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魔都修道那些年

第28章 惩罚

“这女人想干嘛?”

张青云有些心虚:“根据刚才这女人爆出的粗口,可以判定这女人不好惹,有可能会找过来...”

脑子飞速转动,张青云随即默默给房顶加盖塑料布:“我没干,我不知道,我没看见,我也是受害者。”

女人速度很快,没两分钟,就骑着电驴来到后院屋檐下:“你砸的我家玻璃?”

“我为啥砸你家玻璃?”

原本气已经散的差不多的女人,顿时竖眉:“你为什么砸我家玻璃,我怎么知道,你这是破坏他人财物,是犯法的,你是走公还是走私...”

讹人?

张青云一边压着塑料布,一边小心翼翼避开即将要坍塌的瓦片:“居士,你这是找错人了吧。贫道一直在这里修行,每天除了高空抛物,辛苦成了清洁工,今天房子都被高空抛物砸塌了房子...”

“与我有什么关系,赔我家玻璃...”

“居士,你家在九楼,请问我需要多大力气,需要何物能够砸到你家玻璃?”

女人愣住,眼珠子转动。

“你力气没这么大,可以借助外物啊...”

“请问借助什么东西?”

“杠杆原理懂不懂?”

张青云叹息一声:“贫道从小在道观中长大,没有接受过你们的教育,杠杆原理还是懂得的,贫道却不知道如何运用,请居士演示一下?”

“你想要赔钱,人证物证都有我无话可说,你要是诬赖贫道,那就是诽谤,就是恶意中伤,是要付法律责任的。”

女人皱眉:“刚才我见你在屋顶上,你现在还在屋顶上,不是你砸的我家玻璃,那是谁砸的?”

“居士可以进屋里往上看一眼...”

女人冷笑:“你想干什么?骗我进屋,想要干什么?”

张青云有些无语,这女人长得还行,就是不讲理。

贫道能干啥?

“贫道的屋顶,被高空抛物,一个几十斤的哑铃片砸了一个窟窿,贫道在修补屋顶...”

张青云收拾好了屋顶,爬下来之后,正巧透过窗户可以看到被砸到的那个窟窿:“居士可以自己看,贫道受到的伤害,远比你大得多...”

“哼...”

道观中幽深深的,女人有些怕了。

要是这个道士图谋不轨?

骑着电驴转身就走,女人回头道:“我会报警...”

双眼微眯,光芒万丈,最终光芒归为一点,化为种子落在女人脑后:“女子本弱,为母则刚。单亲家世,孩童有伤。提醒一句,功德可商...”

“注:女子是单亲妈妈,孩子刚满周岁。家中保姆虐待儿童,提醒一句,功德多少可以商量......如若能够解救孩子于水火,功德无量。”

“我要三千六百道功德。”

张青云大喜,直接开口索要。

“可...”

张青云愣住,真可以?

之前曾有过天眼提示,功德无限...最终这个无限只有九道功德...所以张青云对于天眼说的功德可商,是持有怀疑态度的。

猛然一怔,女人骑着电驴即将快要走出道观,张青云大喊一声:“居士且慢!”

女人一个急刹,电驴停住。

扭头,女人问道:“你这是要坦白从宽,决定赔偿了?”

“贫道只是要提醒居士一句,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孩子的安全交给外人,未必是安全的,居士要是家中有摄像头,还要查看一下录像,要是没有抓紧时间安装摄像头吧...”

“哼...”

女人恼怒的骑着电驴就走。

“功德到账!”

三千六百道!

真的是三千六百道!

这一次天眼没有骗他!

体内能量翻江倒海,张青云连忙关了道观大门,进入神堂盘膝坐下开始修炼。

能量在经脉中游走,不断冲击体内经脉,原本的瓶颈自然而然被冲破...三千六百功德生,至此筑基之身成!

筑基境界!

张青云心中大喜,紧接着脑海之中传来黄钟大吕的声音:“筑基之身成,修行功法生...赐《无限筑基功》。”

“嗯?”

这算是意外之喜吗?

睁开眼,张青云感觉浑身轻盈,飘飘欲仙。

意念一动,功法运转,身体轻飘飘的飘了起来。

体内真元不断流失,张青云控制着身体缓慢降落。

“不知道能飞起多高?”

张青云奔出神堂,刚出了神堂的门,顿时满脸期黑。

满园子狼藉,纸屑乱飞,如同飘雪。

苍蝇乱舞,嗡嗡作响。

一阵恶臭扑鼻,张青云无语望天:“贫道就闭关三天,要是三年的话,会不会垃圾淹没了整个天师观?”

三天时间啊...

满院子都是垃圾!

本想尝试能飞多高的张青云,顿时没了心情。

“这是你们逼我的...”

黄昏的阳光照射在身上,张青云身影略显萧索。

掏出一大把如意符,无火自燃,刹那间乌光罩眼,落在院子之中,张青云摆出一个姿势:“天地无极,万里追踪,物归原主,拍你脸肿!太上老君...”

“哗哗...”

“砰...”

刹那间,东西两栋楼房,从二楼开始,不少窗户玻璃破碎,惨叫声此起彼伏。

“喵呜...”

胖胖就在垃圾堆中,突然升起的垃圾,把它托起几米高,惊慌失措的胖胖,直接从垃圾堆上摔了下来。

张青云打了一个冷战,只见原本密密麻麻的垃圾,就像一层云飘上空中,井然有序,比判官判案还要准确,精准无误的杂碎玻璃,落在各自垃圾主人房里...

有些没关窗户的房主,垃圾直接盖在了脸上。

“有朝一日怒吼起,无尽垃圾滚滚飞...”

“滚滚垃圾满天飞,拍死这群缺德鬼...”

张青云心中舒畅,心中郁郁之气瞬间消散。

“那个天杀的乱扔垃圾!”

“那个天杀的乱扔垃圾...”

“那个天杀的缺德鬼,砸我家玻璃...”

叫骂声此起彼伏,在楼栋间回荡。

抬头,看着十几个探着身子叫嘛的人,张青云冷笑一声:“谁扔的垃圾,就是骂谁的...不惩罚你们,以为贫道是善男信女?”

掏出十几枚炸裂符:“撕烂你们的嘴!”

炸裂符无火自燃,刹那间落在正在破口大骂的这十几个人嘴里。

“轰...”

炸裂符瞬间在这些人嘴里炸开,血沫崩飞,牙齿脱落:“哼,这只是初级炸裂符,要是贫道心狠,你们吃饭的家伙都给炸没了...”

瞬间,天地安静了。

“啊...”

惨叫声在寂静了几秒钟的天地间飘荡,犹如鬼哭狼嚎。

“咔...”

空中电闪雷鸣,霎时间大雨倾盆。

惨叫声,被淹没在雷鸣之中。

新巢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