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婚夫死后我嫁给了他的分身

未婚夫死后我嫁给了他的分身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0章 我护短又不是个吃亏的

沈昨脸色沉闷。“那还真的是多谢陆王爷的好心了。”他现在是无比的厌恶自己,觉得自己手里面一点权利都没有,就连自己的女人需要办事情,都还要靠着别的男人来帮忙。

贺骋偏头看了看沈昨,等到人走了后,她才问道:“怎么了?这是在吃醋呀?”

沈昨闷闷的,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

贺骋啧了一声,这男人这么实诚的样子也太乖了吧。“哎呀,别醋了,你才是我的夫君,别的人都不能和你比的。”

这几天沈昨一直衣不解带的照顾自己,夜里都睡的不踏实,好不容易养圆润了一些的脸庞,肉眼可见的就有些瘦削了。眼睑下面也一层淡淡的淤青。“伤口还疼不疼?”

贺骋说的是肩膀上面的鞭子打伤的地方。

沈昨凑过去了一些,“嗯,还是有点疼的,不过你刚刚给我抹了药,又给我吹了吹,我就觉得不疼了,心里还甜丝丝,美滋滋的呢。”

这家伙的情话,张嘴就来,直白而又热烈,一点都不和那些世家公子们的含蓄一样,简直让贺骋招架不住。她脸颊肉眼可见的浮现上一层淡淡的粉色。“好啦,大老爷们,说的肉麻兮兮的,也不害怕别人笑话你。”

“我说的都是真的呢。”沈昨认真的说道。

贺骋捂着脑门,无形撩人更为致命,就是因为知道这家伙说的都是真话,所以贺骋心态才炸裂呢。她都不知道应该怎么接话,所以干脆的不回答了。

沈昨又问道:“那脚上的伤好点没有?”

贺骋嗯了一声,声音不大,然后又点了点头。“都已经结疤了,在过两天应该就完全没有影响了。”

沈昨哦了一声,说不出心里是高兴多一些,还是失落多一些。高兴自然是因为伤口好了,可失落也是因为好的太快了,好了他就没有正大光明的借口和贺骋近距离的接触了。

宫里,楚珩听到自己妹妹好好的一个公主,和亲最后的地位竟然变成了和慕家的嫡女一样的。在一打听事情的经过,顿时脸都垮下来了。“我这个皇妹啊,真的我都不知道她的脑瓜子到底是怎么长的了。好好的一手牌拿在手里,硬是被她打的稀烂。”

“眼下好了,我不仅姚去安抚她,还要去和慕家打好关系了。”

幕僚说道:“可是殿下,这慕老贼精明的很,您去找他,他会同意吗?”

慕家一直都是皇帝的心腹,忠于皇帝,如今东宫还没有确定,他哪个皇子关系都不错,可是哪个皇子都不过分的亲近,简直就像是个铜豌豆一般,让人抓不到把柄。

如今自己妹妹和慕三姑娘同和亲,又有陆王爷说的地位平等的话,去拉拢慕三肯定是不现实了,也就只能在慕老狐狸那里想想办法。

“殿下,如今慕三姑娘被定了和亲,那慕四机会应该就小了,不若您找个机会求娶的了那慕四,这样他们和您就算一条船上了的。”

“联姻这法子,不是只有你才想过,我的其他几位兄弟肯定也是想过的。那慕四虽然出身低了些,但容貌美,打她主意的不在少数,但是那丫头聪慧,到如今都没有被谁暗算过。在加上她似乎和蔺朝月似乎有瓜葛,我怕不好办啊!”楚珩皱眉,脸色有些不好看。

“殿下还要留意一下沈郡马爷,贺家在军中威望极高,贺家人不好着手,但沈郡马才刚来的,正是和他打好关系的时候。”

楚珩和自己的手下商量了好一会之后才散了,让人从库房取了点好东西。这次是亲自登门贺府,准备去和贺家人打好关系的。

另外一边,贺骋夫妻两个刚好到家,岚风给两人倒了茶水,端了点心上来。“郡主进宫可还顺利?”

贺骋点头,声音轻快:“嗯,自然,我这人除了美食,什么都不吃。要我吃亏,那是不可能的!”

沈昨点头:“是,这下嘉善公主算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板了。”

贺骋撇嘴:“活该,好好的。谁让她来招惹人的,之前惹了我就算了,还把你给打伤了。当谁都是她能够欺负的了!”她这个人护短又不是个吃亏的。一次两次就算了,次数多了,不收拾她才怪!

沈昨咧嘴笑了,一本正经的说道:“多谢夫人为我讨回公道了。”

“不客气!”贺骋摆了摆手。

贺容夫妇知道事情解决了,还大获全胜的归来,也就让两人低调一些,这段时间不要让人盯上了。

贺骋夫妻两个,自然是满口答应。

沈昨的鞭伤是在右边肩膀上,挨了个结结实实,提笔写字动作难免的牵扯到。

“算了,你这两天就看书好了,暂时不用练习。”贺骋开了口。

不过沈昨还是拒绝了,说习惯是要坚持的。受伤了可以写的慢一点,但每天的任务都在这里,不能懒惰了。夫子嫌弃他资质不好,所以这些简单的书本知识都落在了贺骋的身上。

贺骋也是远近闻名的才女,教育沈昨绰绰有余。“你跟着我念就是了,我在把意思讲解给你听。”

沈昨歪头,认真的看着贺骋,因为是贺骋在教他,所以他听得格外的认真,一颗心全都放在了贺骋身上,之前记不住的知识点,现在全都在脑海里面,空闲了还能回想回想,总之效果很好。

期间,几位皇子都来看望,不过贺骋找了借口,只把东西收下,让自己祖父贺容去接待去了。反正都是千年的狐狸,自己祖父绝对不会让这些人从他们手里得到什么好处的。

等到两人伤好的差不多了。贺骋家的铺面却又出了问题了。铺面位于东门大街道,这铺子是贺骋娘亲的陪嫁,后来母亲去世之后,就全都收归到了贺骋的手上。

如今贺骋成了亲,手里面的铺子全都归整一二,把账本查清楚。然后剩下的需要在外面奔走的,就要让沈昨学起来了。

这还没有上手呢,就出了死人的事情,贺家自然是要派主事的人去看看的。

酱酱汁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