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行和奕

第21章 昨夜今日

五当镇内的酒店民宿并不少,但坐落于五当山脚下却仅此一家,玄武酒店。

这所酒店本来并不叫作玄武酒店,有游客曾在此看到五当山的天空中有凝聚而成的玄武虚象,为了蹭一波热度,酒店果断更名为玄武酒店。

事实证明酒店的决策是正确的,对于心怀信仰的人眼中,玄武虚像的真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信仰,只要自己内心相信,自欺欺人,假的也是真的.....

所以不少所谓的求道之人选择居住在玄武酒店,对于他们来讲,真假并不重要,哪怕是自己骗自己呢?

所以玄武酒店的节奏通常是平和安静的,居住于此的“修仙者”平日里看看书籍,打打太极,修身养性,直到今日大暑,玄武酒店迎来了经营危机。

原先酒店的房门发出的巨大声响就让“修仙者”们心烦气躁,勉强还在承受范围之内。

而今日先是一只知了不知死活的大叫,再是一名男子在楼梯内大喊大叫,然后是一辆路狮的引擎轰鸣,导致酒店收到了不少“修仙者”投诉。

顾客就是上帝,酒店受到委屈自然不敢和上帝叫板,只好把从顾客那里受到的委屈撒到了员工身上。

正在酒店安保站在门口交头接耳抱怨上司不通人情之际,又听到了引擎轰鸣声,远处又驶来一辆路狮……

路狮一个甩尾漂移稳稳当当的停在酒店大门口,在保安人员反应过来之前,路狮上就冲下来了一个健壮魁梧的男子。

男子三步并作两步冲进酒店内,目光四处寻找,直到看到一名坐在沙发上晃动双腿的女孩后,神情才慢慢缓和。

男子揉了揉眼睛后,掩强行饰了一下心中的焦急,故作镇定的走了过去。

薛六梦心有灵犀一样,回头看到孙五魁后立刻跳下沙发,板着小脸走向他。

“你怎么才回来啊。”

然后两人异口同声。

“你去哪了?”

两人短暂的对视后,再次保持一致。

“你先说。”

薛六梦看着一脸严肃的孙五魁,再也绷不住小脸,扑哧一声的笑了出来。

“你先说吧,让我听听你的狡辩。”

薛六梦的这一笑,让孙五魁内心的紧张缓和了不少,不论发生了什么,至少薛六梦此刻还完完整整的站在这儿。

“我们去找你了,你呢?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刚走进门的林豆雨替孙五魁抢答。

孙五魁点头附和着林豆雨,希望薛六梦能解释一下。

“对了,都被你打断了,我本来给你准备了一个惊喜来着。”

薛六梦被提醒后,一脸得意的看向孙五魁。

“这下好,惊喜变成了惊吓。”

众人的神经都紧张了一天,贾伯羽觉得自己有必要调节一下众人紧绷的神经,虽然用处不是很大......

“到底发生什么了?你们怎么都这么紧张。”

薛六梦哪怕再迟钝此刻也注意到了众人的异常,一脸疑惑的看着孙五魁。

“没什么,你说说惊喜。”

焦虑、担忧、恐惧,各种负面情绪在确认薛六梦安然无恙的一刻便瞬间消失。

“我昨天晚上见到那个送我诸葛画像的阿姨了。”

昨日,孙五魁和她分开后,她独自一人逛着夜市犒赏着自己的小肚子,该说不说,华夏的美食果然都藏在街边的小推车,至于夜市上摆摊卖玩偶首饰的,小吃货可是一点都不在乎。

薛六梦一边吃着手里的肉串,一边转动着小脑瓜子思考明天她和孙五魁去哪里玩一天,结果一个不小心撞到了一个阿姨,倒是她被阿姨撞翻在地,给她肉串都撞掉了。

阿姨第一反应扶起薛六梦,而她的第一反应是在五秒以内拿起肉串。

站起身后,薛六梦与阿姨大眼瞪小眼,看到阿姨后薛六梦觉着似曾相识,吃了两口肉后,她才想起阿姨就是送她画像的人。

阿姨好像没有记起薛六梦,薛六梦是想带阿姨去见孙五魁的,于是以相逢即是有缘,相撞即是缘分,想要带阿姨去玄武酒店,谁知阿姨要带她进林子探险。

……

孙五魁疯狂招手示意薛六梦先停一下,然后咕嘟咕嘟的拿起碗喝了水后,才将鼓起的腮帮子里的饭菜全部咽下,才能开口说话。

“那你当时为什么不给我打个电话,或者发一条短信?”

此刻他们几人已经离开了酒店大厅,来到了酒店餐厅。

安静下来后,孙五魁才感觉的到自己的饿意,他已经一天没吃饭了。人是铁,饭是钢,着实饿……

“莫名其妙的就忘了……”

薛六梦一脸无奈给孙五魁夹了块肉,孩子咋能饿成这样……

“忘了?说起来我也感觉我忘了些啥?”

贾伯羽受到薛六梦的提醒,总感觉自己最近有忘记什么的经历,也是莫名其妙的感觉。

“忘了给我夹菜。”

林豆雨开口打断了贾伯羽的思考,让他不再纠结忘了什么。贾伯羽立刻谄媚的给林豆雨夹了一碟鱼肉,感慨自己忘性大。

“那后来呢?”

林豆雨开口提醒,让众人心思回到薛六梦昨晚发生了什么,而不是薛六梦为什么会忘记。

正常人谁还没有个粗心大意的时候了?

“后来?后来她带着我去找探险队进了山,与那个阿姨在山上搭帐篷住了一晚,醒来发现那个阿姨已经走了。”

“然后你就下山回酒店了?”

“知我者五魁也!”

薛六梦对着抢答的孙五魁竖了个大拇指,然后才一脸落寂的说:“可惜我没有带你见到那个阿姨。”

孙五魁见状连忙安慰到:“六梦啊,其实我现在不需要找到那个阿姨了。”

“那你不早说,害的我被蚊子咬了一晚。”

那你也没问啊,孙五魁看着薛六梦,确实被咬了几个包,细看之下好像额头都有一个。

“我去车里给你拿药。”

林豆雨不愧是贴心姐姐,看到薛六梦被蚊虫叮咬的包后,立刻站起身说到。

林豆雨走后,饭桌上便一片安静,各自吃着菜,想着心事。

孙五魁夹起薛六梦刚才放到自己面前的肉,便嚼着肉开始思考事情的前因后果。

那个阿姨多半也是个奕师,而且手段说不定在林豆雨之上。

但是目前为止,她都没有做出什么对自己不利的事,反而是送了他一个诸葛画像作为奕术大礼包,所以薛六梦应该是安然无恙的。

但也不排除对方有所图的想法,不然莫名其妙送一份大礼包给陌生人?指不定这是什么赃物,而薛六梦就是那只可怜的替罪羊?

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五魁啊,你说过你今天陪我玩的。”

薛六梦的一句话传来打断了他的思考,他抬头看见的是薛六梦充满期待的双眼。

“那你想好去哪玩了吗?”

孙五魁心里隐约有了答案,如果对方真的对薛六梦有所图,那么自己应该时刻注意薛六梦的安危,至少目前不能再放任小姑娘一个人出去玩了。

大半夜跟着陌生人进林子,简直如同恐怖片主角一样,都有一种莫明奇妙的自信……

“随便去哪玩,跟你一起玩就好。”

薛六梦痛快地回答道,她也没有想好去哪玩,不过她的目的又不是玩,她的目的是和孙五魁一起玩,孙五魁才是关键。

这时坐在一旁的贾伯羽插了一嘴。

“不然你们陪林豆雨上五当山上去玩吧?”

“不去,累。”

薛六梦脱口而出否决了贾伯羽的提议,她好不容易营造出的二人局面,怎么能那么轻易被打破。

“林豆雨今天还要去山上?”

孙五魁顺势接过贾伯羽的话,暂时让话题远离陪薛六梦出去闹腾,和小女孩一起出去玩,是真的累,尤其在他今天已经忙碌了大半天的情况下,心理与生理的双层疲惫……

贾伯羽放下手中的筷子,看向孙五魁,回答道。

“她没给你说吗?她至少还要在五当山呆两天。”

贾伯羽内心有所猜想,林豆雨在面对一些事情,总是会支开自己。

他要逐步确认林豆雨到底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

他要成为如薛六梦当日所描述的黑暗骑士,用自己的方式帮助林豆雨。

而他已经确认,相对孙五魁,华哥可能掌握着更为关键的信息。

孙五魁并不知道五当的安排,说不定孙五魁在三人组中只是个边缘人物,林豆雨也在瞒着孙五魁什么。

“我只要知道我们要在五当修整一周就行,至于林豆雨去哪?这不是你该关心的事情吗?”

孙五魁想的向来没有贾伯羽多。

孙五魁往日便是那种得过且过的人,走一步看一步,车到山前必有路。

而贾伯羽完全是那种凭借着一点小线索就能自我推理的人,至于对错,他会慢慢验证……

“讨论什么呢?”

林豆雨拿着一盒药膏走进屋内,开口加入话题。

“讨论一会儿他俩该去哪玩。”

贾伯羽将话题强行扳回,避免林豆雨察觉自己的行动。

林豆雨拿着药膏站在薛六梦面前,在蚊子包上涂着药膏,同时笑着说。

“不然你们跟着贾伯羽去蹭饭吧,顺便帮我看着点他。”

“你俩真有意思,都让我和孙五魁陪另一个去玩。”

薛六梦说出这句话后,贾伯羽脸色微变,不过还是瞬间反应过来,开口解释到。

“都到了五当山了,怎么着也要去一趟吧!”

“那你今天陪我去五当山吧,正好让我见一见你叔叔。”

林豆雨一边涂抹着药膏,一边笑着说,目光从始至终没有看向贾伯羽。

“我叔他不敢上山。”

“心中有贼,自然见不得光。”

贾伯羽看着林豆雨的侧脸,有些摸不透林豆雨的真实意图,不知她的这句话是说自己叔叔,还是说自己。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就感觉林豆雨一直话里有话,让他不要深究下去。

“今日大暑,五当山上的夜景可好看了,而且五当山上的求姻缘也挺准的,你们今天要是想去的话,我开车送你们。”

林豆雨没有保持与贾伯羽交谈,瞬间岔开话题,收起药膏对着小姑娘说。

薛六梦只感觉林豆雨药膏抹过的地方清清凉凉的,瞬间便感觉不到瘙痒。

“求姻缘?”

“对啊,这点你的贾老师最清楚。”

贾伯羽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看着孙五魁与薛六梦投来的目光,开口解释。

“我就是在山上求到的姻缘。”

“准吗?”

薛六梦双目期待的看着贾伯羽,让贾伯羽感到些许羞涩,他不好意思的看着林豆雨,与林豆雨四目相对后,他回答道。

“准。”

“那我们也去吧,孙五魁,说不定你也能求到姻缘呢。”

薛六梦满怀期待的看着孙五魁,孙五魁自知自己没有选择,不过他还是想为自己争取一些休息时间。

“能不能让我歇一会?我有些累了。”

“你咋天说困,今天说累,你难不成肾虚吗?”

孙五魁愣在原地,薛六梦不经意的发言给他造成了很大的心理伤害。而且他还没法还击,因为这确实是事实,不是指肾虚,而是指他确实累。

林豆雨开口提孙五魁解围。

“正好你们先歇一会儿,我去林区找一下华哥。”

林豆雨说完后看向贾伯羽,语气中带着一丝威胁。

“孙五魁都陪薛六梦上山了,你真的不陪我吗?”

感受到威胁的气息后,前一秒还贾伯羽瞬间改变想法,对林豆雨说。

“陪,我当然要陪你上山。”

“那你不去陪你叔了?”

“谁管他,你最重要了。”

林豆雨点点头,肯定着贾伯羽的话,站起身对着众人说。

“那我先去接华哥,你们该休息休息,该吃饭吃饭。”

“我陪你去。”

贾伯羽与林豆雨离开后,薛六梦看着埋头干饭的孙五魁问道。

“你们今天到底干什么去了?为什么华哥也在林区?你怎么能饿成这样?”

孙五魁见到薛六梦仍在意此事,于是边干饭边对着薛六梦解释。

“别提了,找你找了一天,谁知道你自己回来了,早知道我就不找了。”

说完后孙五魁扒饭的筷子愣了一下,好像有谁给过自己暗示让自己不要去找来着,不过下一秒这个想法便烟消云散,他仍旧埋头干饭。

“找我?我这么大个人了,还能丢了不成?”

薛六梦此刻自信的小脸像极了恐怖片中的主角,都具有一个共同的特制,莫名其妙的自信,哪怕已经身处风波之中,也确信自己安然无恙……

孙五魁无奈的摇摇头,放下碗筷对着迷之自信的薛六梦无奈的说到。

“我去休息了,一会儿走的时候叫我。”

陆阳歌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