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情路商途

第28章 晚柠

两人并肩走着,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

走到一个路口,左拐是回唐大的家属楼,右拐是盛唐门店:“这就回去吗?”

沈霖皮了一下:“不然呢,要我去你那里暖被窝吗?”

“能不能正经点!”方楠锤了他一下:“我是觉得今天这日子应该喝一杯。”

“改天吧,这几天大家都有点累,突然放松下来,我只想睡觉。”沈霖懒洋洋的伸了跟懒腰,顺手从兜里拿出根烟点上:“这段时间你也辛苦了,等这两天忙完,我请你好好搓一顿。”

方楠有点失望地撇撇嘴。

就在这时,沈霖电话响了,一看是余婉,还以为她要让自己过去哄杜佳佳呢,没想到却是让她帮忙去接个人。

她一个姐妹儿在钱柜酒吧喝多了,刚才电话的时候又哭又闹的,杜明城今天办案,联系不上人,杜佳佳那边刚睡着,她脱不开身,但也不能不管,一时间也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只好打给沈霖了。

沈霖扔掉烟头:“跟我到酒吧接个人?”

“谁啊!”

“我也不认识,余婉的一个姐妹。”

“女的啊!”方楠又撇撇嘴,不过脚下却跟着沈霖朝路边走。

出租车司机对于唐都的夜场轻车熟路,很快将沈霖他们送到了钱柜门口。

两人刚一下车,就见到许多莺莺燕燕的男女勾肩搭背的出出进进,走进去之后是震耳欲聋的音响,和五彩琉璃的昏暗灯光,根本看不清人,按照余婉给的电话打过去,也听不到谁的手机会响。

方楠还是第一次到这种地方,尽管外面寒风阵阵,可舞池里的那些女生衣着暴-.露,拼命地晃动着头发,随着音乐的节拍扭动着腰肢,那些醉醺醺的男人就围在这些女人身边,像极了草原上遇到猎物的野狗。

强忍着不适,跟沈霖在里面晃了一圈,根本就没找到人。

两人只好回到大门口给余婉说明情况,余婉让他想办法找到人,别让自己姐妹出什么事。

*******************

陆晚柠坐在酒吧最昏暗的角落里,喝了最烈的酒,流了最想流的泪,像她这样的女人,最容易成为夜场寻欢的男人猎物。

正要离开的刘邵东,忽然注意到角落里的陆晚柠,心道,这小娘们怎么会在这里?

眼见陆晚柠的桌子前摆满了酒杯,刘邵东似乎觉得天赐良机一般,走了过去坐在她的面前道:“陆老板,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无聊了知会一声我陪你嘛!”

陆晚柠抬起有些迷离的眼睛,看到是刘邵东之后,便挤出了笑容:“原来是刘总。”

“是不是觉得我没有把营销广告的单子给你,你就对我有意见了?”刘邵东说着话,叫来服务生上酒。

陆晚柠摆摆手:“改天再请刘总喝一杯,今天不行了,我得回去。”

“陆老板这么不给面子,喝一杯再走也不迟嘛!”刘邵东起身快走两步,从服务生手里接过两杯鸡尾酒,手指间的一个药片不经意间落入,在昏暗的灯光里和吵杂的背景音乐里,加上酒是深蓝色,根本没人注意他这个小动作。

当料酒端到陆晚柠面前,她也不好拒绝,只好接了过来。

“景泰的单子没有给你,我可以再给你介绍一单嘛!”刘邵东装出一副春风和煦的面孔:“这次单子没有给你,实在是惭愧,这杯酒就当我给陆老板赔罪了。”

说完,他自己先干了,陆晚柠无奈,只好也喝了下去。

“今天喝的有点多了,不陪刘总了,改天一定单独请你。”陆晚柠有点怕这个刘邵东,每次想从他手上接点广告单子,都要在被他揩油的边缘游走。

为了一个单子,牺牲自己,陆晚柠宁愿饿死。

只是今天喝的真是有点多了,刚站起来就觉得头晕目眩,眼前的人物也开始迷离的晃动。

“行,我送送你。”刘邵东假情假意的起来护送陆晚柠。

还好刘邵东没有动手动脚,陆晚柠心中想着,脚下加快步子,赶紧离开这里。

可是酒劲突然涌了上来,头晕目眩,两腿发软,几乎要瘫倒在地了,幸好刘邵东及时扶住了她的胳膊:“陆老板喝的有点多,没事,我的车在外面,待会让服务生送你回去。”

胳膊突然被他捉住,陆晚柠的心里突然荡起一丝春意,可大脑的清醒还是让她尽力甩开刘邵东的手,自己差点跌倒在地上。

沈霖蹲在马路边,方楠手里拿着电话,看到有人出来就拨打电话……

当刘邵东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沈霖眼睛一亮,呵呵,这老小子啊。

可随即,刘邵东手中的挎包里,传出来了电话铃声,方楠拿着电话愣愣地看着沈霖,又看着刘邵东。

沈霖明白过来了,原来刘邵东架着的女人就是他要找的人,此时刘邵东一手架着陆晚柠的胳膊,一手拦着陆晚柠的腰,陆晚柠整个人迷迷糊糊的,似乎要马上睡着了一般。

门口的寒风让她清醒了一下,想要挣脱刘邵东的手掌,却发现根本用不上力。

“陆晚柠吧,婉姐让我过来接你。”沈霖扔掉烟头,走了过去。

听到有人叫自己,陆晚柠抬眼了看一下,发现并认识他,可沈霖的手已经伸了过来。

刘邵东非常的郁闷,怎么什么好事都能遇到沈霖呢:“呵呵,沈老板!怎么哪儿都有你。”

沈霖抓住陆晚柠的手腕,想把她接过来,可是刘邵东不撒手,死死地揽住陆晚柠的腰:“刘总好雅兴,大半夜的跑这里捡尸了,换人吧,这个人是我的!”

是你的!?

刘邵东气的想骂娘,老子好容易逮到这样的机会,还能再让你抢了先?:“陆老板喝多了,我要送她回家,你小子想占便宜,恐怕是找错地方了吧?”

沈霖不想跟他胡搅蛮缠,另一只手伸出去,方楠立即把电话递了过来:“婉姐,我找到陆晚柠了,可惜景泰的刘邵东刘总,想趁机揩油!”

“找到人就好,就是怕她喝醉被人占了便宜,你赶紧给她送回去!”

沈霖开的免提,余婉的声音清清楚楚的传到刘邵东的耳朵里。

“人这会喝的不行了,我送哪儿去。”

“随便找个酒店让她睡一晚,反正别让她跟别人走。”

“行!”沈霖撂了电话,拿眼瞧着刘邵东:“你还跟我争吗?”

刘邵东心有不甘,揽着陆晚柠的手始终不愿撒开,沈霖也不跟她废话,对方楠说道:“叫个车!”

钱柜门口的出租车有很多,根本不用叫,早就有排队的司机等着拉他们了。

沈霖抓着陆晚柠的手腕搭在自己肩上,直接将她从刘邵东手里抢了过来。

陆晚柠的脑子还有一丝清醒,可就是浑身燥热没力气,甚至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就是感觉迷迷糊糊,热的不行。

沈霖将她塞进出租车,并坐了进去,方楠拉开副驾驶坐进去问道:“去哪儿?”

“你带身份证了吗?”

“没有!”

……沈霖也没有带,此时陆晚柠有气无力地靠在他肩膀上睡着了:“去我那吧,晚上我到网吧去。”

返回唐大的路上,沉睡中的陆晚柠忽然醒来,不是醒,而是迷迷糊糊中开始对沈霖动手动脚。

本来她就靠着沈霖,忽然转过头抱紧了沈霖的脖子,夹杂酒气的呼吸犹如滚烫的热浪,直接从沈霖的脖子里灌了进去,双手按着沈霖的皮带位置,直接伸进了他的羊毛衫里。

五月的江湖

作家的话
例行求收藏,求推荐。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