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陷仙

天一陷仙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8章  杜灵儿

隆冬的瑞雪悄悄地下在寂寥的深夜,围绕著城主府内城上的兵士,认真地执著夜勤,四角箭塔裡的兵士,丝毫不敢鬆懈,睁大眼睛提起十二分精神地注视城下的动静。

偶然,远处传来狗吠声及夜梟声,更增添月夜的静,彷彿大地一切事物都已睡去。

包覆在高大内城城墙裡的是一大片豪华奢侈的建筑群,以主殿為正中心,採五行八卦阵各自耸立数十座古朴典雅的楼阁,星罗密佈的通路上,每三十步就放置一只烧著巨大鲸油的灯台,数十万只灯台将城主府照耀得有如白日一般。

每间隔一柱香时间,即有一百五十名厚甲卫士持枪巡逻,整座城主府除了卫士的脚步声及甲冑磨擦声,就再也没有任何一点声响。

今晚,城主杜宇中并没有在任何一位姨太太的房裡睡觉,而是一个人躲在地宫修练。

极少数的人才知道,主殿底下深达十餘丈,有一处极為隐密的地宫。

地宫长一百五十丈,宽两百四十丈,高一百丈,四面以厚实的青岗石层层堆积而成,每一面石墙上俱镶著一枚拳头般大的夜明珠,夜明珠闪著耀眼的光芒,地宫任何一个角落都清楚分明。

穿著紫色长袍的杜宇中,紧闭双眼,凝神祭练他的法器—青冥鞭,只见一尺长的青色长鞭,贪婪地吸收由一百五十块上等木系灵石所摆的聚灵阵灵气,不过三息时间,灵石化為轻烟,而青冥鞭上的青芒略略加深一点。

他将青冥鞭收入百宝袋,轻呼一口气,这青冥鞭可是他花了好大的工夫,央求天一门的练器长老為其量身打造,可硬可软,可长可短,可怕的是它具有吸收灵气的附带功用,对敌时拍击对方护体神光,同时可掠夺对方的灵气為己方所用。

只是这法器提升必须要花费大量的上品灵石,虽然他算得上富甲一方,但这海量的消耗可是吃不消,因此青冥鞭仍然停留在四阶品级。

“杜可,何在?”杜宇中冷冷道。

矮小白髮的老管家杜可立即从地宫巨门外进入,递上一杯玉露茶,这玉露茶是由百草门精製的玉露丹浸泡天山雪水而成,比培元丹还要高上一级,当然价钱更是昂贵,一粒玉露丹要价十块中品灵石。

杜宇中喝了口玉露茶,原本苍白的脸略略回復红润,大量流失的灵力得到补充。

“事情办得如何了?”杜宇中沉声道。

“回稟老爷,十箱上品无属性灵石已準备完成。”杜可道:“目前已由专人送往赤玉城。”

“很好,灵儿的嫁妆清单上又完成一笔。”杜宇中高兴道。

长久以来,杜宇中的梦想即是成為内门弟子,但是天一门人才济济,每个人背景都十分雄厚,根本难以晋身,就算要靠十年一次的门内大比,他也自认比不上那些拥有庞大资源,能够将玉露丹当饭吃的千年修真家族子弟,因此他必须要走偏门,透过关係,他搭上了天一门大弟子盛秋雨这条线,表面上提供矿石给天一门,其实十之三四都进了盛秋雨的口袋,而盛秋雨这棵大树也同意庇荫杜宇中,因此任何一个修真门派都对杜宇中保持一定的敬意,毕竟得罪未来天一门掌门人的嫡系人马,那可是傻鸟才干得出来。

不过,杜宇中并不因此满足,他的生死荣衰必须牢牢地绑在盛秋雨身上,因此他想将自己的唯一的女儿杜灵儿嫁给盛秋雨当妾。

盛秋雨婚事早定,其妻子乃是掌门人丹阳子的独生女,虽然当妾是有点丢脸,但是能够成為更有力的关係,这对杜宇中来讲仍是值得的,自己的女儿称得上是国色天香,但单凭这点还是不够,.必须拿出够份量的嫁妆才行。

他在十年前辗转得到一份上古残卷,上面记载著元婴丹重要材料之一的水系至宝十二品碧玉莲子的生长处,因此他积极策划要将碧玉莲子弄到手,当成嫁妆,一併送给盛秋雨,盛秋雨目前是金丹期上品巔峰,等待的是冲击元婴期,但这元婴丹就算是千年巨门的天一门,也是难能可贵,因為炼製材料几近乎绝跡,所以这碧玉莲子盛秋雨是无法抗拒的。

现在这颗十二品碧玉莲子正放在他随身的百宝袋中,他感觉自己的未来是一片光明。

“灵儿,目前修為到哪了?”杜宇中突然想到转身一问。

“稟老爷,小姐刚刚达到凝脉期初品。”杜可回道。

“很好!”杜宇中指示道:“光是窝在府裡修练,是没办法提升,派赤金及西午带著她到鬼哭森好好试练一番,不过记得吩咐他们,不要过於深入。”

“遵命,老爷。”杜可道。

“啟稟老爷,护军军长黄宏请示退休,可否答应?”杜可小心看著杜宇中的脸问道。

“哼,那老鬼不是退休,根本就是想回朝阳宗復职。”杜予中冷哼一声道:“准他退休,同时在明年的矿场考核中提一个优良的散修上来,那些门派子弟我不想再用,他们一心只想监视我。”

“是,老爷。”杜可道。

“退下吧。”杜宇中道。

杜可恭敬地离开地宫,杜宇中沉思一会,『碧玉莲子在我手上的事,如果传开,对我可是不利,必须要预防风险发生。』

他凝视虚空半刻鐘,最后沉沉地嘆了口气,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

缓缓从百宝袋中掏出天一门的传讯神符,打了一个神念进去,以灵力点燃,一道神光穿过天花板射向天际。

“有金丹老祖坐镇,看谁敢来动我。”杜宇中苦笑道:“代价很高,但非常值得。”

就在同时,位於东方青龙方位上有座满佈花草的小园子,隆冬的瑞雪似乎在这个园子止步了,整座园子像是处在春天一样。

原来园子四周设有青木流云法阵,阵眼上摆著木系中品灵石,法阵全年无休运转,因此夏秋冬三个季节未从降临在这个园子,百花盛开,花团锦簇,美不胜收。

园子裡有条小河流过,河裡放著几条金锦鲤,河上架有一楼亭,楼亭上是雅致的三层楼阁。

这就是城主独女杜灵儿的居所—如梦阁。

杜灵儿今年十五岁,身材娇小,长得是清灵可爱,如空谷幽兰一般。

但性子相当蛮横,不讲道理,稍有不如意,动輒将下人打死,因此服侍她的奴僕均是战战兢兢,深怕死在她的鞭下。

杜灵儿拥有一条三阶的法器,名叫红蛟鞭,是用一条三阶红蛟的脊椎及少量的星石、火云石锻造而成,带有火系的属性,挥动时鞭上附有燃烧属性。

今晚,有个小女婢不慎打破她一只玉碗,杜灵儿气得使用红蛟鞭抽死她,可怜那小女婢肉体凡身,怎受得了凝脉期修士以法器折磨。

“哼,没两下就死了,真是不耐抽。”杜灵儿阴冷地喝了口玉露茶。

身旁的僕人立即将如焦碳般的尸体拖走,收拾现场。

“小姐,可别气坏了身子。”随身老妈妈杜大娘安慰道。

杜大娘乃是其母陪嫁过来的丫环,自小照顾杜灵儿,自从其母死去,就成為她的母亲代替品,修為是练气期中品。

“杜妈,我不想嫁给盛秋雨当妾。”杜灵儿嘆道。

“嫁给盛秋雨那裡不好,他可是天一门未来掌门人呀。”杜大娘道:“现天道十门之首可是天一门,到时候可是比燕皇地位还高。”

“可是…听说盛秋雨的老婆是个醋罈子,架子可大的很。”杜灵儿忧心道:“嫁过去,日子可就难过了。”

“放心,听说老爷準备了一份极珍贵的嫁妆,谅那个盛秋雨不敢对妳胡来。”杜大娘黯然道:“到时候我们就要分开了。”

“我不要跟妳分开呀。”杜灵儿投入杜大娘的怀裡。

“放心,夫人在妳我之间种了血链蛊,不管是天涯海角,我们都能够互相感应,就算我不在小姐身边,也等同在妳身边。”杜大娘嘆口气道:“唉,小姐,老奴已经老了,到时候玉儿跟青儿都会陪嫁过去,妳不会孤单寂寞的。”

杜大娘疼惜地摸摸杜灵儿的头髮。

正当两人依依不捨之际,门外走进老管家杜可。

“小姐。”杜可恭敬道。

两个人难分难捨地分开,杜大娘恢復成奶娘,而杜灵儿则是又掛上冷漠的表情。

“老爷刚下了指示,要求小姐持续修练,為了更加精进,两位护军军长会陪伴小姐到鬼哭森歷练,但不可过於深入。”杜可一句不差地将话带到。

“知道了。”杜灵儿挥挥手不耐烦的打发杜可离开。

“太棒了,总算可以离开府邸。”杜灵儿开心地手舞足蹈,自她有意识开始,根本没有离开过城主府一步。

“老爷对小姐的期望很深,希望小姐能够将心思放在修练。”杜大娘认真道。

“这我知道。”杜灵儿嘴上是这样讲,但一颗早飞得老远,她心想到鬼哭森试练之餘,可以好好逛逛赤玉城,甚至跑到燕京也行。

登时心情大好,唤来贴身ㄚ环玉儿及青儿,不断指挥下人将她好几大箱衣服全排开,好让她可搭配『练功服』。

杜大娘心满意足地看著杜灵儿,她一生未嫁,把整个心思全放在杜灵儿身上,其实她对杜灵儿早有盘算,她在南海灵霄宫有些人脉,本来打算送去灵霄宫修练,但杜城主的打算更加精明,能够成為盛秋雨的妾,其地位可胜过一些小门派的门主,所以把盘算打消。

心想,如果杜灵儿出阁了,自己的任务就算了结,她会回到南海灵霄宫去,继续潜心修练。

好歌剧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