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成了总裁的白莲花前任

第105章 不能连累她

他一时有些恍惚,这眼、这鼻子、这脸蛋,是苏皖。

她出来了?

季承珩望着天花板,沉思自己到底睡了多久。

年华进来找苏皖,却没想到竟然看见睁着眼的先生,一时像见了鬼似的,指着他,“先、先生,你、你醒了!”

脸上的震惊很快变成狂喜,他马上道:“我去通知老太太!”

季承珩没有制止。床边,苏皖听到动静,动了动脑袋,但没醒,换了个方向继续睡着。

男人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缓缓从她手中抽出手,这才看见自己手心里放着的,原来是那只手表。

他把手表放到一边,抬手抚上苏皖的头,轻轻地在头发上摸着。

等老太太她们过来时,便看见病床边的这一幕,消毒水味中颇有些岁月静好的味道。

季承珩睁着眼,清清冷冷地望着门口的一群人,沙哑着压低声道:“奶奶。”

老太太快激动哭了,不停地擦着眼睛,一边点头,“哎、哎,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她制止了年华的动作,自己推着轮椅,对他和跟在后头的杨韵道:“你们先别进来,皖皖这段时间辛苦了,让她多睡会儿。”

说完才问季承珩,“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让医生来看看?”

季承珩摸着手底下毛茸茸的脑袋,眯眼笑了下,“没事,不用了。”

老太太见他还能笑的出来,心放下了大半。又见他一下一下摸着苏皖的头,像摸小狗似的,脸上的表情有些一言难尽。

“你这段时间太不让人省心了,睡了一个多月,多亏皖皖一直照顾着。”

季承珩看着旁边睡的正香的女人,手上的动作更轻了许多。“我知道。”

虽然意识无法清醒,但偶尔他能听见有人在旁边说话。那熟悉的声音,现在想来可不是苏皖么。

老太太靠着轮椅,静静地看了会儿。然后才说:“京都那边,已经差不多解决了。你给警察的东西,他们采用了,我让年华祸水东引,给那人找了些麻烦,暂时算是消停了。”

季承珩的手一顿,双眼放空望着外面,片刻后视线聚焦,继续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只轻轻地“嗯”了声。

老太太又说:“不过这次你为了皖皖的事做到这个份上,只怕引起他们的注意了。这个事你看着办,要是和她在一起,就当我没说。要是不想和她在一起……你就得处理好,不能给她留下隐患。她是个好孩子,不能连累她。”

季承珩神色未变,低声:“我知道。”

苏皖醒过来的时候,手里的手表和床上的男人都不见了,吓了她一大跳。她着急忙慌往外看,发现一直钉在外面的年华和杨韵也都不见了,更加叫人心慌。

她连忙站起来往外走,打算去找医生问问。没想到走到办公室门口时,看见了老太太和杨韵。

老太太满脸喜气,对送出来的医生说:“麻烦你们了,这段时间辛苦了。”

医生谦虚了下。

苏皖出声:“老太太,季承珩不见了!”

老太太笑眯了眼,对她招手,苏皖走过来,老太太拉着她的手,“阿珩醒啦,年华陪他在外头散步呢。”

什么!

苏皖大惊,片刻后大喜,“真的?”

“真的!就在外面,让杨韵带你去看看。”

杨韵出声:“那老太太您?”

“不用管我,你先带她去看看,让她放心。”

“好的。”杨韵说着,对苏皖道:“苏小姐,跟我来。”

这医院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修建的,构造实在有些复杂,苏皖每次从季承珩的病房出来都要人带着才行,不然很容易迷路。

这会儿她也只能让杨韵带路。

两人蜿蜿蜒蜒走了一段距离,最后才看到一片广场。草地上,年华扶着一个人正走着。

苏皖看到那道身影,一时有些呆了。

虽然一个月没见他站起来,但那是季承珩,确实是他没错。

远处,季承珩也看见了她,停在原地,看着她款步走过来。

苏皖停在季承珩面前,面色仍旧有些呆滞。年华见状,十分有眼力见地放开季承珩。

“先生,我去通知小少爷。”

季承珩点头,放开他,笔直地站着。

直到年华走远,他才看着面前呆呆的女人,开口:“傻了?”

苏皖怔了怔,突然伸手戳了戳他的胳膊,会动。又反手掐了下自己的脸,会痛。

不是梦,他真的醒了。

苏皖突然大大地松了口气,这一个月来紧绷的神经和思绪终于得到释放,她有点想哭。

但最终只憋出一句,“你、你终于醒了,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

季承珩一愣,勾唇笑道:“怎么说,托梦吗?”

苏皖:“……”

季承珩感觉心情明朗了许多,连刚才年华说的事都暂且被他扔进了心底深处,道:“听说你进看守所之前找过我,抱歉,那阵子我在京都,有些……”

“我已经知道了。”他还没说完就被苏皖打断,苏皖眼神复杂地看着他,“我都听说了,我也能猜到你有事,没有怪你。相反,这件事得以顺利解决,我还要谢谢你。还有,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不然你也不会受这么重的伤。”

季承珩蹙了蹙眉。“这是我的恩怨,与你无关,就算没有你,该来的还是一样会来。”

苏皖苦笑了声,这段日子,从老太太到杨韵都是这么和她说的。

可是她很清楚,即便那是季家招惹的恩怨,但如果没她这件事,至少季承珩不必如此被动。

她道:“不管怎么说,都应该谢谢你。还有,我有件严肃的事想问问你。”

一听“严肃”两字,季承珩不由得跟着严肃起来,“什么事?”

苏皖抬头,目光灼灼地看着他,“不知道季先生怎么看我?”

季承珩:“?”

她的眼过于明亮,季承珩心里咯噔一下,几乎要想歪了。

但不容脑补,很快又听到一句,“不知道我有没有资格成为你的合作伙伴?”

苏皖拽着手心,有些紧张。

经过一个月的深思熟虑,她决心和季承珩摊牌。不管她愿不愿意,季承珩都已经被她拖入了漩涡之中。如果能够争取和他合作的话,对双方都有好处。如果不能……

那她就要和他保持距离了。

不管两人谁被谁连累,如果不能站在一条线上,齐心协力,迟早有一天会被一网打尽。

毕竟陆羽炀都已经和他的死对头勾搭上了。

云雀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