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哟师姐你干啥

哎哟师姐你干啥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5章 瘫痪男人

各位,如果你打算追求一个姑娘,请远离那个姑娘。

但是,你要接近姑娘的妈,讨好她妈,让她妈开心,让她妈欣赏你,认为必须把女儿嫁给你。

于是,我当哩个当,去商场购买于教授最爱吃的宝贝——榴莲。

其实,我自己何尝不是榴莲呢?外表不好看,还有点丑,可是很有营养,就像一坨牛粪。走进商场,我大手笔购买了两颗最大榴莲,用一个塑料网袋提着,晃晃悠悠,赶往于教授家。

当然,为了让准岳母对我产生极好的新印象,我还在小区附近的理发店请Tony老师剪短头发,然后烫了一个爆炸头。

这个新发型老厉害了,让我倍感自信,让我感觉自己瞬间变成摇滚明星。

发型做好,我悄悄来到岳母门前。

“哐哐——”我轻轻敲门(切记,敲岳母家门不要太用劲。否则人家会以为你很粗鄙,甚至有家暴倾向)。

但是,我听见师姐和于教授正在客厅“嗦”面,但无人给我开门。这当然因为我敲门太温柔,敲门声没有超过她俩的“嗦”面声。

“哐哐——”我加大力道敲门。

这时,屋内传来师姐和于教授的对话声。

“是不是快递小哥送货呀?”师姐一边“嗦”面,一边问她妈。

“不可能吧?我没有网购呀!”于教授也“嗦”着面,说:“要不你去看看?”

“嗯,你去吧,我要吃面。”师姐拒绝她妈。

结果,我等了半分钟,两人也没来开门,可见两人都是懒种,而且一脉相承。

我心想,将来我娶了师姐之后,她肯定好吃懒做,不仅不做家务,还懒得生娃给我延续香火。我怎么如此命苦,遇到这家人呢!

想到这里,我心中有气,大声呼唤起来:“于教授,是我,小钱——”

这一嗓子洪亮清澈,屋内“嗦”面的两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片刻之后,师姐踩着高跟鞋“哐哐”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大门裂开一条缝,师姐的小脸露出半边来。

“哎哟喂,师弟呀,换了个爆炸头更难看了。你不是回学校了吗,怎么提着榴莲来啦?”师姐说着敞开大门,热情迎接我进入。

我一步跨进大门。

“我是打算回学校的,但走到半路,想到于教授喜欢吃榴莲,于是买了两个最大榴莲送来了。”我说着走向于教授。

于教授正坐在沙发上吃泡面,见我提着榴莲进来,马上放下泡面盒,满脸笑容地迎接我。

“哦,小钱呀,你从来没给我送过礼物,今天居然给我送榴莲。嘻嘻……我最爱吃榴莲!”于教授说着,接过榴莲,杀掉其中一个,开始享受其肉。

“嗯,你们年轻人吃榴莲会上火,去干活吧哈!”她砸吧砸吧吃得很香,驱赶我和师姐立即消失。

我和师姐立即出发,去核实《忠奸名录》的下一目标。

这个目标是个女人,名叫郑英花。她在《忠奸名录》上属于好人系列,因为强烈的同理心入选《忠奸名录》。

为了保护目标人物的个人隐私,我就不说她在哪个省份哪个地级市。总之,我们很快抵达“胜利小区”。

郑英花的家,就在胜利小区2门202室,一套两居室。

此时是中午,如果我没有猜错,郑英花正在202的卧室内给一个男人喂饭。

那个男人,原本是高中英语老师。他一表人才玉树临风,娶到了远近闻名的美女郑英花。他事业蒸蒸日上,是高三毕业班英语组组长,和郑英花抚育着一个8岁的可爱姑娘。

可惜,灾祸突然降临。男人从楼梯摔下,瘫痪在床,吃喝拉撒都要人伺候。

郑英花勇担此任,照顾男人20年。

期间,婆家人屡次威逼她改嫁,好心媒婆多次做媒,不怀好意的男人屡屡诱惑骚扰……但郑英花没有动心,始终不离不弃,精心伺候男人的吃喝拉撒。

有个小故事,足见郑英花人格。

男人瘫痪之后,附近有个豆腐大王愿意出彩礼5000万娶郑英花,并且愿花钱雇保姆照顾郑英花的男人。

但郑英花对那个豆腐大王说:“如果我瘫痪,肯定也不希望我男人离开,因为不管什么形式的离开,都是对我俩当初不离不弃誓言的玷污!”

豆腐大王感动而退。

当时,我和师姐在胜利小区门口看了一眼,等于踩点。然后,我俩去附近找了家连锁酒店开了两间房。

“师弟,我有些累,这次的行动你自己负责吧,我相信你。”师姐站在她的房门前吩咐我。

“师姐儿,按照流程,我应该在你的陪同下,一起接近郑英花。”

“流程就在我的嘴里,懂了吗?”师姐指指自己的嘴巴,说:“我随时可以制定流程,可以否决自己刚刚制定的流程。”

她说着,“哐当”一声摔上门。

我服了她,但是没办法。

她妈是会长,还是一手挖掘我、栽培我的伯乐,因此我对师姐,不得不礼让三分。于是乎呢,我走出酒店,独自奔赴胜利小区。

来到胜利小区门口,我才施展“超神隐身术”,使得自己瞬间隐遁于空气之中,也就是别人看不见我了。

此时此刻,我是隐身人,悄悄来到202门口。

门开着,客厅沙发坐着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婆婆正在看电视,老人家嘟囔着嘴,似乎很生气地埋怨着什么;一个中年美妇正系着围裙收拾桌上碗筷。

我不请自来,背着手走进客厅。

“你娃怎么如此不孝顺!”老婆婆嘟囔着嘴儿,教训中年美妇。

不用说,中年美妇正是我的目标人物郑英花,而那个老婆婆就是郑英花的婆婆。

“妈,您让我干啥都行,唯独这件事不能同意。”郑英花端着一叠碗筷走进厨房,瞬间拿着抹布回来,开始擦桌子。

“你娃真倔!我儿都同意了,你凭啥不同意?你以为守活寡的滋味好受吗!”老婆婆盯着电视,一边跺着脚教训儿媳妇。

电视里,某位京剧名家正在表演《窦娥冤》。

“我知道守活寡不好受,可我还是不能答应!”郑英花擦完桌子,进厨房洗碗去了。

我听到这里,瞬间推测出两人之间的一切恩怨:郑英花的婆婆想找个老伴,而且得到儿子批准,可儿媳郑英花偏偏不同意!

我顿时很生气。

像郑英花婆婆那种老人,缺少的不是物质,而是陪伴。如果答应她找个老伴,一起唠唠嗑,那是多美好的一件事。可郑英花这个封建佬,偏偏不开窍,真是气人!

若干时间以后,我将明白自己犯了一个重大错误。但当时,我就是气郑英花不孝顺。

红辣椒那个辣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