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哟师姐你干啥

第7章 遭遇陷害

刚回到学校,看见于教授站在“吸能室”门口朝我招手:“你来,快来!”

我把竹筐扔到地上,快速走到她面前:“校长,按照你的指示,我摘了一筐蘑菇吃了。”

“很好!进去上课吧。”

“我一夜未睡,又拉稀很多次,浑身乏力,能否休息一天?”

“修炼超能,就跟备战高考一样。如果身体不适就请假,怎么可能成功?”于教授反问。

顿时,一股紧迫感油然而生,我豁出去了。进入吸能室,师姐正在独自练习吹气。我坐在她对面,跟她对练。对吹两三个回合,我一阵头晕,倒在地上。

几分钟后,我醒了过来。

师姐正在猛掐我的人中,却不见于教授身影。

“于教授吩咐,让你去附近树林采集一些草药,治治体虚气短。”师姐说。

“我都病成这样,还要亲自去找草药?师姐不能代劳吗?”

“修炼超能,就跟备战高考一样,是战胜自我的过程,别人无法代劳。你快去吧!”

“可是我不懂草药。”

“采一采也就懂了!”

我心中悲凉无比,说:“那我凭直觉、第六感,找到什么算什么,吃死拉倒!”

“命是你自己的,你看着办吧。”她冷漠地说。

我服了,颤巍巍站起来,扶墙出了学校。进入密林不多久,看见草丛中长着两朵优昙奇花,一红一白,马桶盖那么大。

据说,优昙奇花可以起死回生。我当即如获至宝,折断两朵花扛在肩上,打算带回学校熬汤喝。

可惜,如果我此时并非体虚气短、神志不清,我准会想到,肩上的两朵花问题很大。梁羽生先生在武侠小说中说过,优昙奇花十年一开,每次必开两朵,都只有碗大。可我肩上两朵花,大得离谱,明显不正常。

我扛着优昙奇花往回走,并没有注意到,两朵花渐渐变大……终于变成浴缸那么大。忽然,一股狂风迎面吹来。两朵花瞬间浮起,把我扯向空中。

我哎呀一声,立即撒手。没想到,两朵奇花的根猛地伸出数十条藤蔓,死死缠住我的腰和腿。

刹那间,我就好像挂在两个降落伞上,越升越高。任凭我乱弹乱踢,始终无法摆脱。就在眨眼功夫,我已经飘在空中四五米高。这时,两朵大花被林间树枝挡住,停在空中。

糟了,如果无人救我,我会成为风干人肉,被秃鹰啄了。

正在这时,我听见下面传来一阵掌声。低头一看,惊喜地看见师姐正在拍手鼓掌。

她仰头望着我,俊俏的小脸蛋洋溢着甜蜜微笑,比捉住一头野猪还高兴。只听她呵呵笑:“师弟,喊我奶奶,我放你下来。”

我没想到她如此高调地调戏一个男娃,说:“师姐,请自重。奶奶不是那么好当的,需要见面礼!”

“你喊不喊?”师姐依旧满脸微笑。

“见面礼拿来!”我说。

她右手一抬,三坨石头迅疾镖出。石头飞呀飞,直奔我的左脚底板、右脚底板和下巴。我左扭扭右摆摆,成功躲过石头。

钟静香没有打中我,面子上过不去,所以有些许生气。她手中突然多了一把雪亮尖刀,似乎打算把我一刀毙命。

她举刀瞄准我的脚底板,吓得我冷汗直冒。我知道,人世间总有一种女子,她们说话做事没轻没重,偶尔搞出人命。很不幸,钟静香偏偏就是那种女子。

我害怕的样子,让师姐很高兴。她又呵呵笑:“在师弟面前,我这个当师姐的,怎么可以如此凶残?”

她说着朝尖刀吹口气,尖刀立即消失不见。

“师姐,你这手戏法,还真不简单,让我很佩服!”我趁机拍马屁,希望她发善心救我。

钟静香又抬头,朝我大喊:“师弟,再给你一次机会,喊我奶奶。否则,你就算不死,也要脱一层皮。”

“师姐,何必自绝后路呢?你把我搞残了,出于人道主义考虑,你被迫嫁给我,伺候我拉屎拉尿,你不累吗?”我说着,还故意左扭扭右摆摆刺激她。

钟静香气得叉腰。接着,她一阵叽叽咕咕,正在自言自语思考对策。

片刻之后,她仰天大笑:“哈哈,师弟,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喊我一声奶奶。等会儿下手轻一点,否则……”

我也大笑起来:“哈哈,笑话!你个丫头片子,也想当我奶奶,我呸呸呸!”我呸个没完,口水又多,钟静香的头顶顿时下起毛毛雨。

她骂骂咧咧退后三四米,躲过口水。接着,她大喊一声:“一二三,走!”

喊声尚未结束,她右手一条红色丝线迅疾镖向我左腿。几乎与此同时,她左手也镖出一条紫色丝线,缠向我右腿。

两条丝线恍如长了眼睛,瞬间缠住我左右脚脖子。然后,她把丝线另一端拴在左右两棵树上。

霎时,我两腿不能动弹。

她退后几步,看向我:“有点歪。紫色丝线,还要再紧一紧。”

她说完,回到树旁,扯了扯紫色丝线,然后再次把丝线紧紧缠在树根上。如此一来,我像个“人”字,规规矩矩吊在空中。

钟静香又退后几步,抬头看着我:“看过武侠小说吗?”

“当然。我还写过一本武侠小说《吹吹侠》,老厉害了!”

“这么说,你也懂点武侠知识。不满你说,我和左老师都是武侠迷,练会不少暗器。现在,我把暗器都摆出来,让你看清楚,免得等会儿我用暗器镖死你,你不知道死在哪种暗器之下。”她说着,在身上掏摸一阵,把暗器都拿出来摆在地上。

粗略看去,地上总共七十多种暗器,武侠小说中出现没出现的都有:蝴蝶镖,金钱镖,流星镖,飞蝗石……

我背上流汗。我心想,如今成了活靶子,要不要喊奶奶认输?

这时,钟静香捏着一枚流星镖瞄准我的脚底板:“师弟,你完蛋了!”说时迟那时快,流星镖恍如流星,朝我迅疾镖来。

可是,林中猛地走出一个人。他右手一抬,一枚石子飞出,打歪流星镖。我劫后余生,浑身冒汗,才看清救我的人正是左老师。

“你干什么?”左老师缓缓走到钟静香面前。

钟静香立即弯腰:“左老师,我在训练师弟的胆量!”

左老师看了一眼地上暗器,训斥起来:“他被你绑住手脚,你一通暗器,还不把他弄死?太过分了,回去!”

钟静香收拾暗器,立即滚远。

左老师朝我望了一眼,镖出一把飞刀,幻化数道光影,割断丝线和优昙奇花的藤蔓。他出手极快,我没来得及看清,人已“咚”一声落地,差点瘫痪。

还好我是个有为青年,忍着疼迅速爬起,弯腰致谢:“多谢左老师!”

“师姐逗你玩,你不要放在心上。”左老师拍拍我肩膀。

“不会不会!”我摇摇头。

“你来这里干什么?”

“昨天吃了太多蘑菇,拉稀多次,我想找些草药补一补。”

左老师踩了踩地上土路:“这条土路尽头,是万丈悬崖。朝下看,有个山谷。三百年前,我叫它绝仙谷。现在,我还叫它绝仙谷。那里遍地雪莲花。”

他说完,转身回了学校,像个神秘莫测的深山大仙。

我沿着土路一直走,不到一千米,果然来到一个悬崖边沿。我的对面,是一座山峰的笔直峭壁。在那面峭壁与我之间,是一个五六十米宽的山谷。它薄雾缭绕,看不清真容。

不用说,那道山谷就是左老师所说的“绝仙谷”。

问题是,谷深几十米,怎么下去呢?突然,我看见悬崖边沿有一棵碗口粗的松树。松树根上挂着一条绳梯,通向谷底。

我没有多想,立即沿绳梯往下。

我当时还不知道,当我在绳梯攀爬时,钟静香正站在松树旁盯着我。等我下降到离谷底差不多三米,钟静香忽然用尖刀切断绳索。

于是,我一声惨叫,摔入谷底。崴了脚,暂时无法站立。

谷底没有阳光,冷气嗖嗖。遍地淡黄色雪莲花,一丛一丛的冰雪点缀在雪莲花之间。一眼望去,这里简直美如画卷。我痴痴地醉了,忘记脚痛。

正在这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师弟!”

回头一看,是钟静香。她笑呵呵地:“师弟,我来救你。你高兴不高兴,开心不开心?”

我扯了一朵雪莲花嚼着,立即觉得神清气爽,脚不疼了,腰不酸了。我没好气地问:“师姐,你为什么要整我?”

“整你?请注意你的措辞。不错,绳梯是我故意割断的。其实,我做的任何一件事,都是为了锻炼你,为了让你回到地球之后不被人陷害。”

“这么说,我还应该感谢你。可我身无分文,只能以身相许了!”我说着,摘了一把雪莲花嚼着,看她如何反应。

钟静香立即伸手制止:“别!你长发飘飘,瘦不拉几,一点爷们雄风都没有,我实在没有兴趣!”

看不起我?我当然不服,马上爬了起来:“你说我没有爷们雄风?我今天就在这个山谷,趁四下无人,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爷们!”

我说着,假装饿狗扑食,朝她扑了过去。她吓得屁股尿流,沿一条羊肠小路火速上了山顶。我扯了三四朵雪莲花,一边生吃,一边回校。

这时候,我感觉体力充沛起来,也许雪莲花起了效果。

午饭,于教授特许我吃了三碗“能量粥”,就是我们顿顿吃的那种五颜六色的猪食粥。吃粥之后,我更加满血复活,浑身充满力量。

于教授把我带到黑塔之前,问:“之前,有十七个人死在黑塔塔底,尸骨无存。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惊悚地摇摇头。

于教授说:“表面看,黑塔只是一个普通石塔。其实,塔底和塔的墙壁,隐藏着许多智能科技设备,只是你看不见而已。简单地说,黑塔是利用盘星科技精心设计的能量之塔。从塔底到第六层,各层能量的功能不同。塔底能量,用于检测一个人是否适合修炼超能。那十七个人不适合修炼超能,所以进入黑塔塔底,就被塔底能量吸收,尸骨无存。实际上,黑塔塔底的地窖,就像人造的微型黑洞。”

“一个人为了测试自己是否适合修炼超能,必须冒着生命危险,进入黑塔塔底。而人一旦进入黑塔塔底,十有八九会失去生命。那么,黑塔塔底这个设备,也太不人性化了吧?”我简直有些生气,因为黑塔塔底夺去十七个人的性命!

“一旦练成超能,即可走向人生巅峰。为了走向人生巅峰,冒些风险在所难免。人世间的哪件事,不付出即可收获?”于教授问我。

想想也有几分道理,我不想再指责什么。

“塔底能量,用于检测一个人是否适合修炼超能。那么第一层到第六层的能量,又是干什么的?”我问。

“从第一层到第六层的能量,用于适合修炼超能的人吸收。从第一层到第六层,能量逐层递增。如果一个人可以吸收第一层到第六层的能量,他体内能量就会高达六层,肉身和心智也会脱胎换骨,最终练成超能。”于教授解释。

“那我就不懂了。你能轻松把我举起,隔着四五米把人吹倒,说明你也有超能。可是,你并没有进入过黑塔,那你的超能哪里来的?”

“我的超能水平很低,是通过多年练习得来的。进入黑塔修炼超能,是一条速成捷径。可惜,我不具备进入黑塔吸收能量的资质!”于教授说着,神色变得忧伤起来。

她忧伤片刻,又说:“现在,你该进入黑塔一层吸收能量。直白地告诉你,从黑塔第一层开始,你才算正式开启超能修炼之旅!”

我内心激动万分,可我望着黑塔洞口,又担心此去凶险,有去无回。

红辣椒那个辣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