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占星师

第7章 贪婪与邪念

秦勼用灵力探视到,苏湫芸已经到达第二关,苏湫芸兴高采烈的跳起来,大声呼喊着:“我来到阴阳神柱了。”

苏湫芸眼睛扫视前方,阴阳神柱悬浮在半空中,每根神柱上,都有一个字,分别是:天,地,玄,黄。

阴阳神柱是测试人心中的善与恶的,每一根神柱所测试的方式有所区别。

四根阴阳神柱一旦开始旋转,必须在神柱旋转四圈之内,选其中一根神柱作为考核。

阴阳神柱落地后,开始转动,第一圈,第二圈,马上就要到第三圈,苏湫芸脑海中又浮现出一个玄字。

秦勼见苏湫芸缓缓的伸出手,想选那个玄字柱,焦急的喊道:“苏姑娘,别选玄字。”

墨广百面无表情道:“她听不见。”

“我知道她在里面听不见,但是千万别选玄字,玄字柱可是这四根神柱里最难的,选了玄字柱,就要加上穹炎烈火的考验。”

苏湫芸正在犹豫着该选哪根神柱,哪里听得见秦勼说的这些话,哪里又会知道玄字柱是最难的,更不知道选了玄字柱,就相当于同时接受双重考验。

苏湫芸抬起的手,悬在半空,没有敢指上去,心中有些迟疑,为什么刚才脑海里只出现一个玄字?

难道是只选玄字柱,还是说只有玄字柱不能选?

她揣测着玄字的意蕴,如果不能选择玄字柱,那就只能选择天字柱,地字柱和黄字柱。

秦勼看到了苏湫芸又抬起手,往前面的天字柱靠近,舒了一口气:“总算选对了,没错,苏姑娘,就选天字柱,天字柱适合你。”

墨广百疑问道:“你怎么知道天字柱适合她?”

“人的心中多少都有些邪念吧,如果选了玄字柱,再加上穹炎烈火,那她这微薄的身体怎么受得了这种双重考验。”

秦勼刚说完,回眸间,又看到苏湫芸缩回手,着急道:“苏姑娘,快选啊,别犹豫,就选天字柱。”

神柱马上就要转到第四圈,如果再不选择的话,转满四圈,考核者将直接被弹出去。

苏湫芸提心吊胆,鼓足勇气,再次抬起手,一手指在玄字柱上,感觉好像没什么动静,难道是选对了?

瞬时,玄字柱上燃起红色的火焰,火光闪烁着,看着就让人不敢靠近。

秦勼看苏湫芸已经选了玄字柱,一手拍在了自己脑门上,叹了口气道:“都怨我的那张符,不然你也进不了仙风禁地,也就不用接受这么残酷的考验了。”

墨广百在一旁,听着秦勼聒噪又激动的自言自语,斥道:“注意仪态!”

秦勼安静下来继续观看苏湫芸!

墨广百目视前方,这时的墨广百也正在用灵力,探视着苏湫芸的一举一动。

玄字柱朝着苏湫芸移动,上面呈现出善与恶字。

“善恶?人心之善恶,阴阳之两面,如同眼前的这根阴阳神柱一样,善恶本一体,皆由心中念,善恶皆由心,一体同根生,人之本性原本空寂无形无相,非善非恶。”

穹炎烈火离开玄字柱,落到地上,铺展开来,形成一片火海。

秦勼又再次看向墨广百道:“这火,怎么掉下来了?遍地都是,让苏姑娘怎么走过去,今天的穹炎烈火怎么和以往也不同?”

“那是因为她心中没有一点邪念,穹炎烈火包裹不住阴阳神柱,自动落下的。”

只见墨广百微微皱眉,看着苏湫芸走过去,穹炎烈火的火焰,渐渐的变小,然后火光慢慢散去。

穹炎烈火和玄字神柱都消失后,苏湫芸深吸了一口气,喃喃自语道:“看着挺吓人的,其实也没有那么难。”

秦勼起身,激动又诧异:“苏姑娘通过穹炎烈火和阴阳神柱的考验了。”

这世间竟有如此纯净的人,走过穹炎烈火,完全没被穹炎烈火灼伤丝毫!

秦勼继续用灵力探视,可突然画面感有些模糊,略微疑惑:“怎么突然看不清了?”

墨广百单手抬起一挥,一缕白光呈现出一个清晰的镜面,镜面里是苏湫芸来到了第四关和第五关:剑雨琴音和净心尘桥。

秦勼道:“墨宗主,今日考核的弟子,果真与往日大有不同啊!”

“此话何意?”

“能让墨宗主不惜耗费灵力打开观空镜的,少之又少。”

秦勼见过往年无一考核弟子,会值得这个傲娇的墨广百,能耗费灵力打开观空镜。

观空镜可以全方位看到考核的弟子,当下所处的位子,并且比用灵力探视得更为清楚些。

墨广百冷声道:“我只不过是让你看得更清楚些,免得你又在一旁聒噪。”

是吗?这墨宗主何时会为我着想了?秦勼心里是这么想的,但也不敢说出来。

瞟了一眼墨广百,开启观空境,以他对墨广百的了解,应该是想看得清楚苏湫芸如何走过净心尘桥吧!

净心尘桥是所有考核里最难的,考核的弟子走上尘桥,随着雨落琴声,尘桥会不断晃动。

往年的一些弟子,听到琴声,会在尘桥上,被晃得无法前行,有的被晃得直接坠落桥底。

琴声起伏,雨落下来,如果一个人的心灵里,藏着贪婪,那落下来的雨,就如同一把把剑,刺进人的身体。

在尘桥上,变得痛苦不堪,寸步难行,只要走不过净心尘桥者,都算考核失败。

秦勼和墨广百在观空镜中,看苏湫芸来到了静心尘桥。

苏湫芸刚走到桥边。

“叮叮咚咚!”

从不远处传来婉转连绵的琴声,她抬头眺望,刹那间,雨落下来,淋湿她红色的长衫。

她伸开双手,拥抱飘落的雨滴,在尘桥上,原地旋转了几圈,红色的长衫如同从空坠落的红色花朵。

雨落在苏湫芸的身上,清晰凉爽,优雅的琴声围绕着尘桥,像一条清澈的小溪流过,柔美恬静,让她的心灵感到平和!

墨广百从观空镜中,看着苏湫芸脸上的微笑,灿烂无比,竟没有被剑雨琴声所影响,这世间,心里竟有不贪婪的人。

雨中听琴,的确是件浪漫的事,虽是好听,但也不能久留,苏湫芸想到这是在考核,就往前走去。

净心尘桥如同睡着了一般,静静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任由苏湫芸往它身上踩踏过去。

秦勼从观空镜中看到这一切,兴奋道:“越来越有意思了,难得看到今日的净心尘桥,如此安静。”

余音袅袅,苏湫芸手舞足蹈的一直走,走过尘桥,回头笑道:“我走过尘桥了!”

秦勼嘴角微微上扬:“有趣,着实有趣,往年的一些弟子中,被琴声震晕在桥上,有个别弟子还是爬着过桥的。”

秦勼说话间,一眼看向琼曳,琼曳知道秦勼是在说她,羞涩的低下头去,她想起那时过尘桥,就是被琴音震倒后,爬着过去的。

红米三忠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