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右眼可以看见诡异

第53章 七年前的那瓶药

梁文彬这七年是怎么度过的呢?恐怕只有他知道。

他跟妻子方婷是从小的青梅竹马,结婚以后也特别恩爱,几乎可以说是模范夫妻。

但是表面的模范夫妻,却无法改变他们无性婚姻的事实。

梁文彬小时候后脑受过撞击,医生说有一块负责性刺激的功能区受损。之后果然,俩人无论如何尝试,梁文彬始终力不从心。

方婷一开始也总在安慰他,但是梁文彬始终过不去内心那道坎,到处求医问药,却始终没什么起色。

七年前是俩人结婚三周年,梁文彬通过朋友介绍,知道了幻远公司正在试验一款新药,而这种药宣传出来的功效,就包括那方面。

梁文彬大喜过望。

幻远公司在当时可谓是家喻户晓的神仙医药公司,凡是幻远公司出的药,又便宜又有效果,尤其是他们宣称测试的新药,往往对某些疑难杂症有奇效。

梁文彬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去买了三瓶。也就是后来被查销的那批“人血药”。

梁文彬拿到家以后就偷偷开始服用,这药果然效力神奇,服用三天以后,梁文彬就仿佛换了一个人,弄的方婷惊喜连连。

但是好景不长,梁文彬得知这一批药涉及命案以后,觉得恶心,便又去买了几瓶新生产的药。

然而新药却无甚效力,梁文彬后悔不已。

不管因为甚么,有效果总比没效果强。

于是梁文彬又开始服用旧药。

然而警方拿着购药记录找上来,说是物证要求上缴。

梁文彬当然不想把神药随便交出去,于是拿了新买的药灌了旧包装给了警方。

而所谓的“人血药”,梁文彬始终留在手里,而且一直服用。

当服用完一瓶的时候,梁文彬突然意识到,按这个用法,虽然快活,却不能长久。

梁文彬身体已经产生了对药物的依赖,没有这个药的情况下,比过去还不如。

梁文彬跟方婷商量了一下,决定减少服用次数,细水长流。

方婷不是易孕体质,再加上梁文彬开始减少服药次数,二人一直没孩子,直到三年前,才终于有了女儿茜茜。

而这个时候,药也已经快吃完,大概还有半瓶不到。

随着吃药的过程,梁文彬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脾气越来越古怪,越来越没有耐心,越来越容易动怒。

最开始梁文彬认为是年纪大了更年期到了。可是后来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凡是服药以后,一定焦躁不安好几天。

梁文彬开始怀疑这个药有问题。

而与此同时,方婷开始疑神疑鬼了。

今天说东西丢了,明天说外面有人敲门,每天就像一个怨妇。

梁文彬觉得大概是生育综合症,于是卖了原来的房子,搬到了郊外别墅里住。结果方婷变本加厉,不光每天疑神疑鬼,还莫名其妙发火,搞得梁文彬心情越来越差。

直到有一天,梁文彬睡梦中突然醒来,发现自己居然在洗手池刷牙,已经刷的满嘴是血,自己却浑然不觉。

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开始有严重的精神分裂了。

身体中似乎住了另外一个人,而且能量越来越强,正在与自己抢夺有限的时间支配身体。

到这个时候,梁文彬已经很久没再服用过那个药了。可是奇怪的症状却越来越明显,越来越剧烈。

梁文彬感觉到有一个特别热衷暴力的灵魂在自己体内,让自己也开始变得焦躁,变得易怒。

而一旦人格转换,梁文彬根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就是这样的情况下,梁文彬策划了杀妻的过程。直到在楚迪家被抓起来,梁文彬才恢复自己的人格。

当然这些鬼话,不能作为特别充分的证据,而且梁文彬非常自责,也不希望减刑。

从各种角度考虑,法院最终判了死缓。

说来奇怪,自从来了监狱,那个人格就没再出现。

梁文彬始终觉得这一切的变化都源自那瓶药。

……

梁文彬流着泪说完这些,邢中则和刘奕相视一看,表示诧异。

“我不是要争取任何缓刑和立功机会,”梁文彬被两个警卫拽起来,交流时间到了,“不要再来找我了,也不要给我减刑。”

目送梁文彬回到监房,邢中则心里五味杂陈。

从这个案子结案以后,因为手头工作繁多,邢中则便没有关注后续。至于梁文彬所言的精神分裂,邢中则更是压根不清楚。

“人血药就算再有问题,也只是人血,怎么会产生这么多后续的问题?”刘奕奇怪的问道。

邢中则转头看向刘奕,说:“你相信有诡么?”

刘奕摇摇头,说:“我不信,我觉得一切奇怪的事情,都有合理的解释。”

邢中则点点头,说:“我也是这么觉得,但是越来越多的事情让我无法解释,我现在很疲惫,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你有没有好的点子?”

刘奕想了想,说:“我觉得现在需要把梁文彬吃过的药找出来,他不是说还有剩下的么。”

邢中则想了想,说:“对。”

刘奕继续说:“还有,就是他们的女儿茜茜。案发的时候,她在老家,爷爷奶奶带着。我们可能也需要走访一下,问问小孩子的意见。”

邢中则又想了想,说:“没错。”

刘奕最后说:“当然最重要的是,找到楚迪,当时楚迪不是作出过精彩推理么,我觉得如果楚迪不是凶手,他可能还可以有不一样的想法。”

邢中则苦笑了一下:“前两个好说,这第三个嘛,太难了。”

叮咚。

邢中则手机来了消息。

邢中则打开一看,“邢队,我发现了楚迪的踪迹,现在不方便电话联系,你来楚迪家楼下跟你细说。”

邢中则兴奋地高声呼叫:“刘奕!说曹操曹操到,楚迪的踪迹找到了!”

刘奕却没有太多的兴奋,反而冷静的思考了一会,说:“楚迪这个时候出现了,未必是好事。谁给你发的信息啊,邢队?”

“王平,”邢中则说,“我们的卧底。”

说到“卧底”二字的时候,邢中则眉毛上挑了一下。

四维灵体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