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魂

第45章 采花贼

第四十五章 采花贼

第四十五章 采花贼

突然,小黄的身影顺着草丛蹿了过去,嘴里似乎咬着什么东西,太快了,没看清。

中辰玉喊了几声,小黄却跑得更快,转眼就不见影了。

“听说乐伯出去了几天,这不是说他的园子没有人了?”

“快看,那朵芍药好漂亮……”

中辰玉走过白石小桥,向前望去,眼睛一亮。

几个漂亮的小丫鬟已经进了园子。看上去都是十五六的花样年华,模样生的也是十分俊俏,透着青春活泼的气息。

中学时代的女学生大多都是这样子。

四个小丫鬟蹑手蹑脚,似乎生怕弄出声响。

“我听说,乐伯似乎刚收了个人。叫什么贤小剑,十六岁,读过书。”

“咱们怕乐伯,又不是怕他一个小毛孩,真敢出来,咱们姐妹就给他个下马威,让他知道咱们的厉害。保管让他以后见了咱们,一个姐姐接着一个姐姐的叫着。”

说到这里,那泼辣的四个小丫鬟顿时站直了身体,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等到了花草间,又一瞬间仿佛化成了一只只花草间的精灵般,发出银铃般的动听笑声。

“咳咳,乐伯给我说,有什么采花小贼,我原本不信,没想到今天让我一次抓住了四个!”中辰玉突然朗声道,走下石桥。

四个俏丫鬟顿时都吓了一跳,俏脸一红,吐了吐香舌,急忙抬起青葱玉手,捂着精致俏脸,转身要向外逃去。

中辰玉淡淡一笑,倒也没有真去抓贼,看到四个漂亮的小丫鬟,不禁想起了前世的中学时光。

几株花草也不值什么钱,能让他听到莺莺燕燕的笑声,就很值得。要是他此刻大声呵斥,吓哭了四个小丫鬟,弄得她们一个个梨花带雨,岂不是大煞风景?

中辰玉转过身,准备回小院继续看书。

“姐妹们不要慌,我们人多,还怕他一个?”

中辰玉还没走几步,就被冲过来的四个丫鬟围住了。

领头的丫鬟生的俏丽,一米七左右的身高,十分挺秀,而且身材已经初具规模。

她穿着绿裙粉衫,走起路来,摇摇曳曳,正像是园子里含苞待放的牡丹一般。

“说谁是小贼,怎么你还要去告状吗?我们又什么都没做,只是进了园子,看看花草而已。”

她带着其他丫鬟走了过来,一双黑亮黑亮的大眼睛,瞪着他。

“什么都没做?”中辰玉嘿嘿一笑,指向另一个小丫鬟的手里,那是一枝红芍药。

几个丫鬟脸色顿时微微一变。

“这一次我人赃俱获,不容你们抵赖。我贤小剑堂堂正人君子,你们说我要不要把此事禀告乐伯?”

中辰玉淡淡笑道,故意吓唬吓唬这几个小丫鬟,原本他都放她们走了,结果折返回来,还把他给堵住了?

“贤小剑,听说你读过几年书?”绿裙粉衫的漂亮丫鬟话锋一转,黑亮黑亮的眼睛,透着一股灵气。

“读过书,怎么了?”中辰玉感到这个领头丫鬟,倒是有些像女班长的气质。

“既然读过书,就好办了。

本姑娘也刚好认识几个字,我们来打个赌,我出一个上联,你要是对不出下联,就不许告状,还要认我们四个做姐姐,以后我们来园子里游玩,你从此可不许拦着。

当然,要是我们输了,任凭你随便发落,怎么样,敢不敢赌?”绿裙粉衫丫鬟道。

“对对子?”中辰玉皱眉。

“怎么怕了?”那绿裙粉衫的丫鬟露出得意之色,其他三个丫鬟也都是立刻趾高气扬的望着他。

“不是怕,只是你的说随便发落?意思是,我想对你们做什么就能做什么?”中辰玉坏笑一声,摸了摸下巴,一双眼睛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四个漂亮小丫鬟的模样身材。还真都是标致的小美人。

“呸,色胚,坏胚子……”

“姐姐,出上联,教训他,居然把注意打到咱们姐妹身上来了。”

“贤小剑不要仗着你读过几年书,就可以轻薄我们女孩子。一会就让你知道厉害。”

四个俏丫鬟顿时又羞又恼,气的俏脸涨红,一个个美眸瞪着中辰玉。

“……”中辰玉无语,他哪里轻薄了,只是看了几眼而已。反而是四个小丫鬟,做采花小贼被抓,现在居然一副她们是受害者的样子?

“鹤延千年寿。”绿裙粉衫丫鬟忽然道。这上联是她无意中听到的,想来难为一个家丁,还不是手到擒来。

“对对,快对呀……”

“对不出来,就叫我们四人一人一声姐姐。哈哈……”

几个丫鬟叽叽喳喳。

中辰玉皱眉。他对对子真没什么涉猎,只是昨晚看的书里,提了一两句对子的玩法,还有几行示例。

“对不出来的话,叫姐姐就免了,我们还不希望有个没文化的弟弟呢。不过今天的事,就算了吧。”

似乎看到中辰玉被难住了,绿裙粉衫的丫鬟嘲笑道,心中得意。

中辰玉神色诧异,因为昨晚对子的示例中,正好是这个对子。

“松岭万古春。”中辰玉缓缓吟道。

绿裙粉衫的小丫鬟呆住了,这个家丁真的对出来了,而且真的很工整。面前这个少年文采这么高的吗?

“其实我一向比较低调,像这种对子,对我来说,完全没有难度。”中辰玉淡淡笑道。

“如果你文采真这么高,敢不敢此刻做出一首应景的诗。”绿裙粉衫的少女俏脸上满是不服,不信中辰玉真这么有文采。

“一首诗,容我想想。”中辰玉踱步几下,眼睛看到那丫鬟手里的芍药,顿时露出笑容。

“今日阶前红芍药,几花欲老几花新。开时不解比色相,落后始知如幻身。空门此去几多地?欲把残花问上人。”

一首唐代诗人白居易的芍药诗缓缓吟罢,中辰玉嘴角露出一抹笑意,从那丫鬟的手里接过芍药,放在鼻尖轻轻一嗅,顿时感到花香四溢。

“如何?”他淡淡问道。

绿裙粉衫的小丫鬟呆住了,天啊,这个贤小剑是个大才子,来回不过数步,竟然就为这芍药花创出一首极好的诗来。而且这诗中,透着的意境,真是令凡俗人生出仰望之感。

别说是他,其他三个俊俏的小丫鬟也都震住了,眼睛里露出热切之色,这个贤小剑真的好有文采呀。会对对子,会作诗呢。那些风流故事中的佳公子,好相公等,不会就是以他为原型写的吧?

中辰玉心中并不意外,白居易的诗,要是连几个丫鬟都镇不住,那才是出奇了。

“随口的几句诗而是,让几位见笑了。”中辰玉棱角分明的英俊脸庞上,露出淡雅从容的笑容,他负手而立,器宇轩昂,玉树临风,身上散发出了一股卓尔不群的潇洒气质。

四个丫鬟顿时都看呆了,他真帅!

见小姑娘们都眼神崇拜的望着自己,中辰玉感到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开心。

“今天的事,就算了吧。一枝花而已,你们去吧。我不会禀告乐伯的。”

中辰玉转身离去,返回乐伯小院,“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

“这位小哥哥好帅呀……”

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四个漂亮的小丫鬟都痴了。

“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绿裙粉衫的小丫鬟缓缓吟道,眼眸中露出崇拜之色,“贤小剑随口而出的两句话……”

“以前送来的人,都被乐伯赶走了,这个贤小剑能被留下来,果然不一般。姐妹们,以后还是要和他多走动走动,这可能是一位大才子呢……”

“我们不是来找那只色狗的吗?”

……

回到小院,中辰玉继续翻阅书卷。

到了第三天,乐伯准时回来,很满意那株牡丹的长势,还赏了他二两银子。

中辰玉知道自己正式被留下来了,以后要在这里生活一段时间。

“这么喜欢看书?”乐伯显然发现书架上的竹简都被翻动过。

“认识几个字,随便看看,乐伯的书都是好书,真是令我大开眼界。”中辰玉知道瞒不住,直接承认了。

“你这几天,把这几百卷书都看了一遍?”乐伯脸上露出惊讶之色。

“粗略一观,没有细看。也看不懂。”中辰玉打哈哈,这才想起,有些人对自己收藏的书很看重,轻易不给其他人观阅的。

“看了就看了,什么叫做没看懂。不用给我藏着掖着,看不懂,还能耐着性子看几百卷书,骗鬼呢,我老人家看上去有那么好骗吗?”

乐伯一双眼睛突然像是发光一样,盯上了中辰玉。

中辰玉嘴角抽搐,人老成精,这个乐伯还真是眼尖。

“把你留在我这里,倒是屈才了。你若是不为奴婢,而是生在一个好人家,说不得将来还是个人物呢。可惜,可惜,人的命运往往一出生就注定了,哪怕天赋再高,也是无用。”

“来贤家为奴,是你的不幸,也是你的万幸。”

乐伯不知想到了什么,眼神之中忽然闪过惆怅慨然之色,似乎也是想起了自己年轻时候的一些事情。

老人家缓缓坐在院子的凳子上,望着远处欲开将开的那株牡丹,怔怔出神。

见此,中辰玉松了一口气,总算搪塞过去了。他在贤家,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能暴露身份。

中辰玉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