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我成了炮灰女配

穿书后我成了炮灰女配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92章 你给我等着

“就是啊,假装要教人家打拳,实际上是为了……哇,现在想想,展哥还是第一次带女孩子来呢,还带了一个这么漂亮的。”

众人起哄,苏展简直哭笑不得。

而卫金珠却仿佛什么都没有听见,她把所有的情绪都抛到了脑后,现在唯一就一个想法:把苏展摁在地上,狠揍一顿。

她一边整理着手套一边死死地盯着苏展,那眼神的凶狠程度,不亚于在战场上与西夷王的厮杀。

临时裁判员吹了一声哨子,卫金珠应声爆发起来,挠身而上,绵密的招式密不透风地向苏展压来。

相对于卫金珠的全力以赴,苏展有些畏首畏尾。

在他眼里卫金珠是个瓷娃娃样的人儿,看上去脆弱极了,他害怕自己把她打出个好歹来。

另外,毕竟自己甩了卫金珠,于情于理,都合该让她打,而不是还手。

基于这种实力的误判和补偿心理,苏展立刻处于下风,被卫金珠压制的只有挨打防守的份儿。

围观群众眼睁睁地看着昔日的赛场老大被殴,一个个都张大了嘴巴。

“展哥!还手啊!生死关头了还怜香惜玉呢?”

卫金珠一脚踹在苏展的手臂上,跳向后方,马步扎好:“苏展!扭扭捏捏的是不是个男人?!你以为老娘我需要你让着?嗬,尽管使出全力来,不打到你服服帖帖我誓不为人!”

苏展摸了摸嘴角的血,叹了口气:“卫金珠,我还没见过你这么凶的女人。”

卫金珠咬牙切齿:“又他妈胡说八道!你已经见识过一次了!但是我不介意让你再见识一次!”

说着卫金珠再次冲了上去,而苏展不敢大意,专心应战起来。

打架这种事情,有时候还是要看气势的,一开始气势上弱了,便很难赢。尤其是实力相当的对手。更何况苏展只是防御,并不进攻。

苏展接连中招,被卫金珠打得连连后退。但卫金珠看着苏展不尽全力,心中更气了,她寻了个空子,终于将苏展摁在地上,一拳又一拳往他的头脸上招呼。

苏展被打地眼冒金星,用力夹住卫金珠的双腿一个转身逃了出去,可卫金珠再此欺身上来,他没有办法,抓住她的胳膊,双腿攀住她的腰,真的变成了掐架的姿势。

二人角力,时而苏展在上,时而卫金珠在上,两手两脚齐上,围观的人看的血脉喷张。

“这怎么看着不想搏击……像某种动作片啊。”有人调侃道。

苏展觉得耳朵有些发热,但卫金珠仍然全心全意地想方设法揍他。

纯拼体力她不是苏展的对手,眼看着就要撑不住,想了想,卫金珠突然猛地抬起头,一下子吻住了苏展的双唇。

人群爆发出欢呼声。

苏展刹那间懵了。

卫金珠趁苏展愣神的功夫抽出自己的腿,一下子踹在苏展腰间,将他踢了出去,然后一个翻身压在他身上,大力踩住他的胳膊,腾出手来一下一下地揍他。

“兵不厌诈!看不把你揍成猪头!”

等到裁判吹哨子的时候,打红了眼的卫金珠还在苏展身上补了一拳。

苏展的脸上被打破了好几处,流着鲜血,身上也被各种暴击,等人们把卫金珠从他身上拉起来的时候,他还安静地躺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卫金珠虽然戴着手套,手仍然打出了血,她咬着手套脱掉,看着地上惨兮兮的苏展,还是有点不痛快。

“苏展,也不知道你是在瞧不起谁,你以为你尽全力,就能打过我?你的谦让有多可笑知道吗?!你起来!我们再打!”

苏展看着天花板,感觉灵魂都要被揍出来了。

他挣扎着爬起来坐在地上,一颗心砰砰直跳。

看着高大无比的卫金珠脸上汗水加血水,一张莹润的小脸美艳又冷酷,心跳地更快了。

“卫金珠,我服了。我不跟你打了,你放过我吧……”

听到苏展服软,卫金珠觉得没劲,心里有火气还是没有发出来。

她实在是烦躁又憋屈厉害,她在拳台上来回走了两圈,“啊——”地尖叫一声,抬手一下把上衣脱了下来。

众人惊呆了,连同苏展也惊呆了,看着卫金珠只穿着一件粉色的运动内衣的完美上身,马甲线带着汗水。

卫金珠将衣服抓在手中,“咔擦——”一下撕开!“咔嚓”又一下,撕碎!

衣服一把扔在地上,卫金珠怒吼道:“苏展,你给我听好了!”

不止苏展在认真听,所有人都在认真听。

卫金珠看着苏展的眼睛,一字一顿地吼:“你会、不可救药地爱上我!你逃不掉的!等着瞧!”

说罢,卫金珠走下了拳台,推开人群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众人都吃到了大瓜,各个相互对视着,满脸惊喜。

而苏展坐在拳台中央,仍然喘着粗气,心脏仍然砰砰直跳。

他摇着头:“从没见过这么凶的女人。”

卫金珠打车回到了自己的公寓,躺在仍然陌生的床上,她重新摆正了自己的位置。

唯唯诺诺不该是自己的风格,要的,就是重拳出击。苏展,你给我等着!

这个时候手机响了起来,卫金珠一看,是廖世佳打进来的。

她皱了皱眉头,接起来。

廖世佳:“回去了吗?怎么不回我信息?”

卫金珠扯了个谎:“不好意思廖老师,朋友打电话来,聊了会儿,刚刚又去洗了个澡……所以没来得及。”

廖世佳:“恩,安全到家就好。明天什么时候去训练营,我让司机送你吧。”

卫金珠:“不用了廖老师,我自己可以的。”

廖世佳:“你自己当然可以,但我想让你司机送你。”

卫金珠沉默了一会儿,说:“廖老师……回来之后我想了很多,我觉得我做错了。对不起廖老师,我不该那么随便就牵你的手,您是高高在上的顶流大神,我只是一个还没出道的小虾米,我不该……”

廖世佳的笑声传了过来:“哦,你说那个啊……那有什么的,朋友之间牵个手,有什么大不了的?没什么的,不要有心理负担,你呀,就是想太多。时间不早了,抓紧休息,明天,我让司机过去送你,就这样吧。”

曾一云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