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要入赘

第18章 一个儿子三个贼

“王妃,您可是要做白玉鱼丸?”新来的严厨子看着砧板上的大皎白在大厨的手里变成一团的晶白的鱼蓉,一脸的肉疼。这样新鲜又大的皎白鱼用来做赛螃蟹也好,做黄金松鼠鱼都是上上品,可是用来做鱼丸就有点暴天物殓了。

不过这话他也只在脑子里转了一下,就抛弃掉了。

自打王爷受伤以来,他的一日三餐外加膳食补药都由王妃负责安排,甚至只要身体状况允许,王妃都会亲自动手替王爷做膳食。

依他们来看,王妃的手艺不过是寻常妇人的水准,甚至一些食材还根本就拿不上台面,可偏偏就是这样简单的食材却能做出让他们都忍不住滴口水的美味来,甚至今儿中午那一顿饺子直接把三位世子给吃哭,真不能不让他佩服。

桃夭点头:“你会的话,就去替我准备一会儿用得上的配料。”

严厨子马上满口应下,屁颠屁颠的跑去准备。

桃夭将鱼蓉放进洗净的大木钵里,轮起两把小木捶用力捶打,一边打,嘴里还一边骂着:“不知好歹的家伙,你给我等着……”那凶狠地气势吓得知道她在生谁气的翠碧翠玉大气都不敢声。

直到木钵里的鱼肉被捶打成了棉细而有光泽的鱼桨,手臂都抬不动了,桃夭这才住了手。她拿往钵里中加入盐、四个蛋清、半杯早就放在外面冻着的净灵水,再用力把鱼浆往一个方向搅拌,直搅鱼浆到黏在手心不往下掉,这才动手将鱼浆挤成一个个汤圆大小的丸子丢进早旁边的水盆里。

瞧着一个个白洁的鱼丸浮在水面上而不往下沉,翠碧都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戳:“怎么浮着?”鱼肉不该沉下去的吗?

桃夭手上的动作没停,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她只知道要达到这么个效果,鱼丸才好吃。

她洗净手,往热锅里倒上油,待油热后,把鱼头鱼尾还有鱼骨丢进锅里炸至金黄,往锅里倒入一壶开水,仔细的打去浮沫,加上一把葱结,煮到鱼汤变成奶汁一样鲜白,她才把葱结取出,慢慢的将一半的鱼丸加入锅里,改成小火慢炖。

奶白色的鱼汤在锅里咕噜咕噜冒着泡,鱼丸随着汤在滚里翻滚,浓郁的鲜香味随风飘遍了整个王府,甚至爬墙而出。

闻到这股香味的人都忍不住停下了手中的活,抬着脑袋用力地吸着空气里的香味,重重地咽下快要溢出来的口水,要不是脑子还清楚自己是什么身分,香味从何而来,只怕脚早就不听使唤去抢夺美食了。

吩咐严厨子盯着鱼丸汤的火候。桃夭又拿了个干净锅架在旁边的灶台上,手脚麻利的倒上少许菜油,将一些沥净水份的鱼丸倒入锅里,拿勺子轻轻搅动,直到每个丸子都炸成了金黄色,才将鱼丸捞出放在旁边备用。

就着锅里炸鱼的剩油,她往里捏碎个番柿,又切了个酸桔丢了进去,用勺子慢慢碾成沫,再加入一勺白糖,一勺陈醋,半杯清水,小火熬成酸酸甜甜的酱汁,均匀的淋在了炸好的鱼丸上面。

桃夭满意地带着自己的成果回到正院,得意地吩咐翠玉将两道菜摆在桌上,还特意摆在了靠向里间的那个位置上,然后等着某只馋虫等不住跑出来自投罗网。

就算睡着了,也该饿醒了吧。

桃夭故意把碗筷弄得叮当做响,翠玉知趣的进去请示,没一会儿小心翼翼的从里间出来,偷瞥着桃夭的脸色:“王爷说胃口不好,不想吃。”

不吃?

他狠啊!

桃夭刚刚的那份得意瞬间就一散而空了,火气哗哗的冒了出来,起身冲了进去,冲着床上奄奄一息的元辰就吼:“你想做什么?”

“你说中午不让我吃你做的菜,可我也不想吃其它的。”元辰一脸的坦然。

桃夭:“……”

他这是持伤要挟!

她想一巴掌将他扇到三里外。

自己一肚子的憋屈气,与他的身体状况,桃夭恨恨的选择了后者:“今天就算了,不过,你给我记着!”

宁得罪强者,别得罪小人,何况她还是个女人。等到他伤好了,她会新帐旧帐跟他一起算。

“出来,吃饭了!”桃夭板着脸,很不情愿地道。

元辰板着脸,不为所动:“你不必委屈自己出尔返尔,我少吃一顿没事的。”

“我不委屈,没你陪着,我吃不下。请王爷起身陪我一起吃,行不行?”桃夭磨着牙,恨不得扑过去让他脸上开桃花。

元辰扶着床柱慢悠悠地起身,还一脸的我为你着想:“若你诚心想邀,那我也就不坚持了。”

桃夭扭头就走,就怕自己走慢了,会恨不得真扑过去给他两口。

她的手还没碰到门帘,元辰已经抢先一步先出了门口,害得她径直撞到了他的后背上。

“我的鼻子……”桃夭捂着鼻子蹲了下来,他的背是铁铸的吗?

“这是什么菜?”一个不算陌生的声音响起,吓得桃夭身体僵硬,都忘了鼻子处的疼。

“父皇,您不会是来我府上吃饭吧!”元辰看着坐在主位上,把桃夭精心做的两吃鱼丸拖在自己面前,飞舞着筷子吃得不易乐乎的曜皇,脸黑得能滴下水来。

“不过是一餐饭,你何必这么小气。”曜皇指了指桌上的两个里头各有七八个丸子的白瓷碗:“诺,本皇特意给你各留了一些。”

若不是亲儿子,若不是还在养伤,他真不想给他留的。

不过,想到这两道菜是桃夭做的,曜皇的脸上浮现了些不太自然的神色。他答应了元辰不计较桃夭伤他之事,但心里对桃夭还是有着几分不满,所以明知四王打的是什么主意,故意把事甩给了元柯他们,好在为难四王的同时,也借着元柯他们的态度给桃夭一记当头钟。

可他没想到元柯他们壮着胆子跑到元辰的府里来讨要说法,最后却被一碗饺子给收买了。

一碗饺子就能让那三个傻小子倒戈?有这么好吃吗?

呃,瞧着元诺他们一个个嘴肿如肠,脸色赤红,不停的张着嘴往外吐气的狼狈模样,他更宁愿相信他们是被元辰给打了。

带着这些疑问,他特意过来赶个晚膳,看看桃夭到底有什么特殊手艺,可以轻易的左右他人。

刚刚,他才刚进九王府的门口,就闻到了一股很甜很酸,还有一种鲜美的味道,连他这个平日不太注重口腹之欲的人,也起了馋心。

沿着香味,他一路到了正院,看到桌上摆着的那两道不起眼的菜之后,他就忍不住想要试一下,可这一试,他就忍不住了。

简直妙不可言……

扫了一眼两个小碗里的十来个丸子,再看向曜皇面前那跟小坛子一样大的海碗,元辰的脸上估计能刮下三层黑灰:“那是我的!”

桃夭急得忙掐他的后腰,小声劝:“一会儿再给你做。”

她知道出了那件事后,曜皇肯定不会她,她也没想着要怎么低声下气去讨好曜皇,但是总不能让元辰为了她跟曜皇反目吧。

“本皇是你老子,吃你两道菜怎么了?”曜皇也怒了,还不甘心的指了下桃夭:“这不是她做的吗,你再让她给你做不就好了。”

“她是我的王妃,不是我的厨子!您想吃,让你的后妃们给您做!”元辰直接上手就去抢海碗,曜皇哪里会让他得逞,死死护住海碗,老羞成怒地喝斥道:“怎么,她是你王妃,就不能孝敬本皇了?”

元辰这才停了手:“没错,您是我父皇,也是她的父皇,她孝敬您是理所当然。”

曜皇这才发现自己为了一口吃的,被这黑心小子给带入了坑,顿时觉着嘴里的丸子都不香了。

桃夭从元辰身后探出头来,不可置信地看向曜皇,小声问:“您这是……承认我了?”

“当然,你还不快去见过父皇。”元辰将桃夭推到面前,示意她行礼,桃夭乖巧地顺着他的意思,跪下给曜皇见了个大礼。

曜皇本想再言语含糊一下把刚才的嘴语给抹过去的,对上了元辰黑幽的眼神,只得摆出一只手,无力的晃了下:“起来吧。”

元辰可没那么好打发,一手拉起桃夭,一边继续提要求:“您受了她的孝敬,就不赏赐她点什么?”

曜皇咬牙切齿:“你别得寸进尺。”

他能承认桃夭,就已经不错了。

元辰微微拧眉,直接将话戳破:“难道我的王妃,在您的心里就这么不被待见么?”

桃夭急得直拽他的衣襟,元辰不为所动,直勾勾地看着曜皇。

曜皇更加觉得自己今天来,还吃了桃夭亲手做的菜就是一个错误。不过转念一想,他今天就算不犯这个错误,他一天不给桃夭正名,自家这儿子也就一天不会善罢干休。

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发狠的往嘴里塞了两个丸子,吃下去后,才道:“叶石,去取红玉霜风冠给九王妃。”

“昨儿南渊送来的朝贡里不是还有一斗南冰海珠么。”元辰还嫌不够。

曜皇差点没被丸子噎着,怪不得老话说,一个儿子三个贼!

“行,一并给了。”

黑发安妮

作家的话
不喜欢吃鱼,但不得不承认,手打鱼丸好吃……尤其是下火锅……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