳。明家有点什么破事,也得要你帮忙擦屁股,至于吗你。”

“裴云,别这么说!明小姐肯定是好的,不然……”苏皖“十分大度”地开口,小心翼翼地觑向路夜白。

路夜白没说什么,但眉眼里的不耐烦却是更重了。他坐直身子,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仰头全喝了下去。

一边的裴云哼哼唧唧,“喝闷酒算什么好汉,要我说干脆点和她分了算了。”

这下路夜白无法淡定,回头冷冷地望他。

裴云被看的发毛,哼了声扭头不看他。

几人对面,那个长相文雅的男人走过来,使了个眼色,把裴云身边的两个女人赶走,自己在另一头坐下。

他慢悠悠出声,“咱们今天出来是叙旧的,就不要说些不开心的事了。夜白,你别板着张脸。还有裴云,你也少说两句,老路心里肯定有数。”

裴云端起一杯酒,嘟囔道,“他有个毛的数,有数还能一棵树上吊死啊。沐辰,你别当老好人,谁不知道你妹妹和明霜是好闺蜜,你肯定巴不得她和夜白在一起。”

一杯酒下肚,叶沐辰幽幽地扫他一眼,“我妹妹的闺蜜又不是我闺蜜,我肯定站在老路这边。但依你看,你觉得他能放得下吗?”

说完,顺便看了眼苏皖。

那眼神意味深长,还隐隐带着些同情。

苏皖这才知道,原来这男人就是叶紫的哥哥叶沐辰,他也是路夜白的多年好友。

两人毫不避讳地当着她的面讨论路夜白和明霜,苏皖适时低下头,尽职尽责地扮演一个受到伤害的前任。

而路夜白一直闭眼蹙着眉靠在沙发上,一言不发,只偶尔喝几口酒。

另一边,几个人唱歌的唱歌猜拳的猜拳,玩的不亦乐乎。

还是裴云比较善良一点,眼见苏皖的情绪似乎不对,不耐烦地道:“算了,不说那个女人了。今天是苏皖回国第一次和我们聚会,说不相干的人干什么。”

说着,他给苏皖面前的杯子里倒上酒,也给路夜白和叶沐辰满上。

“来,我们喝酒!”

几人纷纷举杯,饶是路夜白也没有落下。

接下来就像被装了“不喝死就不停下”的程序一样,几人一杯又一杯,苏皖很快就觉得要到自己的临界点了。

再喝下去,真的就人事不省了。

她停下,“不好意思,我去下卫生间。”

谁想到刚站起来,路夜白也站了起来,“我也出去一下。”

裴云和叶沐辰对视一眼,没吱声。

于是苏皖只能和路夜白一起出去了。

路夜白喝的比苏皖更多更猛,眼下步子已经不太稳。

为了表现自己体贴,苏皖搀扶着他,“行吗?要不要直接回家休息算了?”

路夜白按着她的手臂,抬眼沉沉地看了她一下,眼神十分复杂。

“怎么了?”苏皖故意问。

路夜白不知道想了些什么,摇了摇头。

两人在卫生间门口分开,各进各的门。

苏皖只是想清醒一下,顺便借机躲一躲少喝点儿酒,所以她只是进去洗了个脸很快就出来,停在外面等路夜白。

空旷的走廊里,嘈杂的声音从各个包间里溢出,苏皖低着头盯着地面。

男厕那边出来一个人,在她身边停下。

苏皖感觉到身侧的阴影,以为是路夜白出来了,扯出一个大大的笑脸,抬头,“夜白,你……”

男人清冷的眉眼在灯光下泛着光。

不是路夜白,竟然是季承珩。

脸上的假笑立刻染上了真意,她开口:“这么巧,你怎么也在这儿?”

“有点事。”季承珩出声,“以后别那样笑,丑。”

苏皖:“……”

“又不是笑给你看的,有本事别看!”苏皖咬牙。

季承珩低低地笑了,不明白为什么,在知道她的假笑是给路夜白的之后,心情莫名舒爽。

“在等路夜白?”他说。

苏皖点头,脚尖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地,“除了他还能有谁。你看见他了?”

“嗯,好像喝多了,在里面乱转半天。”

苏皖脑补出那个场景,笑出了声。

女人半挽着的发乌黑,与低垂的白皙的脖颈形成鲜明对比。白得耀眼黑的发亮,配上这轻盈的笑声,季承珩感觉自己的心上似乎生出了一只爪子,一下又一下地挠着,叫人不得安宁。

他捏捏眉心,试图使自己镇定一些,余光却瞥见路夜白从里面出来,便道:“一会儿我要离开这里,你怎么打算的?”

苏皖抬头,“你先走吧,我还得留下。”

男人蹙了下眉,“为什么?我看得出来你并不喜欢他,他对你也没那么多意思,为什么还要一直和他纠缠在一起?”

女人晶亮的眼闪了闪,什么都没说。

路夜白已经到身后了,季承珩深深地看她一眼,转身走了。

云雀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