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捕捉最佳夫君

如何捕捉最佳夫君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94章 发髻

花厅中的风波以苏家两位小姐禁足结束。苏君兰屡教不改,先关了两天祠堂,才由婆子压着回了自己院子禁闭。

林樱虽没有被罚,自己却在玉樱轩闭门不出。她回来之后就一直不怎么说话,陈兮也不知道该怎么宽慰她。

“樱姐儿,你若过的不开心,便跟我回去。我会在扬州呆个几天,你改了主意随时可以派丫鬟来找我,云州永远都是你的家。”陈兮离开苏府之后留下张条子。

林樱坐在水阁内,抱着膝盖盯着那纸条发呆,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陈兮坐苏府的马车回了客栈,她原本带的两箱子东西,从苏府出来便空了一箱,那箱子东西就是打算好给林樱的。如今行李少了,她的心却沉沉的。

“兮姐儿,回来了?”徐昌坐在客栈大堂里和几个管事喝着茶,见到陈兮他笑眯眯地喊她。这次的生意还算顺利,应该是能大赚一笔的。

这次没出什么岔子,兮姐儿功劳不小,徐昌道:“我给你买了些小玩意送到你房里了,你去看看喜不喜欢。”

陈兮勉强笑了笑:“舅舅,外祖母和舅妈她们的份你没忘记吧?”在苏家,苏夫人觉得苏老夫人偏心,其实徐家也一样,舅母又何尝不觉得舅舅和外祖母对自己太过偏爱了呢?

只是徐家矛盾还没那么明显,玉妍年纪尚小,性子又纯良,也不会计较这些。

陈兮心中已经隐隐觉得有些不安了。舅舅家的问题实在不小,一方面舅母因为上次的纷争对她产生了不满,另一方面若是陈兮那个梦是真的,恒哥儿…

可惜自从那次之后,陈兮再也没有做过类似的梦了。若是能看到更多的细节,她也好知道怎么下手。

仔细想来,梦中恒哥儿的年纪约有十五上下,已是英姿飒爽地少年郎。这般看来,陈兮有足够的时间预防,不让恒哥儿的悲剧发生。

也许…她可以先从给舅舅洗脑开始。陈兮若有所思地看了眼坐在人群中的徐昌,返身回了房。

晚饭徐昌特意辞了饭局,要带陈兮去扬州有名的酒楼尝尝鲜。陈兮梳洗完毕跟着徐昌一同出客栈。

她坐在马车上,有些懊恼地整理着自己的发饰。以前在陈家不觉得夏荷的作用有多大,如今什么事都得亲力亲为了,陈兮这才发觉出没人在身边的难来。

陈兮在路上一直都是把头发全部扎起盘于头顶作男士发式。去苏府前是找了客栈的婆子帮忙弄了个简单的双鬟。

如今匆忙出去,她纯属自己捣鼓,这金镶玉蝴蝶发饰便歪歪地卡在了头发上,她上了马车想取下来整理,却发现这发饰已经和几缕头发丝缠在了一起,越整理越乱了。

陈兮往外头看,舅舅在前面骑着马,通宝跟着轿子慢悠悠的走着。现在自己这个样子必然是不能见人了,她的目光扫过街边的幕篱摊子,将自己凌乱的头发压了压,掀开车帘小声叫道:“通宝,通宝,你在路边给我买盏幕篱来。”

通宝听到了有些纳闷,这些天兮小姐日日在外头都没有用幕篱,怎么今日突然要了。不过他也没有多问,主子的吩咐,下人自去办便是。

陈兮透过车窗接过了通宝为她买来的幕篱,这是街边随便买的,自然没有什么绣花花纹,纱幕摸着也很粗糙。

陈兮此刻也顾不得这些了,总比头发凌乱地出入公总场合的好,先应付一阵,等会客栈再找手巧的婆子帮自己整理。

马车停下,徐昌下了马准备去马车边上接陈兮下来,掀帘出来的却是个带着齐腰幕篱将自己遮的严严实实的小姑娘。

“舅舅。”陈兮唤了一声,徐昌反应过来,伸手去将她扶下来。

“舅舅,我们有包厢的吧?”陈兮透过幕帘,看着身边人影憧憧,忍不住出声问道。

她这副样子,可见不得外人。

徐昌面上有些尴尬之色,这酒楼是邓庆林给他推荐的,他今日没什么事便打算带陈兮来尝尝鲜,哪里想的到预订包厢。

听舅舅没说话,陈兮估计他是临时起意,心中真是有苦说不出。

“徐老爷。”徐昌闻声看去,很是面熟。他指着那人,手指了半天也没道出人家名字来。

陈兮撩开幕篱,站在面前的竟然是居家的小厮合景。他乐呵呵地揣着个袖子,穿的倒是人模人样,不知情的人只会以为是来用餐的顾客,哪里想的到只是个小厮。

“陈小姐,徐老爷。我家少爷说您二位若是不嫌弃,他在上面倒是有个雅间。”徐昌听了有些犹豫,他看向陈兮,他倒是无所谓,陈兮素来避讳居子良,不知会不会同意。

这边陈兮却是眼前一亮,她爽快道:“走吧。”徐昌刚打算替陈兮拒绝的话卡在了喉咙里,他瞪大了眼,看着自家外甥女高高兴兴地跟着人家小厮走了。

徐昌揉揉眼睛,他眼睛没问题吧?这是前段时间对居子良避若蛇蝎的人吗?

陈兮的想法倒是很简单,她不想在其他人面前失态,但是居子良没关系,在他面前再丑点也没事。反正她也不在乎她在他面前的形象。甚至为了让居子良对她尽快失去兴趣,陈兮也不介意扮丑。

这般想着,陈兮上楼梯的步伐愈发轻快了。

进了雅间,果然里头陈设精美,丝竹声声,碗碟都是上好的越州青瓷,配着白瓷鹅颈酒瓶,还未上菜摆在桌子上头便已是一幅画。

“来啦?”居子良大马金刀地坐在上位,今天他罕见地没穿那些大红大紫的颜色,只穿了身白色锦衣,当然香囊挂坠还是一个不少地挂在墨玉腰带上。

陈兮大大方方坐下了,将幕篱掀开。居子良刚扬起的微笑凝结在嘴边。

一路颠簸,又被陈兮一顿操作,陈兮的头发已经不能看了。她基本上是顶着一头乱草坐在那,还很坦然自若地对着居子良笑。

“合景。”居子良回过神来,冲门边也受了惊吓的合景使个眼色,合景会意,将后面赶过来的徐昌关在了门外。

陈兮看他:“你又搞什么?”居子良耸耸肩:“我是为了你舅舅着想,他年纪大了,受惊不好。”

“你干什么?”徐昌警惕地看着守在门外的合意:“我是你家主子请来的,还不快让我进去。”

合意还是那副笑脸:“徐老爷,稍等片刻,我家主子有两句话跟陈小姐单独说。”

“男未婚,女未嫁,什么话要单独说?”徐昌心中已有后悔,早知道就不来这酒楼了,兮姐儿要出什么意外自己怎么跟大姐交代。

两人扯皮一番,徐昌见里头还没有动静,决意就算和居家闹翻也要闯进去时,门“吱呀”一声从里面打开了。

居子良靠在门边,看着和合意推搡的徐昌,喊了声:“唉,干嘛呢。你懂不懂规矩,这是我徐叔,你给我滚下去!”

合意收回手,低头退下了。下人真不好做啊,主子的话得听,主子的活得做,主子骂你还得应。

徐昌狐疑地打量居子良浑身上下,衣物完好,他一个跨步进了包厢,正见着陈兮毫发无损的坐在桌边端着杯茶对他笑。

他心头暗松口气:“兮姐儿,怎么不等等舅舅。”陈兮也有些尴尬,她笑笑应付道:“肚子饿急了,舅舅别担心了,看看吃点什么吧。”

徐昌点点头,他目光在陈兮发髻上停留一瞬,怎么感觉,早上出客栈时兮姐儿不是这个发型呢?

耳东归人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