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我成了炮灰女配

第82章 展哥,叫吧

叶兰枝走后没过几分钟,火锅上来了。

十八盘羊肉,一盘不少。所以刚刚叶兰枝真的就是为了来恶心卫金珠的。

苏展决定吃完这顿再走。

而卫金珠立刻给王娇去了电话:“王娇,你查一下人事部有没有录用一个新人。男,三十五岁左右,来自山阴镇。”

“是吗?叫什么名字?”

“哦!好,王娇,你帮我找私家侦探,盯死了这个人,要掌握这个男人的一切行动轨迹。”

卫金珠挂了电话,皱了眉头。

原书当中有提到叶兰枝回乡探亲的时候,勾搭了年轻力壮的所谓的“表弟”。

后来这个表弟追随她到了江城,进了卫氏集团。

卫胜头顶一片青翠。两个人就在卫家人眼皮子底下苟且,好不快活。

卫胜和卫金哲先后离开人世之后,叶兰枝直接在卫金珠面前说出她的这段风流韵事,那样子是何等的嚣张何等地令人气愤。

但现在问题是,此时此刻的叶兰枝究竟有没有给卫胜戴过绿帽子?

如果没有,自己是该“钓鱼执法”,等着他们进行到那一步,抓到证据之后让她自食苦果,还是像对待杨勇一样,给她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卫金珠突然有些犹豫了。

毕竟小说里的故事,她只经历过死时的那一个章节。

叶兰枝更像是一个没有自由意识的木偶傀儡。

在她的背后是“命中注定”或者说“人设”在一点点操控。

苏展看着卫金珠先是怒气冲冲地打电话,再心事重重地安静下来,如今愁眉紧锁,烦躁不安。

“怎么了?刚刚不都计划好一切准备报复了吗?”

卫金珠狐疑地看向苏展:“你怎么知道?”

苏展嚼着羊肉:“一般土豪人家的这点事,我也算看得多了。

人与人之间但凡有冲突的关系,归根到底,是实力之争。你实力够强,就可以碾压别人。你实力不够,就会被碾压。

被碾压的时候有苦难言,有怨难辩。碾压别人的时候也不必手软。这个世界,不需要圣母。”

卫金珠抿了抿嘴唇。

没想到苏展一下子就看到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我不是手软。我就是觉得……会不会不公平。”

她有剧情金手指。而叶兰枝和卫金儿,不过是被人设操控的工具人。

苏展对卫金珠所说的“公平”嗤之以鼻:“你几岁了?对公平的定义是什么?”

卫金珠沉默。

苏展:“这个世界是残酷的。有金子塔顶尖的人,也有如同蝼蚁活着的人。

同样生而为人,公平吗?

可是,你能说这就不公平吗?

我不明白你这突如其来的圣母心是怎么回事,但是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你的这个后妈包括你的那个妹妹,心地很坏。你如果手下留情,以后哭的绝对是你。”

卫金珠听懂了苏展的话。

她领兵打仗多年,手上沾着的,不仅仅是敌人的血,还有自己麾下士兵的血。

她为了战争的胜利,会安排一部分人做诱饵,也会让一部分人当先锋,甚至会舍弃掉一部分人。

有的人虽然从军,但他们原本可以不必死,但因为卫金珠的安排,他们死了。

公平吗?

可是……

卫金珠伸手拿走苏展的筷子,逼迫他停下吃,看着自己。

“苏展,如果,我是说如果。现在我告诉你,赵勇以后会是一个穷凶极恶作恶多端的杀人犯。

你会帮助他戒毒,走上正途。还是放弃他,让他堕落到底,自寻死路?”

苏展看着卫金珠说闪动的双眸,知道她是认真的。

他拿回自己的筷子:“好吧,我知道你的意思了。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刚刚的话,当我没说。”

又吃了两口。

苏展补充道:“你要跟踪定位,找王魁,他给你安排。比一般的私家侦探靠谱。”

苏展吃东西吃的极快,但是吃相却极为优雅。

卫金珠听着他刚刚的话,看着他在火锅雾气当中的熟悉的脸庞,心里突然暖融融的。

“谢谢你,苏展。”

卫金珠轻轻的说。

苏展看到卫金珠这幅乖巧的样子,心中也挺感动。

投桃报李,知道感恩,这种小兄弟还是值得疼的。

“好了,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只要你足够强大,谁又能把你怎么样。就算没有足够强大,只要你叫一声展哥,我罩着你。”

卫金珠听到“展哥”这个词,心中一阵恶寒。

苏展看到她嫌弃的表情,解释说:“部队的兄弟都这么叫我。”

卫金珠往锅里倒了一盘肉:“你什么时候打得过我,再说吧。”

苏展哼了一声:“原来我故意让着你,竟会让你产生这种错觉?”

卫金珠当然知道苏展是让着自己,但她平生最讨厌的就是有人在比武的时候让着自己。

“当你心中有‘让’这个字的时候,说明你已经输了。”

卫金珠得意地放出这句话,夹了三块肉,同时塞进嘴巴里。

苏展盯着卫金珠油乎乎的嘴巴,当你心中有“让”这个字的时候,已经输了吗?

他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

“苏展。”卫金珠蓦地喊道。

“啊?”

“好多天没出门了,要不然今天晚上,我们出去兜风吧。”

苏展想起了上次被卫金珠时速两百支配的恐惧,立刻拉了脸:“想都别想!门都没有!”

“展哥?”

苏展愣了一下。

*

当天夜里十二点,苏展和卫金珠翻出了卫家的围墙。

车子是苏展的,安全性能最好的一辆。

卫金珠缓缓地驶出了市区,进了外环。

苏展做足了心理准备,但还是为了一生“展哥”,付出了相当的代价。

卫金珠的油门踩起来,依然是熟悉的一脚到底,毫不迟疑。

车子闪电一样冲出去,夜里的景物全部模糊一片。

苏展苍白着脸,死死地抓住把手,五分钟后,痛苦地闭上眼。

卫金珠转过头看了他一眼,那熟悉的受难者的虚弱表情再次袭击了她的心房,手里的方强盘差点没拿稳,车子剧烈的摆动了一阵。

苏展猛睁开眼:“你稳点!”

卫金珠呵呵一笑:“展哥,叫吧!叫出来,就不怕了。”

“谁怕了——啊!啊——!啊!”

曾一云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