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哟师姐你干啥

第115章 原始部落

“你嚷嚷什么?”背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我扭头一看正是师姐。

“哎呀,师姐儿,我还以为你穿越了!”

“呸,你才穿越了!让你接近王教授打听那个事,打听到了吗?”

我摇摇头,把我进入囚牢之后的大致经过说了一遍。师姐听了并没有责怪我,还把我的衣服递过来。

我接过衣服换上了。(注意,在我换衣服的过程中,师姐主动转过身,背对我。)

之后,我俩坐在路边一块石头上,就彼此关心的问题交换意见。

(师姐)“等今天晚上进入原始文明,我们抓住王教授,然后送往盘星。”

(本人)“为什么不现在抓?”

(师姐)“让王教授经历原始文明的痛苦,我才会开心!”

(本人)“师姐开心,我就开心。但是,王老头还没有告诉我们,他把‘禁忌之湖’的秘密告诉过哪些人。”

(师姐)“那不重要,因为关于‘禁忌之湖’的那个钻石传说,一半是事实,一半是谎言。”

(本人)“什么意思?”

(师姐)“‘禁忌之湖’湖底有钻石,这件事是真的。两枚九星勋章同现魔星可以打开宝藏,这个说法只是迷惑盗宝之人的谎言。要打开禁忌之湖底下的宝藏,必须于教授亲自到场才可以。所以,就算王教授把湖底秘密告诉其他人,那也无妨。”

(本人)“那你让我去监狱套王教授的话,只是为了耍我?”

(师姐)“你真聪明。把你耍得团团转,我很开心!”

(本人)“师姐开心,我就开心。”

接下来,我俩在奴隶文明的城堡瞎逛,等候天黑,以便进入原始文明抓捕王教授。过程不多说,直接进入晚上。

晚上,循环之城进入原始社会。整座城也变成一个原始部落,土夯房子,屋顶是草棚。人们穿兽皮,毛发浓密,像野人。

(值得一提的是,此时此刻我和师姐是从现代文明过来,相当于穿越过来的,属于局外人,因此并没有穿兽皮。而在监狱的时候,我和王教授的服装发生变异,是因为我们那时候都是局中人)。

循环之城进入原始社会之时,我和师姐站在一个原始部落的众多土房子之间。

“师姐儿,那么王教授此时应该在什么方位呢?”

“嗯,他没有其他地方可去,肯定还在你们吃梨的那片树林里。也就是说,他始终没有挪动位置,因此始终是局中人,会跟随时空一起变换。”

“你的意思是,他变成了原始人?”

“正是这个意思。”师姐说完,像一个当地土著领我东弯西绕,很快进入一片密林之中,应该就在我白天吃梨的那片密林附近。

我很激动,迫不及待地看到王老头穿着兽皮的样子。

“原始人会在晚上打猎,你要小心被飞镖扔中,或者掉进陷阱。而且呢,原始人吃生肉。”师姐小声嘱咐我。

我听了耳垂一颤,真担心被埋伏在草丛中的原始人一飞镖戳中,然后被他们生吃。于是乎呢,我跟在师姐身后小心翼翼地猫腰前行。

要知道,我们此时是在密林中趁夜色行走。

虽然有月光,但在密林中,月光只能斑斑点点照进来,使得丛林十分昏暗而且诡异。

可我们在丛林中一寸寸前行,把那片密林仔细搜查一遍,始终没有发现王教授踪迹。

“奇怪了,王教授不会被野兽吃了吧?”师姐有些担心。

我听了师姐的话,马上趴在地上,在草丛中匍匐前进。

“你干什么?”师姐吃惊地问我。

“寻找人骨。如果王教授被野兽吃了,一定留下骨头或者肠子之类的东西。”

“原始社会怎么会留下人骨和肠子?在原始社会,猛兽众多,草丛要是有一根新鲜人骨或者肠子,那简直是上天掉下来的美味,会被野兽吃得干干净净,一根渣都不会剩下。”

我只好站起,放弃寻找王教授的骨头和肠子。

正在这时,一阵微风吹来,我们听见一阵歌声。

“走!”她右手一挥,示意我跟她走。

我们穿过这片树林,翻过山顶,看见对面山脚燃着篝火,一群缠着兽皮的人正围着篝火跳舞唱歌。

我视力非常好,一眼就看见王教授身影。

他被藤条捆住,扔在篝火前,被一个举着木棍的原始人看守着。

“师姐儿,你看!”我朝篝火指一指。

“嗯,我看见了。王教授在天亮时分会被原始人活活生吃!”师姐说着打了一个哈欠,接着坐在山顶一块青石上面打起瞌睡来。

“师姐,我们不立即抢走王教授吗?”

“不急,让他多享受一会儿。等天亮的时候原始人打算吃他肥肉,我们再出手。”

我深懂她心。

看着师姐认真地打瞌睡,我决心替她站岗放哨,一边看着天边。我打算等天边显露第一缕晨光之时,马上报告师姐。然后,我们两个人儿,像从天而降的神雕侠女猛地飞到山脚,抢走王教授。

我的想法很好,但现实很残酷。

凉风习习,催人犯困。渐渐地,我也坐在地上休息。只不过几秒钟,我感觉眼皮相当沉重,有些睁不开。

但我十分顽强,隔一会儿睁开眼睛看一下天边,查看太阳似乎即将升起,然后放心地闭上眼睛。

终于,我躺在师姐旁边安心睡眠起来,还鼾声阵阵。我的鼾声配合师姐的鼾声,汇合成一股交响乐般的立体声,十分吸引人注意。

不知什么时候,我发现我的脖子被冷冰冰的什么东西顶住。

我的第六感告诉我,出事了,亲!

具体什么事,要等我睁开眼睛才知道,于是我勇敢地睁开眼,看见几十个举着长矛的原始人围住我们,其中几人的长矛正抵住我和师姐的几处关键部位。

他们长矛的制作工艺略显粗糙,就是把一块石头磨锋利,然后绑在一根棍子的一端。难怪我感觉脖子凉凉的,原来是石刀冰凉。

虽然我和师姐此时四面楚歌、身陷维谷,但我俩并不害怕。

区区几十个原始人,莫说我神功附体,就算只让师姐出马,她也能用七十二门飞镖瞬间取得全胜佳绩!

但是,我们没有那样粗鄙。

怎么说呢,长夜漫漫无心睡眠,陪同他们耍一耍也是OK的。

于是乎呢,原始人把我和师姐押到山脚篝火旁,把我俩捆住扔在王教授身旁。

这时候,我才看清王教授的脸。他的嘴里塞着一坨很恶心的东西,应该是原始人刚刚吃过的某种动物的大肠。

于是,我恶心得吐了出来,而师姐早已吐得要死。

红辣椒那个辣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