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哟师姐你干啥

第117章 释放老王

抵达盘星,很快来到超能速成学校。

我们把王教授押到黑塔门洞之前。左老师和钟大厨从后院缓缓走出,并肩走到我面前。

“小钱,这是我和钟大厨最后一次参加行刑仪式。以后《忠奸名录》有关的大小事务均由你和钟静香安排,我们不再过问。”左老师拍拍我肩膀,略微有些伤感。

“啊!”我太吃惊,自作聪明地问:“难道你俩要退隐江湖,找个偏远星球隐居?”

“退隐江湖?”左老师抬头看向遥远的天边,似乎看到了一幅诗意田园生活,嘴角忍不住流下一滴清澈口水。

我捡起一片树叶递给他:“左老师,你流口水了!”

“我知道……”左老师接过树叶擦擦嘴,又说:“像我们这种身上有责任的人,永远没有机会退隐江湖!”

他说完,随钟大厨一起,转身走向超能学校大门。

望着两人的背影从大门消失,我忽然产生一个大胆想法。

“师姐儿,如今我俩媳妇熬成婆,当家做主人了,我们也许应该简化行刑仪式的流程?”我试探性地请示师姐。

“嗯,正有此意,你想怎么简化?”

“很简单,以后的流程主要是陪将死之人聊聊天,舒缓他们怕死的心情。”

“嗯,可以。”师姐说完,很亲切地把王教授扶到院子中间坐下:“老王啊,你的时候不多了,有啥想说的吗?”

老王朝师姐脸上恶狠狠吐一口痰。

“贱人,你们有什么权利这样对待我?你们是盘星人,而我是地球人,你们盘星凭什么管我们地球的事!”老王质问师姐。

师姐气得发抖,反手一耳光抽得王教授两眼昏花。

只见老王摇摇晃晃,吐出一口血沫子,双眼充血地看着师姐。师姐又要抽他,可我拽住她的小手。

“师姐儿,人家沦落到这个地步,心情之差可想而知,你就理解一下吧。”我宽慰师姐,师姐这才罢休。

我扯了几根青草递给王教授擦鼻血,可他接过青草嚼起来,也许渴了饿了。

“老王啊,别激动了。我冒昧地向您打听一个事,王子鸣同学特别希望你死,这是怎么回事呀?”我蹲在他面前询问。

“呸!那个私生子,我也恨不得他早点死!”王教授恶狠狠地说。

“王教授,你是知识分子,不要随便喊人家私生子。王子鸣跟你长得很像,怎么会是私生子呢?”我安抚他冲动的情绪。

“跟我长得很像?你说的是眉毛和鼻毛都是黑颜色的吗?告诉你吧,当年我刚刚当老师,工资低得很,我夫人总看我不顺眼。有一次,我出国当访问学者,一去就是一整年。等我回家,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师姐好奇地问。

“我夫人挺着大肚子。呸,那还不是野种吗,那个野种就是后来的王子鸣。”

“哎呀,老王,你当时怎么忍得下这口气呀,为啥不离婚!”

“还不是知识分子抹不开面子吗!我出生农村,村中父母和亲戚都以为我在城里过得挺好,父母还盼着早点抱孙子。你说我结婚没几天就离婚,不是让父母没脸见人吗?”

老王说到这里,我忽然特别同情他。

“老王,好姑娘还是很多的,你不要对女人失望。”我说。

“你们马上要弄死我,纵然有好姑娘等着我,我也用不上呀!”王教授无限感慨。

我扭头看着师姐,希望师姐能对王教授宽大处理。

“师姐儿,老王这种情况比较特殊,我们是否可以考虑给他重新做人的机会?”我请示师姐。

师姐是个善良人,此时也动了恻隐之心。

“老王,难怪你对财富的追逐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原来果真是你生活的经历导致的。”师姐恍然大悟地说。

“唉,小钟啊,话虽如此,但仔细一想还是怪我自己个儿。谁的一生不遇到一点事情啊,假如你遇到事情便扭曲三观,那怎么得了?就拿我自己说吧,因为追逐财富便失去做人底线,为达目的不惜一切代价。你们说说,人家恐龙之瞳上面的恐龙好好的,我干嘛要去杀死他们呀,你们说我是不是丧心病狂?我还是一个学者吗,呜呜……”王教授说着,猛地抽自己大嘴巴,还痛苦涕零。

但我和师姐都没有阻止他自残,因为他需要发泄心中积累已久的情绪。

过了2分钟,师姐双手轻拍,手里突然多了一个水晶球一样的东西,但里边是中空的。他用一根青草从王教授的脸上接了两颗眼泪送入水晶球。

猛然间,奇异的事情发生了:水晶球瞬间变成红色。

师姐很高兴,说:“老王刚才的痛苦绝对没有水分,说明他已经深刻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已经放下屠刀立地成学者了!”

“然后呢?”我问。

“老王,我郑重宣布,再给你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我们放过你之后,你把恐龙之瞳重新规划一下!”师姐吩咐老王。

“不,打死我也不规划恐龙之瞳了,我的罪孽已经很深!”老王连连摆手。

“你听我说!”师姐握住老王双手,一阵摇晃。老王这才停止激动。

“我的意思是,你把恐龙之瞳打造成一个人与恐龙和谐相处的星球。恐龙可以在那片星球上自由快乐地生活,同时人类也可以在不干扰恐龙生活的情况下去参观旅游。还有,你必须替那些研究古生物学的学者提供免费支持。”师姐替王教授安排得明明白白。

“也就是说,把恐龙之瞳打造成一个超大型野生动物乐园,只不过那里没有围墙。”我替师姐补充。

老王听了又哭起来。

“呜呜……小钱、小钟,感恩的话我不说了,一切看我实际行动!”他说着站起来就要朝外面走,又回头:“如果我违背这次承诺,我自己一头撞死!”

他说完匆匆离去。

我和师姐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庭院里,心中感到无比快乐。虽然我作为盘星使者的任务之一是把《忠奸名录》上的坏人送到黑塔处死,但处死一个人终究比不上救活一个人有意义。

“师姐儿,我还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嗯,你说吧。”经过刚才感人的一瞬间,师姐说话的声音变得特别温柔,从未有过的温柔。

“如今你我都是有身份的人,在公众场合也许应该改一改称呼。”

“不要停!”师姐双眼放光。

“你称呼我为钱副会长,我称呼你为钟董事长。”

“很好。只不过‘钟董事长’听起来很容易跟‘猪肚很香’混淆,最好想个其他名字。”

“干脆就叫董事长。”

“行吧!”师姐当机立断拍板。

我俩马上动身返回地球。

回到地球,我才发现手机信息有一百多条,分别是学校人事部、陈老师、薛教授发的。所有的信息内容一样:“钱教授,你在哪里,学校有重要事情找你。”

我看到这么多信息顿时来气。

我心想,你们烦不烦,难道没有我这个钱教授,学校的教学工作就无法展开了吗,学生们就无法安心上课了吗,谈恋爱的同学就要分手吗!

红辣椒那个辣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