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中的春物

第10章 雪枪

雪枪,是闻人旭阳养的一只奶牛猫。它浑身上下除了尾巴都是白的,只有尾巴是黑的。

这种样式的奶牛猫在华夏古代被称之为:雪里拖枪。

所以闻人旭阳有时也会叫它“雪里拖枪”。

扛着两个纸箱子,闻人旭阳回到了家中。

丢下那个大纸箱,闻人旭阳拆开了装着雪枪的纸箱。

“喵~”

雪枪见困住它的“墙壁”被打开了,便迫不及待的蹦了出来。然后蹦到桌子上,蜷起身子,准备睡觉。

原本作为奶牛猫的雪枪应该很活泼的,但是自从闻人旭阳开始研究道家经典以后,就变得高冷了起来。

“或许是受我的影响,导致这么高冷吧。”闻人旭阳多次这样想。

看着雪枪那高冷的样子,闻人旭阳也没有理会,转身去拆另一个纸箱子。

这个纸箱子里是他在华夏时特地定做的“八面汉剑”、“青龙偃月刀”以及“唐明光甲”。

由于上飞机无法携带锋利的铁器,所以闻人旭阳便选择了运送。

这堆东西的重量当然不必说了,从刚刚那两个工人的面部表情就可以看出来了。

看着已经架起来的三件兵器,闻人旭阳嘴角上扬,他是一个“好古”的人,十分喜欢古代典籍和古兵器。

吃完晚饭之后闻人旭阳打开了电脑,开始写小说。

猛然间他顿了顿……

“最近或许会很有趣呢!”闻人旭阳脸上不动声色,内心已是思潮涌动。

“不如,以小说的形式将他们记录下来吧!”闻人旭阳打起来小算盘。

随机他不再废话,开始了码字之路。

人没有讲话,只是在专心做事;猫也没有乱叫,只是在一旁睡觉。一人一猫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默契共处,谁都没有去打扰谁。

翌日,闻人旭阳一如既往的一脸冷漠的进入了教室,然后开始了他的咸鱼生活。

猛然间,闻人旭阳想到了一个好片段,他赶忙掏出手机,忽略了平冢静要杀人的目光开始输入。好不容易来了灵感怎么能不抓住呢?

然后闻人旭阳就被平冢静叫了起了。

“闻人旭阳,你来读一下黑板上的内容!”

闻人旭阳嗯了一声,站起身来读起了黑板上的诗词:

“黄鶴楼は孟浩然を広陵に贈る

【唐】李白

故人は黄鶴楼をやめた、

三月の揚州の花火。

孤独な帆は青い空から遠く離れています、

揚子江のスカイラインのみをご覧ください。”

“嗯?”闻人旭阳读完这首诗,便小小疑惑了一下:“为什么在霓虹还要学习华夏的古诗?”

“你不知道?这册的课本一共有六首华夏古诗的。”平冢静一脸奇怪的看着闻人旭阳,接着她的眼神变得危险了起来,“你不会是现在都没有看课本吧。”

“……”闻人旭阳沉默了下来,古井无波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但平冢静却知道,这货绝对是没有认真看课本。

强压下心中的怒火,平冢静放过了闻人旭阳。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此后闻人旭阳也收敛了一些,不再在课上就光明正大的拿出手机了而是――写在纸上。

一天的课程终于算是结束了,比企谷八幡刚走出教室便看见了堵在门口的平冢静。

“比企谷,社团时间到了欧。”

正在这时闻人旭阳走了出来,他撇了一眼平冢静,停住了脚步。

原本他是打算偷偷跑掉的,反正平冢静又不知道,但他一走出门便看到了平冢静,这你让他怎么跑?所以干脆就认命了。

而且他毕竟是以儒行事,基本的诚信还是要讲的,虽然他是被要挟的。

此时的比企谷脸色极差,因为一旦他去侍奉部他就要面对毒舌――雪之下,所以他一点都不想去那里。

可惜平冢静一点都不体谅他,她看了一眼闻人旭阳:“还满听话的。”

然后她一把抓住了比企谷的手腕,又转头对闻人旭阳说:“走吧,去侍奉部。”

“那个,我觉得啊……从尊重学生自主,促进学生独立的学校教育观点来看,强迫学生实在有可议之处。”就在此时比企谷八幡弱弱的开口道。

“可惜学校是训练学生适应社会的地方,进入社会后你的意见是行不通的,所以趁现在赶快习惯吧。”

正说着平冢静便一拳打在比企谷的腹部,疼得他弯成了虾米。

接着平冢静冷笑一声:“知道再逃下去会怎么样了吧?别老是烦劳我的拳头。”

想了想平冢静又道:“对了,就这么办。下次你要是再逃走,跟雪之下的比赛就直接算你不战而退,还要加上处罚,你最好别指望三年便能毕业了。”

说着平冢静的眼睛也不时瞥向闻人旭阳,防止他趁乱逃走。

“平冢老师,我是不会逃走的。毕竟诚信才是最重要的。”闻人旭阳见平冢静不时瞥向自己忍不住吐槽道。

随后三人一同前往侍奉部,一路之上闻人旭阳没有讲一句话,一直是平冢静与比企谷的交流。

“你觉得雪之下雪乃这个人如何?”忽的平冢静问道。

“讨厌的家伙。”比企谷斩钉截铁,毫不犹豫。

“这样啊。”平冢静苦笑一声:“她是个很优秀的学生……不过,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烦恼。总之,她是个很温柔而又通情达理的孩子。”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闻人旭阳冷笑了一声:“可惜这个世界既不温柔也不讲理。”

“是啊,想必她一定活的很辛苦吧。”平冢静无奈道。

“姑且不论她是否温柔或通情达理,至少我们对这个世界的看法差不多呢。”比企谷忽然开口道,语气中有些无所谓。

见比企谷说完,平冢静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看着他:“你们果然都很别扭。我就是担心你们没办法适应这个社会,才会想将你们聚集在一起。”

“喂,他的性格应该没什么问题吧,为什么他也要加入侍奉部?”比企谷瞥了一眼一旁的闻人旭阳一脸疑惑的问道。

――――――――分割线――――――――

被闻人旭阳所影响的猫来到了闻人旭阳的身边,人与猫之间产生了一种诡异的默契。

经过今早的插曲,闻人旭阳和八幡二人在教室外“偶遇”平冢静。

被拉去了侍奉部。

域中四大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