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成了总裁的白莲花前任

重生后我成了总裁的白莲花前任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21章 赔礼道歉如何?

苏父很气,连带着对那位秘书都没有好脸色。杨宇文在一旁围观了全程,此时敛了眉眼,扶着苏父的手臂,“老先生,先回去吧。”

事到如今,留在这里也于事无补。苏父铁青着脸,任由杨宇文将自己带下大楼。

门外,苏父的司机在等他。

杨宇文扶着苏父,低声道:“这件事摆明了是有备而来,先生,是该考虑召开董事会了。”

陆羽炀就是再能耐,总不可能收买整个董事会吧。而且苏父有绝对控股权,这一点他是清楚的。一旦召开董事会,单凭苏父一个人就能把陆羽炀从那个位置上拉下来。

他也相信经过这些事,苏父不可能再对陆羽炀抱有什么希冀了。倘若还有希望的话,那他也不必再为苏氏效力了。

苏父怎么会不知道召开董事会是目前唯一能制止陆羽炀这些猖狂行为的办法呢,只是……

“有个事你可能不知道。”苏父开口。

“什么事?”

“之前我和皖皖来过,也是想直接让他离开那个项目,但是陆羽炀早有防备,带来了一个人。”

杨宇文眉眼微沉,直觉不好。果然就听苏父道:“那人是省政府派来的,专程为这个项目而来,他明言过这个项目只会和陆羽炀对接。”

苏父话不多,但是寥寥几句,杨宇文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苏氏再厉害,也只是个商业集团,陆羽炀这是摆明了找到人撑腰了。以项目建设对接的名义,为陆羽炀撑腰,实在是个好借口。

只是这样一来,即便想召开董事会把他拉下来,后患也是无穷的了。项目在手,一旦陆羽炀不和新上任的上司合作,那这个项目就几乎脱离苏氏的控制了。

陆羽炀果然是有备而来的。

杨宇文低头,“抱歉,辜负您的信任了。”

早知道这样,当初的聚会就不该去。

苏父摇头,“不怪你,别想那么多。对了,听说陷害你的那个女人,不是陆羽炀派去的?”

杨宇文点头,“她对苏小姐说不是,而且警方根据她的形容,查到了那个一直和她在一起的男人,是京都人士,不是宁城的。”

“京都?”

杨宇文点头。

“怎么会是京都人?”苏父陷入了沉思。

“不知道,警方查到的就是这样。而且那女人听见过他和别人打电话,对方也说是要‘来’宁城,所以估计背后的人也是京都的。”

苏父看他,“你得罪过京都那边的人?”

杨宇文摇头。除了工作上,他几乎没怎么和京都那边的人有来往,得罪什么的根本无从说起。

“我知道了。”苏父拍拍他的手,“你先回家吧,回头我再找你。这段时间,委屈你了。”

虽说那女人是京都的人指使的,但苏父不相信这件事和陆羽炀毫无关系。整件事情发生的实在太过巧合,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只是他还没有想通,陆羽炀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苏氏这些年和京都那边不少企业都有合作,但是合作对象的路数都是清白的,不至于和陆羽炀狼狈为奸才是。

难不成陆羽炀又像结交那位秘书长一样,结交了其他路数不对的合作对象?

苏父的脸又沉了沉。他上了车,在车开动之前,对司机道:“给大小姐打个电话。”

司机拿起苏父的手机,拨通了苏皖的电话,然后递给他。

苏皖知道杨宇文想回到项目可能有点难度,但是回集团应该是没问题的,所以一直在安安心心地上班。直到接到苏父的电话,才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陆羽炀。

他竟是连集团都不想让杨宇文待了!

苏皖很气愤,听着苏父的声音,也知道他的情绪差不多,不过苏父说的话出乎了她的意料。

“您说想见谁?”

“季承珩,你帮我问他一声,什么时候有时间,我想和他见一面。”

苏皖有些好奇,“您为什么想见他?”

这整件事其实完全算得上是苏氏内部的事,而且目前即便怀疑陆羽炀可能要在项目做文章,但是也还没有任何端倪。

就算想找季承珩帮忙,他貌似也做不了什么。

那头,苏父沉吟了一下,“不知道,但是直觉必须要见见他。”

苏父都这么说了,苏皖自是不可能拒绝的。

所以下午下班前,她特意给季承珩发了消息,问他晚上回不回景园。

另一边,季承珩正在“待客”。

听见手机的消息提醒声,他淡定地拿起手机,看到上面的消息,寒凉的眸光微微温柔了些许。

而他对面正坐着一个男人,相比于季承珩的淡定,他似乎显得慌张多了。温度适宜的办公室里,他的额头上却冒着星星点点的汗水。

“季、季先生,这件事实在是……我实在是不知道。我儿子也没说,我要是提前知道了的话,是绝不会让小公子受这个委屈的。”

季承珩拿着手机,手指飞快地在手机上按着,对他的话充耳不闻。

男人如坐针毡,没忍住拿袖子擦了擦汗。明明和季承珩差不多的年纪,他却要看他的脸色,都怪那个死女人!

惹谁不好偏偏要去惹季家,真是越来越离谱了!

回完一句话,季承珩抽空从手机上拔回视线,看向他,“阿衍和你儿子是朋友,让你儿子留宿是他决定的,后面发生什么都是他应该承担的,这个不怪你。”

那、那是为什么?

男人很想问,可惜他不敢。眼珠子滴溜溜转着,忽然想起刚才季承珩和他说这件事的时候,似乎还提到了他的邻居,说是那个黄脸婆对他的邻居口出不逊。

那黄脸婆这么一闹,受到伤害的也就小公子和邻居了,既然他说小公子是该承担的,那……难道是为了那个邻居?

男人又擦了擦汗,义愤填膺地道:“我明白了,回去我就教训她,一定让她去给小公子和……那位邻居赔礼道歉。”

他说着,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季承珩的神色。“您、您觉得如何?”

云雀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