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王妃惹不得

锦鲤王妃惹不得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3章 麻将的诱惑

第23章 麻将的诱惑

叶秋玄皱了皱眉。

“放松?这就是你们放松的方式吗?”

思言一听着就不对啊,他立马站起来说道:“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事情没有处理好,等我处理完之后再来领罚!”

其他人也是该忙自己的就去忙自己的了,现在就只剩下沈希瑶一个人站在原地。

她现在几乎是和叶秋玄对视的,沈希瑶做梦都不会想到,她竟然会有这么一天。

“王爷!我是吧,我也不是有意向要带着大家一起打麻将的,实在是因为麻将的诱惑力太大了,不信你也试试?”

这句话刚说完,地牢里面的空气好像都静止了,所有人都惊呆了,沈希瑶是第一个敢跟叶秋玄这样说话的人。

这一刻,叶秋玄感觉自己都不是生气了,他在想,明明最害怕自己的是她,现在站出来敢跟自己这样说话的人也是她。

“沈希瑶!”叶秋玄喊道她的名字。

突然被点了名字,沈希瑶多少有点条件反射。

“到!”

叶秋玄走上前,揪住她的衣领就拎走了。

这一路上,其实沈希瑶都已经想好了自己要怎么逃脱了,实在不行的话,就说点好听的话,叶秋玄总不会太过于无情。

这被拎了一路,多少沈希瑶感觉有些不舒服,肩膀处还有些疼痛。

等到了书房,沈希瑶才被放下来。

“又是书房,书房,我噩梦开始的地方!”

沈希瑶感觉,真是老天个不开眼,她总不能每次到书房都是挨罚吧,这有点太不切实际了。

“王爷,其实我可以解释的”沈希瑶想着先发制人,先解释给叶秋玄听。

可是叶秋玄并没有要听的意思,他直接无视掉了刚刚沈希瑶的话,而是警告道:“以后别再去地牢了,那里不干净!”

这话听着虽然像是在关心沈希瑶,可是这也是现在沈希瑶唯一的乐趣啊,没了麻将,她的生活就失去了色彩。

“王爷,你这不是明摆着强人所难吗?我每天都这样无所事事的,还不能去打麻将,那真的会在屋里发霉的!”

沈希瑶是一个闲不住的人,你让她成天的屋内休息,那倒不如直接要了她的小命。

这时,叶秋玄想到了一个办法,他对沈希瑶说道:“既然你不想呆着,那你就随时跟在我身边,记住,是随时!”

沈希瑶也不知道是不是听错了,有点不太理解叶秋玄说的话。

他特地强调了两遍随时,难不成也是要看着思言一样看着他吗?

那岂不是自己又要在地上睡觉了?一想到坚硬的地板,沈希瑶就有些犹豫了。

“王爷,随时跟着是没问题的,但是我可不可以不睡地板啊!”

沈希瑶这话一开始叶秋玄还没有听明白,后来一想到她往人家思言屋里睡了一晚,这才反应过来。

他赶快解释道:“当然是除了睡觉的时候,明日就来我房中报道!”

虽然不知道一直跟着叶秋玄会不会很累,但是也比整日无所事事要来的好。

沈希瑶很爽快的就答应了下来。

结果,事情并不像沈希瑶想的那样简单,她第二日根本就没有起来。

等到收拾好来到叶秋玄房内的时候,他早就已经去早朝了。

无奈之下,沈希瑶就只好坐在他房中等待,这一等,就是整整一日。

沈希瑶都不知道自己睡着了多少次,终于,房门被打开了,只见叶秋玄非常疲惫的走了进来。

当看到沈希瑶的时候,他没有说话,也许是已经没有精力去理会沈希瑶了。

但是他还是顶着疲惫的身子,对沈希瑶说道:“你怎么在这?”

沈希瑶还有些疑惑,这明明是他让自己来的。

“这不是王爷让我来找你的吗?”

叶秋玄看着沈希瑶非常好意思的说着这话,他真的是不知道要说沈希瑶些什么才好了。

是说她傻呢,还是说她天真呢,好像都不属于,沈希瑶这就是故意的。

“我上早朝难道你就不用跟着了吗?”叶秋玄质问道。

这就让沈希瑶心中不免有些愧疚,昨晚明明都答应了人家,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而没有完成,这的确是沈希瑶做错了。

“我我知道错了,我明日一定起得来!”沈希瑶非常坚定的说道。

叶秋玄也不想跟她说这些没用的,他挥了挥手,说道:“你出去吧。”

沈希瑶看得出来他不在状态,于是沈希瑶暗自决定,她一定要起来跟着叶秋玄一起去上早朝。

可是做决定轻轻松松的,但是第二日一早,沈希瑶还是照常起不来,叶秋玄已经不对沈希瑶抱有任何希望了。

沈希瑶感觉自己不能够这样下去,于是在第三日的晚上,她抱着被子来到了叶秋玄的房中。

“出去!”叶秋玄才不想跟沈希瑶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但是沈希瑶已经在地上躺好了,而且满脸认真的说道:“王爷放心吧,明早只要你起床,我就一定能起得来!”

她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单纯的想要明早能起来而已。

但是叶秋玄才不吃这一套,他非常无情的将沈希瑶一脚踢了出去,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

“我怎么会摊上这样一个蠢女人!”

叶秋玄都开始怀疑自己当初是不是不应该将沈希瑶救回来,谁能想到,这个沈希瑶竟然会这样麻烦。

沈希瑶默默的抱着自己的被子离开了叶秋玄的院中。

没办法,她只好交代给软水,让软水第二日将她叫起来,不惜一切代价,只要能把她拉起来就行。

软水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这第二日,距离叶秋玄上早朝还有半个时辰。

软水来到沈希瑶的房内,她看着睡的正香的沈希瑶,真的是不忍心叫醒她,但是又必须要这样做。

她走到沈希瑶身边,很温柔的叫道:“瑶瑶,瑶瑶?”

这个声音对于正在熟睡的沈希瑶来说可以叫做安安静静,沈希瑶地耳朵就自动给屏蔽了。

软水不见这样行不通,便开始和她有肢体接触,但是沈希瑶也是一挥手就把软水推到一边去了。

竹木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