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终将向往太阳

我们终将向往太阳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3章 相遇就是缘分,如果不遇见也是

欧若经常看着那道紧闭着的门发呆,若有所思的模样让人看不出来他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但是每次看到她忧愁的模样,胸口处就会传来奇怪的异样。这种感觉怎么说呢,很奇妙。

突然听到那道门后面有声响,他连忙站起来把门轻轻的拉了关上,一切动作如行云流水般快速自然。

直到对面传来熟悉的关门声他才小心的把门打开,随后跟了上去。

看着她身穿碎花裙的背影,他默默的跟在她的身后。她今天的穿搭很温柔,简单的碎花裙将她衬得格外娇小可亲,长发及腰的头发被她用一个白色的夹子固定在脑后,看起来极其温婉。手腕间静静的躺着一束向日葵,看起来鲜艳,耀眼。

他跟在她的身后,不远不近的距离静静的跟在她的身后走着。

他知道她要去那里,今天是他们结婚四周年纪念日。

墓园里一眼望去空旷安静,他跟在她的身后,无视那门口守园人投来奇怪的目光跟着她。

只见柚白走到一处驻足站定,她将手腕处的向日葵轻轻的放在了那墓碑前。原本平淡无波的眸中激起了一层水雾,连视野都变得有些模糊。

欧若站在不远处的一颗树后看着她。他歪了歪头,似乎有些不能理解人类这种悲伤的情绪,不知道为什么人都死了这么久还会记得,难道他们也像他一样脑中有内存条吗?

柚白看着照片上那张熟悉的面容,嘴角浅笑着抹去脸上的泪水。还是会忍不住啊,每次看见阿木的照片泪水都会忍不住从眼眶里流出来。

“阿木,这么久了,你想我了吗?”

柚白缓缓坐下,靠在冰凉的墓碑上,她抬起手缓缓地摸向那张黑白的照片,就好像那不是一张冰冷的照片而是杨木那张温柔的面庞一般。

“我想你了,我好想你啊。就连每天晚上做梦梦里都是你的身影。”

“阿木,我又回到学校去上课了。每天看着那些稚嫩的小脸,我总是能想起当初我们两个那没保下来的孩子。你说,要是他平安的生下来,现在是不是都会叫爸爸妈妈了?”

说着,泪水又无声的从她的眼角滑落。结婚的那年,她就有了。她和阿木都很高兴,甚至在还不知道是男是女的情况下,两人把名字都想好了。可惜,在她怀孕第三个月的时候医生告诉他们,这孩子有很大的机率活不下来,于是他们都还没能见上那个小生命一面他就和他们说再见了。

如果,如果那个小宝贝在的话,现在已经快差不多三岁了啊,都会跑会跳会叫妈妈了啊。

一想到这,她的泪水怎么也收不住,泪如雨下。

“阿木,你说过会陪我一辈子的,你这个大骗子!”

“阿木,我好想你啊。”

“阿木,你回来好不好?我以后再也不熬夜了。”

“阿木。”

突然一只好看的手递过来一张纸巾,她抬头望去,就见欧若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你怎么来了?”

柚白接过纸巾,将脸上的泪痕擦拭干净后站起来看着他。

刚哭完的她眼圈通红,声音里面还夹杂着一点鼻音。

“别哭了。”

欧若今天穿了一件白衬衫,蓝色的牛仔裤。这身简单的搭配穿在他的身上说不出来的清逸好看,看起来干净又温和。

“你也是来看阿木的吗?”

“嗯。”

柚白看着他一脸平静,没有多问,也没有怀疑。她往旁边站了一些给他让出位置,欧若见状往她那边移了过去。他看着照片上那个熟悉的面容,心中不知是何种滋味,很复杂,说不清楚。面前还有她刚刚放下的那束向日葵,静静的躺在那里。

“你是不是他的学生?”

柚白此刻已经将情绪恢复的差不多了,她看着身旁这个比她高出许多的男生说到。

“我只是去学校听一段时间的课,并不是真的高三学生。我和杨教授是朋友。”

“真的吗?”

“嗯。”

柚白看着他吹弹可破的皮肤,脸上没有一丝的瑕疵,而且这身穿扮在她看来就是一个阳光温柔的大男孩,一点都看不出来已经二十五六岁的样子。

两人相视无言,最后还是她打破了沉默。“一会要不要我载你一起回去?”

“好啊,那就谢谢了。”

微风吹来,她鬓间的青丝随风而起。今天的天气有些阴沉,微风袭来柚白不自觉地拢了一下手臂,她今天穿的碎花裙子有些单薄,风吹过来也会感觉到丝丝凉意。

“要不我来吧。”

欧若看着她将要上车的模样看着她轻声说到。柚白看了看他一脸认真的神色,把位置让给他。

“你结婚了吗?”

柚白坐在后面,看着他清秀的背影打破沉默,但是好像更加尴尬了。他和阿木是朋友,那年纪肯定也差不多了,要是结婚的话阿木应该也知道的。

“没有。”

温和的声音从前面传来她轻声哦了一句,她还是不说话吧。

“也没有女朋友。”

在等红绿灯的时候,他的声音再次传来,她有些疑惑的看向前方,似乎没想到。

他长得这么好看,而且看起来家世应该也算不错,这样的人该是什么样的女孩子才配得上?或者说,能入他眼的女孩子该有多完美,多优秀。

“那你没想过找一个吗?”

“没有。”

欧若看着前面绿了的交通信号灯,手中一拧,车子向前跑着。温柔的眸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有些让人难以捉摸。

俊男靓女的组合不管去到哪里都会被注意到,他们两个也不例外。上官星落看着一起离开的两人,低下眼眸,黑色的瞳孔越发深沉。

“少爷?”

一旁的保镖看着他突然顿住的脚步疑惑的看着他。

“没事,走吧。”

说着钻进了路边停靠着的豪车里。接过上面递来的平板,修长的手指在上面划动着,眉头紧蹙,脑海中浮现的却是那两人离开时的背影。那个插班生到底是什么人?

“我就住在隔壁,如果有事叫我。”

“好。”

来到门口,柚白浅笑着和他告别。看着他温和的眸子,心中对他的戒备放下了许多。

直到看着她走进屋中欧若才转身回家,看着她的情绪确实稳定了下来,他心中也放下心来。她现在应该不会随意的自寻短见了。

他来到卧室,房间中放满了各种各样的管子,他径直朝放着蓝色管子的地方去。将鞋子脱下,轻轻的躺在床上,看着那蓝色的管子插进手腕的一处皮肤中缓缓地闭上了双眼。

每个人的相遇都是有机遇的,这些都归咎于命运的安排,柚白一直都相信这一点。就比如她与阿木相遇的那些年来每一次她都觉得是命运的安排。

不知道欧若什么时候买了一张小毛驴,简约的白色风格温和清新,穿上校服的他又好像和那些青涩稚嫩的高中生没多大的区别。每天早上他好像都是掐好时间一般,和她同一时间出门,一来二去的两人渐渐熟络起来。她可能明白为什么欧若可以和阿木做朋友了。因为他们两个好像都是一样的人,温柔沉稳,做事周全,照顾人也很细心。有些时候她都会觉得,欧若是不是阿木的亲兄弟,很多时候她一抬眼,慌神间她居然会觉得欧若的眼角还有嘴角像极了阿木。

每当看到欧若那种温柔的笑容时,她都会感觉好像阿木又回来了。那种感觉好像就是,模样变了,但是灵魂却还是一个属性的。她觉得她肯定是疯魔了,嗯。

“老师,小白老师?”

突然一声熟悉的声音将她的思绪唤了回来。她朝身边望去,就见上官同学一脸担忧的看着她。

“上官同学。”

“老师,作业都收好了,你看一下。”

“好,谢谢啊,你先回去上课吧。”

柚白接过他手中的本子说到。

“小白老师你真的没事吗?”

上官星落一脸担忧的看着她。她刚刚在想什么?难道是欧若?想到这,他的神色沉了一些,看向柚白的眼神如深渊一般深不见底。如果她这时抬头就会发现这个孩子眼中的情绪让人看着心中一颤。

“嗯,没事,你快回去吧。”

柚白翻看着手中的作业,轻声说着。上官星落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去。

小白老师。

走出教学楼,上官星落抬头看了一眼烈日当空的太阳,眼睛微眯着。小白老师,你说过的先来后到的,所以,是不是到我了?他好看的脸上此刻显得有些狰狞,眼中的占有欲疯狂的让人有些害怕。

盛夏的烈阳伴随着清爽的微风,高考如约而至。每年的这个时候你会发现,全世界都在为你让路。出租车贴上了考生免费的标语,考场门前的矿泉水是免费的,考场几公里的工地都停工了,市区的汽车都不在鸣笛,警察叔叔随地可见,全世界都在为你努力。

“同学们,高考加油!别忘了带上你们的准考证和身份证哦!老师在学校恭候你们的好消息!”

“好的小白老师。”

“一定要认真看题,不会做的多看两边题目,好好思考,有些题目我们上课的时候都讲过的,还有作文也要好好写,字迹工整一些,特别是有些同学那个字要好好写,可不能再像平常一样写草书了啊。时间很充足,慢慢来,多看,多审题,一定要在写完卷子后在检查几遍。”

“知道了小白老师,这些话你从几个月前就念叨到现在了。”

“你这个小鬼头。”

柚白笑着轻轻敲了一下面前那个俏皮的小姑娘,真是年轻啊。唉,她真的是不服老都不行了啊。

“好了,出发!”

看着他们荆条有序的上大巴车,她的心中莫名有一种孩子长大了离家的感觉。看着自己带出来学生,看着他们从青涩稚嫩到长高,从花骨朵看着他们长成祖国的花朵,心中可谓是百感交集啊。

欧若站在她的身后,看着她眼圈泛红的模样默默的从包中拿出一块方格手帕递了过去。

“你不用参加高考吗?”

“你忘了?我只是来旁听的,高考当然不用。”

柚白接过,手帕上好像还带着淡淡的茉莉花香。她真的是老了,看不得这些分别,还记忆力都下降了。

“那你就委屈一下给我当苦力吧。”

柚白侧过脸看向他,嘴边带着浅浅的笑意,从她的眼中看出了一丝少女的娇巧调皮。

“好。”

欧若温柔的看着她。他的头发从那一直以来就没有剪过了,现在又变成了一头卷发,棕色的自然卷看起来还有些可爱的意味,减龄不少。

“小白老师。”

“哎!上官星落,你就考好了?”

柚白正在教室里准备着送给小朋友们的礼物,突然一声熟悉的声音传来,她转过身就见上官星落站在她的身后。

“嗯。”

“考的怎么样?”

“没问题。”

看着他胜券在握的模样,柚白就知道稳了。这小子平常在班上话也不多,但是每次成绩下来他都是稳坐第一的位子。听说他家里是做生意的,公司很大。家世好样貌好,在这样一个优秀的家庭里,上官星落没有那些富二代混吃等死的颓然,反而从小就很上进,真是一颗好苗子。

“来,跟我一起准备吧。”

柚白将手中的东西递给他,眉眼弯弯的笑着看向他。

上官星落看着她的背影,眼中的情绪翻涌着,欧若站在教室的一角,静静的看着他,气氛有一瞬间的诡异,但是很快就被冲散了。

“小白老师~你在给我们准备什么惊喜呀~”

一个欢快悦耳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接着就感到一阵带着少女清香的微风略过,柚白看着搂着自己肩膀的齐欢欢,无奈的轻轻敲了她的额头一下。

“这么快就回来了?考的怎么样?”

柚白笑着看向她,眼中带着满满的关怀。这个女生是她的课代表,小姑娘性格活泼,经常和她开玩笑,两人年纪相差也不是很大,她一直把小姑娘当妹妹一样看待。

“您就放心吧,跑不了。”

“快,先到的要帮忙哦!”

“吼,早知道我就慢慢的回来了。”

“你呀,快来吧。”

看着齐欢欢假装一副苦恼的模样,柚白拉过她的手轻笑着。

班上的同学陆陆续续的都到了,柚白看着这些朝气蓬勃的年轻人们,心中一种为人师表成功的激动感由内而外的迸发出来。当然了,也不是一个班的同学都考到了自己预期的成绩,但是看着他们的笑脸,好像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青春就像这盛夏高挂在天上的烈日一般,充满温暖十分耀眼,又格外的极其滚烫。这群青春懵懂的少年们有些刚步入成年的殿堂,还有一些年纪小的要等到了大学才能步入。不过大家此刻满心欢喜的坐在同一个教室里,这也是一份难得的缘分。

每当看到他们脸上开怀的笑容,她的心里也会跟着高兴,心情也会随之欢乐起来。大家怀揣着美好的期待步入大学的象牙塔,亦如一个个花骨朵在春风沐浴的阳光下长成了一朵朵鲜艳耀眼的花朵。

“小白老师,等到我们班上聚会的时候你可一定要来啊。”

“知道了,一定会去的,快回家吧,路上小心。”

“小白老师再见!”

“再见!”

看着他们一个个离去的背影,她的心中的某根弦好像“筝”的一下断了。两年多的陪伴,这群小调皮突然走了还真是有些不习惯。

“上官星落?你还不回去吗?”

柚白转身就见一个面容冷峻的男孩站在身后,她走近他,才发现这个男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长得比她还要高出许多了。

“我在等家里人来接我。”

上官星落看着她,一袭碎花裙子将她的衬托得温婉客人,两边被微风吹落垂下来的发丝贴在她的脸上,此刻的她站在夕阳下温柔的笑着看向他。少年那颗青春懵懂的心跳的是那样的猛烈,如小鹿乱撞一般,好像就要冲破肉体蹦出来一样。

“哦,这样啊,要我陪你一起等吗?”

“好啊。”

柚白表情有些复杂,本来只是客气一下,没想到他还真答应。不过话都说出口了,为人师表,不能食言。

看着远方就要缓缓落下的太阳,夕阳在它的照耀下显得是那样的好看,云彩的颜色也是格外的耀眼,空气突然沉默了下来。

“小白老师找男朋友了吗?”

上官星落打破沉默的空间,他看向旁边的柚白,白净的脸上满是认真。

“小孩子不要有这么重的好奇心哦!”

柚白被小孩冷不丁的问了一句,心里咯噔一下,就连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老师不要把我当小孩了,我成年了。”

“你不管长到多少岁,你在老师心里永远都是小男孩。”

柚白退后两步,拉开了上官星落凑过来的距离。现在的孩子都是吃什么长大的?长这么高个。上官星落这个身高如果不注意往后看,只怕是把她都覆盖住了。

“那老师就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吧?”

“老师都结婚了。”

看着他原来一脸认真的模样,柚白脸上带着柔和的笑意说到。脑海中渐渐浮现出那个人的身影,他就那样温柔的看着她,满眼都是对她的宠溺,想着,就连脸上都柔和了不少。

“可是....”你先生不是已经去世了吗?

“上官同学,你家人来了。”

上官星落正想说什么,突然欧若的声音从两人的身后传来,只见他缓缓走到柚白身边,看着不远处的一张豪车轻声说到。

“那上官星落你快回家吧。”

“我们也要走了,拜拜!”

柚白笑着看向他,上官星落在两人的注视下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最后的那几个字,沉着脸朝车的方向走去。

“走吧,我们也回家了。”

“好。”

欧若跟在她的身后,看着她娇小的身影心底一片柔软。不管以后小白的身边是谁,他都会站在小白的身边,一辈子守护着她,保护她,直到永远。

书上说,有些人遇到了就是缘分,不遇见也是。他搞不懂人类这些绕来绕去的意思,但是他觉得遇到小白也许真的是一种幸运。

闭上眼,她的笑容会不自觉地浮现在脑海中,鼻尖充盈着的满满都是她身上的清香,耳边是她清脆悦耳的声音,他的脑海中,心里,好像储存着的满满都是她的记忆。但是,他很喜欢这种感觉,不排斥。

郑念晨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