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他身娇体软

第2章 短命鬼

楚嫣转身正好对上楚航那面露疲惫的模样,她乖巧的看着楚航躬身道,“女儿省得。”

“你们随我来书房。”

楚航在前面走着,赵氏及楚婵次之,楚嫣则是跟在他们三个人的身后,纵然赵氏想要拿楚嫣泄气,只可惜如今却不能触了楚航的霉头。

在书房落座后,楚航尚未开口,可楚婵却迫不及待的开口道,“爹,我才不要嫁给那个短命鬼!”

“休要胡言!他可是我朝最年轻的异姓王,岂容你置喙!”楚航呵斥道,他更担心的是周围是否有元帝的探子,他们的对话又是否能够传到元帝面前。

“我不管,反正我不要嫁给那个短命鬼!就算他是王爷,我也不嫁!嫁给他,还不如让我一头撞死去,也省得守活寡!”

“够了!”楚航面上带着几分不耐,“看看你这个样子成何体统?”说完他又将目光落在赵氏身上,“夫人便是如此管教自己的子女?”

赵氏尚未开口,就听见楚婵委屈的声音响起,“爹,我怎么能嫁给宁王殿下呢?”她扯着楚航的衣角一双眸子里氤氲着水雾,看得令人心生几分怜惜。

“老爷,婵儿如今尚未及笄,纵然是要嫁给宁王殿下,这件事也轮不到婵儿的身上啊!”赵氏眸中氤氲着水雾,眼角的余光却时不时地看向坐在一边的楚嫣。

楚嫣宠辱不惊的模样有些刺痛赵氏的眼,她甚至心有不甘地捏紧藏在袖子里的手。

“夫人这是何意?”楚航唇边泛着冷意,“难不成你是想要让嫣儿替嫁?你可莫要忘记,嫣儿下个月就要成亲,许的人家还是岳丈的得意门生文公子。”楚航呵斥道,看向赵氏的目光也带上几分不悦。

“那就让文家退亲,让大姑娘嫁给宁王殿下。”赵氏慌乱到不经大脑思考直接将这句话脱口而出,只可惜她并没有得到想象中的安慰,而是得到了楚航的一个耳光。

“胡闹!”楚航的声音不由得提高些,“这成何体统?你是觉得岳丈可以丢人,还是我这个百官之首可以丢人!你身为相府当家主母怎能说出这样的话!”

楚航的声音让赵氏清醒不少,她看着楚航面上带着几分愧色,“是妾身思虑不周,还希望老爷莫要放在心上。”

坐在下首处的楚嫣好似没有看见似的端着手边的杯盏小呷一口,“父亲,你何须与嫡母这般动气,嫡母之所以有这番言论,定然是因为有心三妹妹,毕竟哪个亲生母亲也舍不得亲生女儿嫁给这样一个人。”

楚嫣说着放下手中的茶杯,她方才说话时故意加重“亲生母亲”四个字,她眼角的余光正好瞥见赵氏那暗自发狠的眼神。

楚航听着楚嫣的话,抬头打量一番坐在下面的人影,她未施粉黛,身着一袭素色罗裙,饶是如此眉宇间似乎仍带着发妻的模样,尤其是那双眼睛生得几乎和发妻一模一样,若是笑起来就如同月牙一般。

几天前,楚航听从赵氏的吩咐把楚嫣从老家接回,为的就是一个月之后的出嫁之事。

半年前,经过与赵氏的协商,他决定把楚嫣许给岳丈的得意门生文冠宇,他见过那个少年,模样生得俊俏些,看着以后应该是能够好好过日子的人;

楚嫣五岁后一直生活在老家,据说不懂规矩,不知礼数;琴棋书画并针黹女红皆不擅长,就连一个乡下妇人都不如,纵然出身相府,以楚嫣的情况来看,就算嫁给文冠宇也算是高嫁。

思及此处,楚航神色平静地开口,“你母亲说的话你也莫要放在心上。”

楚嫣心中冷笑,面上却带着笑意,“父亲说的是,嫡母忧心三妹妹嫁给宁王殿下;我自小娘亲去世,又无母族可依,自然不会计较嫡母所言。”楚嫣抬眸看向楚航面上带着几分善解人意,她笑起来时眼睛如同月牙一般,看上去又多了几分娇憨可爱。

“当年为父把你送回老家,你心中可有怨怼?”楚航看着楚嫣一双眼睛里透着几分歉疚,“当年若非你祖母说你克了你母亲肚子里的弟弟,为父又岂能将你送走。”

“我岂能对父亲心生怨怼。”楚嫣站起来看着楚航躬身行礼,“当年娘亲去世后,嫡母身怀六甲,一得道高僧说是我的生辰八字克了嫡母肚子里尚未出世弟弟的生辰八字,还说我以后会影响相府的气运。”

楚嫣抬眸看向楚航,言辞恳切,“既如此,我为人子女又岂能耽误父亲前程,当年娘亲去世不过一月有余,我便和兄长被分别送走,只可惜兄长至今生死未明;纵是如此,我也不曾对父亲有半分的怨怼。”楚嫣言之凿凿,说到动情之处,一滴泪顺着脸颊落下。

见她这副模样,楚航心生愧疚,想起年少父女分别时,楚嫣亦是如此乖巧懂事,又想起那生死不明的嫡长子,心中不免生出几分悲凉。

赵氏见此,暗自捏紧衣袖,看向楚嫣的目光中闪过一道暗芒,似乎自有算计。

“大姑娘,方才是我不好,是我一时心焦才说错了话,想来大姑娘定然也不会和我计较。”

赵氏看着楚嫣,虽是如此,却不曾拿出道歉的态度来,隐隐还有胁迫的意思。

“嫡母说笑了,我自然不会与嫡母计较。”楚嫣对着赵氏赔礼道歉,“嫡母心中也不过想着三妹妹又何错之有?”低下头的一瞬,她的唇边闪过一丝冷笑。

“大姑娘,你如今也算是待嫁之身,总是穿着一袭素色的罗裙却是不好,若是出去叫外人看见,总会说我相府苛待了子女。”赵氏看着楚嫣端着相府女主人的身份,客气的语气倒也挑不出错来。

“好端端的为何总是做如此打扮?难不成相府养不起你了吗?”楚航面色微沉,方才对楚嫣的那点子好感瞬间消失殆尽。

楚嫣见此赶紧对着楚航跪下来,“女儿惶恐,只是女儿心中时时记挂着娘亲,在老家时女儿曾在佛祖面前许愿,出嫁之前不着艳色衣裳,还请父亲看在女儿的这份孝心上,成全女儿罢!”楚嫣说着就对着他磕头行礼。

半晌,楚嫣听见楚航闷声的声音响起,“起来罢。”语气中带着几分无可奈何,她站起来时正好对上赵氏那一双心有不甘的眼神。

“嫣儿,你如今还有一月有余就要成亲,想来你在老家也不曾学过礼仪。”楚航低着头揉了揉眉心,又将目光落在赵氏的身上,“夫人,赶明儿你给嫣儿寻找一个教养嬷嬷,怎么说都是我相府的女儿,到时候可不能丢人现眼。”

赵氏赶紧点头称是。

“大姑娘,你还有一个月就要成亲了,若是没事就绣一绣嫁衣,毕竟嫁衣这种东西也不好让外人代劳,纵然我是你嫡母,可你也知我素日里除了要操持家务,还要照顾老爷和婵儿姐妹,若是有怠慢的地方,大姑娘你可要多担待些。”

“嫡母放心,这等小事自然不敢劳烦。”楚嫣看着赵氏一脸谦恭模样。

“娘,你怎么对楚嫣这么好?我和妹妹才是你的女儿,你应该事事为我和五妹妹考虑,楚嫣算哪门子的嫡女,我和妹妹才是你的亲生女儿。”楚婵见此一句不经过大脑的话脱口而出。

楚婵尚未反应过来就听见楚航训斥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胡闹!这话若是传出来要叫人如何看待我这个百官之首?难不成你真的想要为父被御史大夫参一本?

纵然先夫人已死,可你阿姊仍是相府嫡女,任谁见了她也要恭恭敬敬地唤一声大姑娘,你今日岂能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来!”

楚婵被楚航的声音吓哭了,她咬着唇一脸委屈地站在赵氏的身后,低着头一言不发。

“你母亲身为相府的女主人,就是每个子女的嫡母,纵然你和娴儿是她的亲生女儿,她也需要为别的子女考虑,难不成只一心扑在你们姊妹二人身上,这若是被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话?”

听着楚航的话,楚嫣将目光落在赵氏身上,她心中知晓楚航并非不看重她们这些子女,只是和这些比起来,他更加看重的是手中的权利。

这也是为何楚航前世最后会同意楚婵嫁给墨锦城的原因。

思及此处,她上前一步看着楚航宽慰道,“父亲莫要和三妹妹计较,三妹妹年纪小,自然是担心我抢走了嫡母。”

楚嫣说着将目光落在楚婵身上,“三妹妹放心,嫡母永远是你的娘亲,我不会抢走她。”

当然也不屑抢走她。

感受到赵氏打量的目光,楚嫣也没有在意,她的面上带着得体的笑容,让人对她的话又信服几分。

楚航闻此,将目光落在楚嫣身上,他蹙着眉头不知在思考何事。

从赵氏的口中他早就听闻楚嫣素来不知礼数,不懂规矩,如今明明就是楚婵明显针对,可她竟然还能够如此大度地说出这番话,难不成这就是赵氏口中所谓的不知礼数?不懂规矩?

“给你阿姊道歉!”楚航看着楚婵训斥道,“你阿姊处处为你考虑,你竟如此待她?”

楚嫣深知楚婵脾性,断然没有和她道歉的道理,便看着楚航一脸大度的开口,“父亲,三妹妹不用和我道歉,都是自家姊妹我又岂能将三妹妹说的话放在心上?”

楚嫣措辞处处为楚婵考虑,明明看似为楚婵开脱,可无形之中似又贬低了楚婵,好似在告诉楚婵才是那个被教坏的孩子。

“给你阿姊道歉!”楚航面色阴沉看着楚婵再次开口,“今日若是不给你阿姊道歉,就去祠堂·反思三天。”

“父亲,三妹妹真的不用与我道歉,我说过都是自家姊妹,我又岂能和三妹妹计较?”楚嫣再次好言相劝,“且三妹妹也只是担心我会抢走嫡母,就算是看在这份孝心上,我亦是不会计较。”楚嫣说着还拍了拍楚航的肩膀,“父亲,这件事情就此作罢,可好?”

迎上楚航那双打量的眼神,楚嫣再次从容的开口,“我之前瞧着父亲似有疲倦之色。”她说着就从袖子里拿出一个精致的玉瓶递到楚航的面前,“这是我离开老家时十三叔送给我的,说是对身体有好处,我留在身边无用,如今不如借花献佛送给父亲。”

楚航接过楚嫣递过来的玉瓶,他仔细地看了一眼玉瓶上的纹路,却发现这正是宝芝林的徽记,宝芝林乃是国内唯一一个开遍整个元国的医馆,只可惜背后之人,无迹可寻。

“这是宝芝林的药?”楚航面露欣喜的看向楚嫣。

宝芝林素来有一个规矩那就是从来都不给达官显贵看病,因而想要得到宝芝林的一些珍贵药丸,都必须要从黑市采购,如今这样一瓶药丸,若是放在黑市,定然为不少银两。

“正是,父亲也知晓宝芝林的名号,这玉瓶里大概装有十粒药丸子,足够父亲使用一段时间,只可惜十三叔只给我这一瓶,不然我也好多拿些给父亲。”楚嫣笑着开口。

楚嫣的余光正好看见赵氏眼中闪过的暗芒,她低着头唇边勾起一抹笑容。

依颖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