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你再爱你一次

第18章 爱情的拾荒者

第十八章爱情的拾荒者

大学第一学期都快要结束了,王磊没学到谈恋爱,抽烟倒是进步神速,连吐烟圈都会了,一下课,就跑去厕所里面腾云驾雾。关于谈恋爱,他倒没有像要临考时要交出答案的惶恐,毕竟每次考试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及格,他算不开窍的那个。他脑海里只孤独存一截血肉鲜明的回忆,他不知管她叫不叫爱情,或是友情,甚至友情都算不上?可她委实在他的脑海里经历过,如果这也算是谈过恋爱的话,那她就是他的答卷。

红星学院在环境幽雅的郊区,的确是个读书的好去处,王磊大一的时候才明白上网是怎么回事,那年他刚过20岁。王磊在寝室里和同学聊天打扑克牌,又听到一句:“大家快看,罗大嘴的网友来了!”罗虎不在!她听到说话声,走了进来,两只手插在裤腰子口袋里,很是潇洒模样。她一开始和“外国人”说话的,外国人和罗虎是死党,只一个劲的问他下落,外国人说不知道,王磊冲着网友两字,看她一眼,王磊似乎想在她身上找到与网络联系的东西。她上衣服紧身红裳,下身着件白色裤子,男士发型,皮肤白净,很阳光的一女孩。天生热情爱笑,一对眼睛仿佛会说话。似曾相识,女孩额前的一波刘海正好是诗人眼中“忧愁的黑夜”。同时,她注意到王磊在看她,竟没有和他说话。

那个晚上,天气冷且阴沉,像人受了委屈一脸严肃。王磊和几个室友去上通宵网,第二天一早回来,王磊一开门,吃一惊,她和罗虎睡在他床铺上,他退了回去。随后,战争爆发了,罗虎“老婆”(所谓老婆是同居)过来撞见了。她是个很MAN的女孩,性情烈,一生气,南拳北腿,低头弯腰扎马步,几拳几脚就砸了他们全寝室玻璃,又哭又跳,披头散发吵闹着要跳楼,女生三部曲就差上吊的直播环节,现场吓得外国人赶紧去把绳子布条收藏好,因为他真怕她会吊死在他们宿舍,人命关天,刻不容缓,他赶紧帮忙去拉住,寝室里的小胖也过去帮忙。女孩只是少说话,她一看形势不对头,不知道什么时候溜走了。接下来,便是他们无穷无尽的吵闹,不开心弥漫在整个宿舍空气中,用了缩小镜也嫌大。后来什么情景,没有人去打听,只知道他老婆并没有上吊,也没有跳楼。

丁光辉倒是很好奇,这芜湖网友就那么容易能进男生宿舍了?一定是楼下风烛残年的老宿管老儿轻易给放进来了。要不一包烟,甜甘蔗,又或是苹果?这好处费也是五花八门,真担心宿管老头那天会被香烟熏死,甘蔗甜死,苹果会把最后一颗牙磕掉。宿管老头也是有名有姓的,姓万叫里云,想必他的生父也是有文化的人,他出生那天难保不是万里无云,天气晴朗。此刻女生应该改口叫称呼他“万人迷”,“万事大吉”,所有想进入男生宿舍的女生心目中的“万事如意”。全宿舍男生应当叫他“万万没想到”。二十年后,任何一家网络公司都带一朵云,这是时代的一个缩影进步,但是恰恰证明了太随意,这和二十年前的“万里云”太随便,如出一辙,女生来男生宿舍太随心所欲,自由得不像话;男生去女生宿舍倒是像插翅难飞,天方夜谭。可见,这天下原本不公平。一个学校两种制度,响应了一国两制,高度自治,倒也相安无事。直到有人在女生宿管也看见了香烟,甘蔗和苹果,就间接联系这男女宿管阿姨大爷会不是是一家亲,其实,最后得出结论,那是男生想用此糖衣炮弹如法炮制,结局最后可想而知,女生宿舍终究是“女儿国”禁地,没有一只鸟能飞进去,当然人也没有,所有加起来就是一帮鸟人在女人国宿舍楼底下终年候着活动,难免出现候鸟,长颈鹿,或是颈椎劳损,宿管阿姨是千年难遇的人才。所以男女同学当毕恭毕敬,继续尊重,从此宿管门前浩浩汤汤排起了长队,有约会的女生像是有家长认领的孩子,满足的不亦乐乎。单身汪看别家男朋友都是鄙夷和不屑,极其有内容,脸色都不屑一顾,走路都快马加鞭,这会子下雨的天气,留下了一地马蹄印。

接下来的几天,罗大嘴寝室有接二连三的电话,一接就知道是她,罗大嘴他老婆过来闹了一场,他有些不敢,干脆逃避她!她那边又是个不甘心的人,就来学校继续来找他人。

周日一大早,她找到他们的寝室,问每个人罗虎的下落,他们只摇头。她就在寝室里坐等。等到中午吃饭时候,王磊几度尝试着和她说话,然而,他们真的聊了起来。知道她家是在芜湖的,她说她和小虎在网上认识4个月了,小虎去过一次她家里,还吃了她亲手做的菜。她好久没来见小虎,就来合肥找他了。他直接叫王磊的名字。

“王磊,小虎是喜欢我多一点,还是喜欢她多一点?”她指的是罗虎同居女友。

王磊沉默一下,说。“你问自己,你应该你知道的。”她然后不语,王磊知道自己直言不讳。

“我不知道,不知道就怎么来这里了。我真的不知道!我是不是很好笑,我在罗虎眼里是不是一个笑话?”

王磊接过话像是安慰她,又仿佛自言自语。说:“人生原本就是一场经历的光阴,有时候笑笑人家,有时候给人家笑笑。大可不必太较真,坏了自己心情。”

她的眼睛马上就湿润了,王磊联想到女人真是水做的,仿佛眼睛里有一个暗藏机关,只一眨,眼泪就跟着落下来。慌得他们几个扒饭的筷子停下来,空气里都有哭泣的味道,快餐店狭小且夹杂炒辣椒的味道,直熏得人想冒眼泪。本来这顿饭都不好意思让一个女生请客的,但是她很固执,硬把宿舍几个人都叫上,那次除了老大外出活动没来。

寝室里曾老大那个周末有事去市里了,正好不在。她就将就睡在他床铺,也就是在王磊上铺。睡前,她招呼他第二天早起喊她去上班,提醒自己别迟到。那天,天气很好,寝室里他第一个起来,王磊喊她几声,就像喊很熟识的人,是那么自然贴切,像贴一副膏药,不知道为什么,他心想。她答应了,甜甜的,心情很好。

王磊下去吃早餐,迎面吹来清凉的风,路也变得开阔。回到寝室,王磊把早餐很自然的递给她,她接过了,起来用王磊的牙刷,他为她端了水。因为她不能进男生洗漱房,后来,王磊不经意间回想起这一幕,想必那也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这是后话。

等到王磊中午放学回来,走到隔壁寝室时候,室友递来一纸条。上面写道:“王磊,我上班去了。你给我的早餐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谢谢你!想起我,就打电话给我。”下面是她的电话号数。

王磊在她走后的第二天,他还是忍不住照她的话做了。中午吃饭时间打电话给她,电话接通了,王磊有些陌生的激动起来,这种感觉他曾在高中有过的,他管它叫初恋,他作一个深呼吸,她一下子听出是王磊的声音,好高兴叫了他的名字,王磊感觉一阵轻微的晕意涌上心头,短而简单几句话,仿佛和她相处了许久。王磊甚至用眼想象她的美丽身段,用耳朵去感受她声律的大小,用鼻子能嗅到她轻微的体香,是的,他指尖似乎触到她白皙的手,然而,这仅是一瞬的安慰罢了。

少年火风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