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复苏:我能变成一只鬼

第69章 坦白

面对前后形象变化如此巨大的黄道,钟笙一时都还没反映过来,眼看对方都快要把裤子也给脱了,急忙喊停,

“好了好了,可以了可以,我相信你了,别再脱了,要是一会又从窗户那钻出一个人来,我都不知道怎么解释。”

最后两人都穿着整齐的,啊,不是,是黄道穿着整齐的,和本来就穿的好好的钟笙在一楼的大厅相向而坐。

黄道现在是彻底焉了下来,虽然钟笙极力否认自己是控鬼者,但是他身体里的那个红绸让黄道有些忌惮,而且看样子钟笙是很清楚异案局的,

总结起来就是这个人,不能惹,绝对不能惹,刚刚自己还说人家这屋子里有鬼,现在想想,这可不就是人家控的鬼吗?自己简直就是自投罗网。

“说吧,你至少有三句话要说。”钟笙一边把玩着自己那已经变得个半个鬼姐般娇嫩的手,一边问道。

说实话他现在很烦,难得可以搬个新家,没有任何人打扰,好好的享受一下清静,就被这熊孩子给搅和了。

而且这家伙刚刚还脱衣服,把他钟笙当什么人了?信不信我马上叫鬼姐出来把你抓进画境里,去和“活死人”互相搓背背。

不过,话说好想在回地下墓室一次哦,上次还没看清就结束了,实在可惜。

黄道一愣,啥三句话要说,不是要聊赔偿问题吗?该不会要回答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

但是一抬头看到钟笙那一会阴一会晴的表情,黄道还是欲言又止,只好卑微的低着头开始痛苦的思考。

最后抬起头,带着希冀的眼光,小心翼翼的试探道,“我不该进你的家的。”

“不是这句。”

钟笙听后只是微微摇了摇头,又摸了摸自己的脸,还别说,这手感就是不错。

黄道只好又憋了一会,再次小心翼翼的说道,“我根本就不会捉鬼。”

“也不是这句。”

钟笙还是摇了摇头,这不是他想知道的,刚刚还觉得这小子主动认怂,有点聪明了,怎么这会笨起来了,接着他又把手插进快要齐肩的长发里,揉了揉,嗯,这发质也是绝佳。

黄道见还没说对,最后一咬牙,一跺脚,猛然抬起头,带着赴死的决心说道,“我不该听他们的话来的。”

“他们?”钟笙没想到还有意外收获,“哪个他们,细说一下。”

而且上次林强也说了,林文跑了,以那家伙的调性,他没准还想打自己的注意,这已经连着在自己这里吃了三次亏了,换谁都忍不了。

如果这个黄道真的和林文有关联的话,那么今晚无论如何都不能放他走了。

想到这,刚刚收回去的红绸,又有点跃跃欲试,像两条蛇一样绕着钟笙是皓腕打转。

黄道又没瞎,自然是看的一清二楚,心里一咯噔,意识到自己好像说了不该说的话,但是他现在也不能不说了。

尽管钟笙看上去不像是个控鬼者,而且也承认自己不是控鬼者,但是黄道可没那个胆量去赌,在他的认知里,这些人都不是人。

“就是那个灵异论坛,我是从那上面看到的,有人说这个小区闹鬼,于是我就想来捉鬼。”

黄道没有隐藏,老实交代着。

“你有能力捉鬼?”钟笙带着怀疑的目光仔仔细细的看了看,山羊胡子,樱桃丸子,就差七分裤和黄胶鞋,然后组成职业法师了。

“没没没,我没那个胆子捉鬼,但是借着捉鬼的名义敛财的胆子还是有的,而且很大。”

说道这,黄道会心一笑,这个他很拿手。

听到这钟笙倒是放心了,把红绸收了回去,接着问道,“这种事你一共干过几次?”

“三次。”

“一次多少?”

“少的几十万,多的几百万,专挑有钱人下手。”

“没失过手?”

“拼的是脑子,不流血,很多灵异事件都是假的,没危险。”

“那你说我着屋子闹鬼是真的还是假的?”

“真的。”

但黄道一看钟笙那淡定的样子,人家说不定是控鬼者,会怕鬼?赶忙改口道,“不不不,是假的。”

可黄道转念一想还是不对,说假的不就是说人家垃圾嘛,赶忙又改口道,“还是真的。”

“哈哈哈,你这话倒是把我给逗乐了。”钟笙倒是没放在心上,有没有鬼都无所谓,如果有那还更好,他早就想回地下墓室去找鬼姐喝喝茶了。

不过从自己的分析来看,黄道八成是把他当成冤大头,准备骗他有鬼,然后狠狠的宰一下自己,不过是运气不好没遇到对的人。

“那你说说这个小区是出什么问题了?”不过钟笙还是想听听究竟是什么样的信息让黄道做出这种事的。

“是鬼敲门。”说道这个,黄道突然坐的端正了起来,像是个说正经事的人。

“鬼敲门?”钟笙忽然想到刚刚房东的那个电话,好像也是说的敲门的事情,而且刚刚房门还真的被敲了,难道不是恶作剧,是真的?

“对,他们是这么命名的,说是这个小区每到半夜就会莫名其妙的听到敲门声,而且是有一段时间了,不过好的是,没有人员伤亡,倒是没引起异案局的注意,不然自己也没这个机会来了。”

黄道一脸认真的说道,似乎不是在开玩笑。

“哦,原来如此。”黄道的说辞和保安大哥说的一模一样,而且刚刚听到的那个敲门声确实有点怪异,难不成这里还真有灵异事件?

自从那次医院事故之后,钟笙发现自己正和这些东西走的越来越近了。

————分割线

“呵,已经确定了,黄道就在里面,我们今天可是遇到好机会了,还真给逮着了,这不得给他点颜色看看?”

“哈哈哈,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三番五次的和我们作对,这回算是被我们抓着了吧。”

“你们两个怎么能这样,应该好好谢谢他啊,如果不是他,我们今晚少了多少乐趣啊。”

“哈哈哈哈。”

在小区外面,有三个人影蹲在马路牙子上,一边抽着烟,一边大声说笑,而在它们视线的远处,钟笙的小别墅可以窥得一二。

笑完后,其中一个人突然说道,“兄弟们,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故事?”

这人一说完,三人相视一笑,动作整齐的丢下手中的烟蒂,朝着这个富人小区走去。

焦苏苏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