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躯

第2章 刽子手

午时,太阳高悬,山中的“原住民”感受不到那摄“兽”心弦危险感后,早早的回了家,又过上了林中其他兽类斗智斗勇的快乐日子。

身披兽皮的屠易背着一匹小野猪哼着不知名的歌谣走在林中,一路悠闲,好似游山玩水一般。

“嘿,那王八蛋露面了。”

屠易突然感受到一股气息扔下野猪,持弓、弯腰、抽箭、拉弓、开弓一气呵成,没有一丝犹豫。

一只朴实无华的木身铁头箭朝天射出,屠易想再来上两箭,可好像想到了什么,便放弃了,捡起猪哼着曲子,继续往村里赶。

村外一片刚撒下种子黄土上,老实巴交的屠易眯了眯眼,在地上抓了几粒土,随手扔出后,边又忙着农作。

村内,屠苏则是蹲在院子里磨着平日里最不舍得用来杀猪的杀猪刀,其妻子上官铃看着熟睡得孩子温柔一笑。

与此同时,一个面容憔悴,头戴道冠的老道长,扛着一面写有“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大旗着急的往一个小山村赶。

突然一道白光携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袭来,老道当即苦笑,以手中大旗格挡。

又有几块磨盘大的石块从天而降,借天之力砸在大旗上,以一口练了百余年天罡真气御旗的老道顿时被逼退数十丈,那憔悴的脸色一百。

这时一块石球凭空出现,出其不意的砸在老道后背,老道一口鲜血喷出,倒地不起。

恰好那大旗前的石块与白光耗尽了灵力,在大旗失去了老道的灵力支撑掉落在地后,便恢复本身掉落在地。

“起来!”

一道声音在老道心湖炸响,老道自知理亏从始至终除了防御外并未还手,可也是不愿起来的,愣是半点颜面不要,君不见那千里高空一人提刀而立。

于是老道就回道:“不起。”

“你以为一个道家三掌教的身份可以保住你?”

趴在地上的老道眼球一转,便以心声回道:“屠三爷,你那一刀,我可以换。”

“你们算计的可是我儿子!”屠苏怒道。

“那屠二爷的意思是……”老道试探性的问道。

“得加钱!”一道女声打岔道。

“???”

“???”

“娘……娘子……”

“滚回来。”

“好勒。”

老道一抹虚汗起身,意气风发的感叹道:“有钱可使鬼推磨,古人诚不欺我也!”

……

不一会,老道扛着那杆大旗走入屠家院子,脸色颇为尴尬,因为他有个家伙刚才也突然出现在人家上空。

只见一张石桌上,屠家三兄弟还有那已经位不被东海承认的小公主都在盯着他。

老道厚着脸皮坐在四人对面,痛快的拿出一个储物袋放在桌面,苦哈哈的看着四人道:“吃饭了吗?”

四人也不说话,就看着他手中的大旗。

老头见状,一咬牙把手中的大旗也一并放在桌上。

痛心疾首的说道:“别太过分了啊!”

上官铃随手将储物袋和那大旗收下,忽然对屠苏说道:“夫君,你看咱止儿,体质特殊,也没有匹配的功法,不如你就把屠家的【屠戮决】传给他吧。”

屠苏瞬间明白了妻子的意思,随即对屠易屠忧说道:“如今父亲不在,俩位兄长怎么看。”

屠忧:“我看行。”

屠易:“不可,小止此世注定血海伴身,我屠家功法本就助长杀意,若让小止修炼,那还不造就一个见生灵就杀的杀神?”

“那大兄你说怎么办,我屠家本来就家境贫寒,上那儿去找功法?再说了,这天下生死与我屠家何关!”屠忧哀声道。

“二位不必如此,贫道前些日子捡到一部【天寒锁心经】,今日小公子出世,便借花献佛了吧。”

眼见几人就要飙演技,老道士肉疼的拿出一本书籍。

上官铃一把收下,而后又对老道士语重心长的说道:“道长,我二哥膝下还有一双儿女,天赋奇佳,可就苦恼于没有修炼资源,你看……”

老道二话不说随手又取出两个袋子。

没得法子,当初看一家人救子心切,就算计了人家一把,想将他们拉上战车,今日人家无论发什么难都只能受着。

看着上官铃满意的离去,一家人也不再提要求,而是用审视的目光看着他,老道松了一口气,要是他们在搞下去,老道都要拿出棺材本了。

理了一下思绪,老道士轻声说道:“大秦唤八奇道子,望其可改善人族今昔之局,第一个降生的便是贵公子,我们有把握百年内让这古来皆恶名的道子们走上正途。”

屠苏打断道:“为什么会有我儿子,我们本就不是薪火洲人氏。”

老道苦笑道:“贫道也想不通,当日把诸位请来,只是想试一下我道门的天露可否补全贵公子的天魂,好让我人族多些底蕴。”

“可不曾想,贵公子降生之日,竟引血月认主,补全天魂。”

“其他的我们不管,若今日你想带走我侄儿,就别怪我们手下无情。”屠易忽然接口道。

从几句话中,他便听出了一些隐晦话意,开玩笑,我屠家子孙何需他人教!

“那几位如何教这大奇之一的“刽子手”,莫不是真想弄出一个嗜杀成性的怪物?”一位武袍中年人站在空中耻笑道。

本来看了半天这有几分本事元婴小修士们侮辱强者,还挺有趣,可突然想到若是自己带回了那小子,皇帝陛下那儿……嘿嘿,本统领可是眼馋那紫夜丹很久了。

在他看来,他在空中隐藏了气息,既然没被发现,那这几人多半元婴境。

“莫统领,不可……”老道心中暗道一声蠢货。

“你再教老子做事?”不待老道说完,三兄弟异口同声的说道。

“真是无知者无畏,若不是看在……”

不待莫统领说完,屠苏的身影凭空出现在那位莫统领身后,反手一拳将其轰向远方的山脉中,之后屠苏也是追去。

“好好好,真是好胆!”莫统领气急败坏的声音响彻附近天空,小山村的民众们抬头望天,不明所以。

刹那间,山中雷声阵阵,红光与剑影交错。

只有六岁,还在吃手指的王大山惊呼道:“哇,声音比黑大王怒起来的时候吼的还大声,这就是娘说的仙人吗?”

身边一群稚童点头,深以为然。

啪!

这时一个妇人一巴掌拍在王大山的后脑勺儿,怒道:“小王八犊子,别拿仙人跟狗对比!”

而还在院中的老道士顿时感到牙疼,皇室怎么会用这种没脑子的玩意儿?不过转头一想,也对,皇室最喜欢这种家伙了。

气归气,老道士还是对佘下看着他的俩人说道:“二位爷,无论如何,小公子都好了,可否看在贫道的老脸上,别把他弄死。”

二人含笑点头,你看,这就很好嘛,人家老道士一来就很有态度,对挨打的事只字不提不说,还为了帮人擦屁股把我屠家欠下的人情都用了,我们才好好说话。

你这不知所谓的家伙偷听也就算了,还敢出来阴阳怪气的。

真当我们脾气好?

眯眼的黑猫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