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玩转大宋

穿越之玩转大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3章 十天

在西军新设立的军机处,种师道已经在派吴麟救援杨可世之前就对湖州发生的战事进行了推演。军机处一致认为,要想像秀州那样一战成功的机会是非常小的。秀州是一场遭遇战,起义军没有见过那么多的骑兵。湖州的历天润是以逸待劳,而且连阴雨天气,道路泥泞,也必将影响骑兵作战的效果。所以这次吴麟到湖州的主要目的是联合杨可世拖住历天润,不让他撤回杭州。只等西军大队人马到来,一举围歼历天润。

历天润见到了惨败回来的邓元觉。邓元觉也让突火枪的铁砂打伤了腿,只不过伤势不重,他自己刀子把铁砂挖了出来,简单的包扎了一下,现在走路还是一瘸一拐的。

历天润问邓元觉道:“这西军用的是什么鬼玩意,难道他们真的会妖法吗?”

邓元觉道:“我以前打败的禁军里见过这个东西,好像是突火枪,不过也没看仔细。”

石宝知道,这个邓元觉是和尚,他的师傅据称对春秋时代的墨家之学非常有研究,专门弄些奇巧物件。邓元觉之所以成为起义军的武艺最高的将领,就跟他师傅给他精心打造的武器月牙方便铲有关。邓元觉虽然没有他师傅那样精于墨家之学,但是在起义军中也算是对武器的研究算是第一人了。

石宝问道:“我们也缴获了宋军的一些突火枪,那只是比烟花强不了什么东西,如何能有如此大的威力。”

邓元觉也奇道:“这个我也弄不清楚,我看我还是修书一封请我师傅前来吧。最好能缴获一些,让他老人家参详。”

石宝本来想问问情况,然后找出破解之道。没想到这个邓元觉,对此毫无兴趣,只是想让师傅来研究这个突然出现的突火枪而已。

石宝转身对历天润道:“如今西军数万人来援,我看攻克敌寨已不可能,应尽早放弃湖州,早日返回杭州为好。”

历天润道:“我就不信不能在此全歼敌军,虽说有数万人到来,但是敌人主将必是庸才。刚才要是我在寨中,早就乘胜追击杀出来了。这等庸将又何惧之,他们远道而来毕竟粮草不多,我看不出10天敌军就会粮尽而乱。”说完下命令让起义军深沟高垒,不得出战,把吴麟、杨可世的营寨困了起来。

说也奇怪历天润让起义军困住宋军10天,种师道也是让吴麟守住营寨10天,也就是这10天就是决定了双方命运。历天润的其实不是庸将,虽然这次西军只来3500人,这个人数他没有猜对,但是对于西军没有带多少粮草他是判断出来了。西军这次前来只是带了数日口粮,原本3000多人的口粮,还要分给5000多杨可世的部下,所以不用等10天,西军的军需官已经算出来,只要3天口粮就没了。

军需官把军粮的事情报告了在太湖边上的吴麟、杨可世。杨可世一脸愁容,指着湖面道:“吴将军,你不是说我们在这里坚守最多10天,粮草就会从水上运来吗?如今粮草将尽,该如何是好。”

吴麟在军机处推演的时候,粮草应该由韩泼五的水军负责运输。吴麟出发的时候还不知道王定六亲自招安李俊的事情。所以他还是认为粮食应该由韩泼五运过来,而且推演时候,粮草就应该今天到。难道到出了什么差错?吴麟也不知道。

不过即使出了差错当时推演也给了预案。毕竟西军的水师真的不怎么样,如果粮食运不上来,就要当机立断突围,然后从陆路撤往乌镇,在那里西军会有接应。万不能等到粮尽被全歼。

吴麟望着一望无际的太湖,沉默不语。半响,他决然的说:“太阳快落山了,如果天黑粮食还不到,今晚后半夜全军向乌镇突围。”

种世智大概也知道这次救援的计划,他劝说道:“这太湖水天相连,巨浪滔天,韩泼五带着咱们西北的水兵哪见过这个,耽误了时辰也说不准,不如等一天。”

吴麟决然道:“不等,一刻也不等。”

杨可世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对着宗英道:“你去安排一下,今晚务必让大家吃饱。”

这时候宗英突然指着远方道:“看,好像是船队。”

众人大喜,不过当船靠岸当时,吴麟等人有些发愣,他发现船上除了王定六其他的人自己一个都不认识。王定六下船后,见众人一脸疑惑,于是就把招安李俊的事情告诉了吴麟。

吴麟长出了一口气,对着王定六道:“你要是再晚来一会儿,我就拔营突围了。”

王定六笑了笑,道:“这次招安李俊的水匪中有一个叫朱五的,这个人颇有心机。他建议等太阳落山后再来送粮。以免让贼军发现我军得到补充,匆匆退兵。”

吴麟道:“看来这个朱五倒是个参与军机的人才。”

王定六接着道:“这个朱五还建议从明天开始实施减灶计策,让敌人误认为我们没粮了。”

其实不用减灶,因为前几天造了几万人用的灶,只要逐渐停用一部分就行了。随后的几天起义军观察到了宋军的军营中的炊烟越来越少,历天润自以为得计,就在湖州安心的“围困”起宋军来了。

童贯带着他的亲兵胜捷军跟随着刘延庆带领的西军的3万多主力也浩浩荡荡的直奔秀州而来。还没到秀州,童贯就接连不断的得到了好消息。让他最高兴的西军的先锋只有数千人就打散了方七佛的20万大军,而且生擒的方七佛。除此之外就是西军从起义军那里截获的金帛珠宝也给他送来了一大箱子。有这些东西垫底,他对眼前王禀告种师道的刁状也就不怎么在意了。

王禀本来守卫秀州还是有功劳的,可是当天种师道对他没有救援林冲表示不满,处罚到了王禀,这让王禀怀恨在心。随后王禀发现种师道在秀州私自斩杀方七佛、杀战俘、收编战俘、私放战俘等等行为,惊得他下巴都要掉在地上了。当他听到童贯快要到了的消息,悄悄的骑马提前离开了自己的大营,到童贯这里来告状。

王禀说的这些事情,要是放到别的武将身上那可是大罪。宋朝太祖赵匡胤就是武将造反起家,因此他非常害怕武将造反,宋朝对武将的限制几乎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也就是武将地位太低缘故,大宋立国以来军力就偏弱,始终没有恢复汉唐的故土,甚至没有讨回幽云十六州。

童贯听了王禀的话,觉得种师道做得多少有些过分,但是也有情可原。杀战俘在西北真的不算什么,西军疯起来连自己人都杀。刘延庆的哥哥刘延忠就让种师道给杀了。道君皇帝都懒得管,别说他童贯了。再说了,种师道已经把珠宝都送过来了,有些事情也就大事化小了。不过童贯对于北军的这个王禀还是好言安慰了几句,表示不会忘记了这个守卫秀州的功劳。

种师道终于等到了刘延庆的西军主力,此时西军是兵强马壮,种师道觉得历天润的死期快到了。不过毕竟现在童贯到了,他名义上是各路军马统帅,因此拜见他一下是必须的。

童贯看见到种师道,面无表情的道:“彝叔,你看看你刚下江南就有人把你告了”说着就把王禀的写给童贯的手札递给了种师道。

种师道一听他叫“彝叔”就知道有些不好,“彝叔”是种师道的字,按说这么称呼是对种师道的尊称,并无不妥,但是童贯都亲切的称他为“老儿”,这回直接称他的字显然是不正常的。不过童贯又把王禀的手札给了种师道,21世纪穿越过来的他当然明白是什么意思了。这就是恩威并施吗?看来自己得配合他演一出好戏了。

种师道打开手札的时候看见是王禀告的状,而且还要告自己造反,心里微微有点愤怒。其实当初他处罚王禀确实有些草率。当时他只是气愤没有救援林冲,当然也气恼林冲临阵喝酒,但是林冲毕竟是“自己人”,所以只能处罚王禀了。

那次处罚的确实有些重,种师道这时候也是后悔,没想都今天王禀把自己告了。种师道知道童贯把这个手札给自己,就说明这件事情在童贯眼里已经不重要了。但是他还是诚惶诚恐的解释道:“媪相,你听我解释……”

童贯看着种师道满头大汗的样子非常得意,他笑道:“你这老儿,不必担心。要说你造反我第一个不信,你的名字还是道君皇帝赏赐的。”

种师道假装感激道:“多谢媪相恩典”

童贯道:“如今兵马已经齐备,如何能破贼,还有看你西军本领了。只要平定方腊,我必不亏待你西军。”

种师道回道:“媪相放心,破贼就在近日。”

在湖州围了8天后,历天润也觉得不对劲了。这时候他突然接到了圣公方腊的圣旨,原来西军兵马齐备后并没有去湖州,而是浩浩荡荡向杭州开过去了。如今杭州空虚,方腊严令历天润立刻带兵回杭州救驾!

历天润接到杭州的报警大吃一惊,没想道跟自己对峙多日的只是西军的疑兵!历天润对着宋军的大寨破口大骂,道:“全军出动,我今天非要踩死这群王八蛋。”

石宝一看立刻阻拦道:“元帅,切不可在耽误时辰了。圣公要是出危险,一切都完了。”

历天润瞪着眼睛恨恨道:“撤兵!”

吴麟人在大寨之上看见起义军已经推走,心中暗喜。杨可世更是眉开眼笑,道:“我那老亲家真是神机妙算,还不到10天,贼军果然退了。”

吴麟调侃道:“小种经略相关固然神机妙算,可是这些计谋中也有杨将军的儿媳女诸葛的功劳啊。”

杨可世听了看了一眼宗英,高兴的说:“下一步如何用兵。”

吴麟道:“跟上贼军,尽量拖慢他们的行军。”

杨可世问道:“如何拖慢贼军的行军?”

吴麟道:“这个小种经略相公相公早有明示,一共16个字而已,‘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退我追’”

杨可世回味了变天,道:“妙,太妙了。如今敌军已退,那咱们……”

“追!”吴麟、杨可世、种世智、宗英齐声笑道。

历天润撤兵的消息,早就被西军的探马探听到了。但是西军的这个探马的速度没有王定六快,消息传到湖州已经是2天后的事情了。种师道拿着这个军报笑道:“这个历天润要回杭州,他10天前干什么去了。来人全军出动,大军务必在乌镇截住贼军!”

西军诸将早就摩拳擦掌了,每个人似乎都看到了财富在向他们招手。大军速度飞快的向乌镇冲了过去。

钱塘江潮信来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