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手术室打怪那些年

第109章 顶级解剖,开玩笑的?

常威隆之所以是这么劝说闵教授,主要还是因为陆成完美地跳过了闵教授布置的坑,这种自限性疾病根本不需要治疗,而闵教授诱惑性的问陆成怎么治疗,非常容易让陆成巴拉巴拉地讲个一大堆。

而根据常威隆对闵教授的了解,陆成避过了一个坑,很容易就再次给陆成布置几个坑探探陆成的底子在哪里。这样才好因材施教,这是闵教授一贯的习惯,但是平时是平时,今天的确是手术日,八点要准时开始手术!

闵教授也只能略有些恋恋不舍地放过了陆成……

……

手术室,18间。

骨科有四个手术室,分别是5、6、17、18分别对应骨科四个病区。

这个手术室的分配,也是很有讲究的,最早的湘雅二医院外科大楼就只有十二个手术间,当时分科也没现在这么细致,所以就只有五六间,后来分出来了骨科三病区后,加了一个17间。

再后分出来了骨科四病区之后,本来是29间的,但是骨科四病区也是骨科三病区分出来的关节外科和运动医学,为了两边方便交流,就与本来属于神经外科的18间换了一个手术间。

骨科四病区的手术室就是18间,由闵教授和胡教授两个人轮转用。

闵教授是科主任,轮一三五,胡教授是二四。这边的手术日和值班医生是谁没关系,只与哪一天归那个教授手术日有关系,就算你刚值完班,但是自己的病人有手术,不好意思,也得撑着上去。

今天是周三,所以属于闵教授的手术日。

一行人查完房后,周四没有需要安排的手术,几乎所有人都一股脑地挤到了手术室去。

季末作为研二的研究生,轻车熟路。

从摆体位开始帮忙,一直到洗手消毒铺巾结束,台上总共站了有闵教授,常威隆副教授、朱历宏主治医师,林辉总住院和季末五个人。

最早的一台是关节置换术,闵教授一般习惯六个人进行合作。

他主刀,常威隆抬腿摆术中体位,三个人拉钩,一个人在术中调骨水泥。

“邓志,今天咱们科室里,多了个新面孔,要不你先休息一下,让他上台来试一试?”闵教授客气地对邓志说。

有两个目的,第一个是让陆成感受到骨科四病区的温暖,第二则是继续试探陆成的底线在哪里,来了科室,他作为教授和病区主任,就有带教的责任,虽然陆成可能就是搞三年的研究生,但是闵教授还是喜欢多教一些。

作为教授,可不是给病人叫着好听的,他必须要担任起带研究生、进修医生和规培医生的教学任务。

邓志老混临床了,多不多一台手术助手,对他的提升不大。

但是对新人来讲,就可以很好地培养他们的配合水平了。

“成,那闵教授,我就偷一天懒。”邓志也明白闵教授是一个真正的学者,喜欢问问题,不怼人,但是喜欢指导,他也是在下面打听过闵教授的这些特点后,才来闵教授这里进修的,而且在进科室之前专门要求了要来骨科四病区学习。

“小成上来吧。”从今天早上的问题,闵教授直接就点了名。

显然陆成在早上的表现来看,在闵教授心里留下的映像颇为深刻。林辉听到这话眼神闪了一下,心里暗道,若是闵教授也对陆成感兴趣了,这事情咋办?

“好的,闵教授。”陆成立刻出门去洗手。

能够在台上看手术,这可是个极佳的机会。

陆成顿时心里明白,在科室里,不要太过于高傲,但是会的东西,就一定不能谦虚,这样会让自己的机会变得更多。而且他也非常想近距离地看看教授的水平,特别是关节外科的手术,他十分陌生,这非常有利于扩宽他自己的知识面,好处多多。

三分钟后,陆成换好了衣服。

站在了闵教授的下手位置,主要负责传递器械。

而闵教授在台上的人数已经够了,早就已经切皮进了去。

只是,在闵教授切口打开的时候,陆成的双眼,就像是鹰眼一般地,采集着手术切口内的信息。

闵教授喜欢似乎做后外侧入路,所以皮下筋膜层后,就是阔筋膜张肌层,此刻闵教授已经把阔筋膜张肌剥离了,正在显露臀中肌、股骨大粗隆……

陆成对于解剖结构的了解,十分熟悉,毕竟顶级的四肢解剖,也不是开玩笑的,甚至陆成还能够知道,接下来闵教授,还要沿着臀中肌和臀小肌的前1/3往下切。

陆成不知道自己现在处于一种什么感觉,就是仿佛闵教授所做的每一步,他都清楚无比,而且很清晰地看到了闵教授往下面走刀时的每一步细节,包括切开软组织的方向。

根据坎贝尔骨科学上,对于外科髋关节入路的经验介绍,陆成知道,现在要用到臀中肌拉钩了,他就自然而然地问了洗手的器械护士要。

“老师,麻烦帮我拿一下臀中肌拉钩。”

器械护士拿了过来。

闵教授听到这话,刻意地顿了一下:“小成,你要臀中肌拉钩做什么?”

陆成心里微微一顿,暗自说,莫非是自己刚刚看high了手术,沉浸进去后自我的理解,是错的?

让闵教授对自己有看法了?

陆成再次根据自己记住的解剖知识和坎贝尔上的基础描述,回道:“闵教授,我也不是故意拿的。”

“只是我看着闵教授您上一步,并没有把臀中肌切断,还有臀中肌的肌纤维阻拦,又要暴露关节囊,所以这时候臀中肌拉钩是较为合适的。”

“因为臀中肌拉钩,助手可以在髋关节的外上方进行拉钩的同时,不会阻拦到您的操作。”

解释完,陆成问道:“闵教授,难道我理解错了吗?”

闵教授看的出来陆成的紧张,生怕自己生气。

在医院里混了这么多年,闵教授的眼力和理解力,自然不是常人能比。

闵教授然后便问了季末一声:“这些细节你有看过吗?”

这算是默认了陆成的说法了。

季末鼓了鼓嘴巴,心里暗说,师父,我啥都没讲,你问我这些干嘛?嘴上道:“师父,我下手术后,再去看手术的细节,我只知道会用到,不知道为什么要用。”

季末非常有逼数,知道自己有不懂的地方,那就马上去学,为时不晚!

闵教授心里就有了个底了,季末的基础,也是非常扎实的,在他这一届,闵教授对季末是特别满意的。只是,现在看来,这个刚来的陆成,似乎基础和底子比季末都还要稍微地深厚一点点。

闵教授于是道:“来,小成,你站我的上手来。”

“好的,谢谢闵教授。”陆成见自己没被骂,反而被从五助提到了三助拉钩的位置,瞬间又是一喜。

陆成站到闵教授的上手位,很自然地把自己的腰身一偏,并且用左手带着臀中肌拉钩而不用力,另一只手,很自然地接过了闵教授的小弯,右肘关节自然下沉,最大程度地暴露了视野的同时,却把空间给闵教授让了出来。

闵教授瞬间又是一亮。

陆成学过?!

之所以又问又肯定,是他觉得,陆成这个年纪,因为工作过,所以有所涉猎是肯定的,但是对术中的细节能够做到如此到位,又不像是他这个年纪该有的。

但闵教授还是没有特别好奇,继续手术,不过目光却是又不由自主地往陆成的身上多瞥了几次。

季末和朱历宏等人也是往陆成看了看,没有说话。

一个小医生,本来是不值得怎么关注的,全国毕业的本科生有很多,但是同样的,本科生中,如果基础扎实,理解力深厚的,只是学了解剖和本科的骨科学,若是再看一些书。

在分了专业之后,那种天赋就显示出来了。

从今天早上的问题,到现在术中的表现,陆成可圈可点,至少表示,他对手术是理解的,而不是记住的。

这可是两个很大的区别。

谁都没有想到,陆成这个人,略有点不正常。

顶级解剖理解,开玩笑的啊?

江底有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