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捕捉最佳夫君

如何捕捉最佳夫君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7章 澄清

“今日风刮着是真的有些凉了。”夏荷掀了竹帘进来道:“夫人前些日子说,要把这竹帘换成厚些的毡帘了。”

“小姐你看看用哪个?”夏荷手里拿着两幅毡帘,一幅是水墨山水的素雅毡帘,另一幅是花鸟鱼虫的鲜妍毡帘。

陈兮盯着那两幅毡帘出了会神,低头浅笑:“就那幅山水的吧。”

“是。”夏荷踮脚伸手把门上的竹帘取下来,又换上新的。

陈兮放下手中的绣活,向外头张望了一会。

春棠正在外头打扫,身后一个小小的身影晃悠悠地跟在身后,拿着把小铲子把垃圾铲进簸箕。

“芝芝看着伤好了很多。”陈兮看着那孩子笑道。

夏荷也很是喜欢这懂事的孩子,点点头:“那些淤青褪下去,可以看出芝芝也是个小美人呢。”

这倒是实话,仔细看,春芝的五官比春棠长的精致一些,带了些江南女孩的秀美。

春棠说,春芝今年刚过六岁生辰,因为春芝娘生她时难产,她娘的忌日就是她的生日,所以她是爹最不喜欢的孩子,经常非打即骂。

陈兮听着想起了林樱,林樱也很久没有传信来了,不知道她在扬州如何了。

冬生的住处搬到了前院的耳房,陈家人捡了个日子把前院轿厅旁边的耳房收拾出来一间,虽然小了点,但对冬生来说是尽够了。

“姐,这是之前小姐赏我的银两,你拿着。”冬生擦了把汗,他刚从外头跑腿回来,陈兮一赏她钱他就给春棠,有时候是陈兮让他买点吃食犒劳自己,他也不买只留着给姐。

春棠从床底下翻出个小箱子,将冬生的钱收进去,有些心疼地给弟弟倒碗水:“你好好给小姐干活,老爷夫人和小姐都是大好人。”

“我知道。”冬生咧开嘴笑起来。他这些天在外头跑,竟已能说一口官话了,虽然不怎么流利,但已不怎么能听出乡音了。

春棠看自家弟弟破旧的衣服,心里思量着天也凉了,要给三个孩子做两身冬装。冬生和春生是要见人的,也来不及做了,就花点钱去成衣铺买两套。

冬生不知从哪摸出来两块糕点,给春棠春芝一人一块:“小姐赏我的。”

春棠没吃,看着春芝在那一口一口慢慢嚼着,脸上慢慢漾了笑。

若是日子一直这样有盼头,该有多好啊。

这日黄昏,冬生搬了个小杌子坐在陈府门口逗弄着小春芝,惹得她咯咯直笑。

陈兮夏荷和春棠出去购置东西,徐氏和白嬷嬷在房里给还未出生的孩子绣小鞋小衣服。

陈家看着一片安宁和谐。

忽地外头一片喧哗,白嬷嬷听到孩子的哭喊声赶了出去,徐氏紧随其后。

“怎么回事?!”白嬷嬷见一个陌生醉汉在门口要去抱春芝,冬生死死地咬着他的手臂不让他靠近妹妹。

春芝躲在哥哥身后瑟瑟发抖,她见了白嬷嬷,忙往白嬷嬷身边跑。冬生死死咬住男人胳膊不放,眼睛余光追着春芝的身影。

“臭小子!”男人重重一巴掌,将冬生半张脸打的高高肿起。

徐氏不知哪来的勇气,喝道:“给我住手!”颇有主母威严。

陈守仁不在,陈兮又外出了,徐氏只有挺直腰板出来主持大局了。

见徐氏这样一位体面的夫人站出来,男人住了手,咧嘴笑起来:“夫人,这是我家的孩子。在您家叨扰了,我这就带他们回去。”说着又想往里走。

白嬷嬷厉声喝道:“什么东西,还敢在我家放肆,再往前一步我就报官了!”她看一眼冬生,冬生会意,默默往门口移动。

“臭小子你去哪!”冬生被男人一把抓回,春芝躲在白嬷嬷身后努力压抑着声音呜咽着。

徐氏也有些紧张了,看得出这个男人有些拳脚功夫的,而且又是个不讲理的,若是他真的要做什么,不仅两个孩子保不住,恐怕自己和白嬷嬷也会受影响。

“再往前一步,你后半生就只能在大牢里度过了。”沉稳的少年声音悠悠响起。

众人循声望去,少年一袭白衣提着书箱跨进陈家门槛,他神色冷峻,眸色深沉,背后天空霞光绚烂。

陈兮到家的时候,正看到两个官衙压着一个不断挣扎的醉汉出了陈府。春棠手里的布料包袱“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陈兮看她一眼没说什么,蹲下身把包袱捡起来。

“臭丫头,老子养你这么多年白养了!”男子看到春棠,高声骂道。

一切都已经很明显了。陈兮快步带着夏荷想进陈府,被一个官衙拦下来。

“这位官爷,这是我家。”陈兮心中挂念着娘亲和白嬷嬷,语气不免有些焦灼。

她抬眸望去,目光穿过一片混乱,停在院中少年身上。

少年正侧身和一位捕头模样的人说着话,冬生低着头站在他旁边,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垂头丧气。

他面目严肃,老成持重,是陈兮熟悉的那个小老头没错了。

陈兮不知怎地心中一松,夏荷见春棠脸色煞白,伸手握住她的手捏了捏。

晚间陈守仁得了消息赶回家,留孟攸吃晚饭。孟攸本是要跟他禀报今日事宜,想了想也就同意了。

“这件事是学生逾越了。”孟攸弯腰给陈守仁赔罪,陈守仁忙扶住他:“没有你,恐怕今日这事不能善了。”

他不无担忧地看看一旁摸着肚子的徐氏一眼,徐氏朝他点点头,感激地对孟攸道:“今日多亏你了,是我们要感谢你才是。”

“兮姐儿,去搬库房里的米酒出来,我敬孟攸一杯。”陈兮有些出神,被父亲这么一说才回过神来,她点点头站起来。

孟攸沉默地坐在凳子上看着她,待陈兮的眼神投过来,他又转开了目光。

莫名其妙。

陈兮心中嘟囔着,出了正厅。

等陈兮抱着小酒坛子从库房出来,一人已经站在了外头的葡萄藤架下。

陈兮心里感激他,扬起了甜甜的笑:“孟师兄…”

他转身,月光穿过叶片投下斑驳的月影,落在他发间。

陈兮看不清他表情,只听到他应了声:“嗯。”

行吧,似乎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陈兮笑笑,抱着酒坛准备回正厅。

“我…”孟攸发声了,他似乎在斟酌要怎么说,陈兮也只好停在原地等他说完。

“我不喜欢男的。”

陈兮愕然听着这句话,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真的是孟攸说的话?

这么简单直白粗暴?

铺天盖地的后悔淹没了孟攸,他脸上发起热来,只庆幸这天色已晚,对面的人应该看不清。

“噗嗤。”少女的笑声在这片寂静中格外清晰,让孟攸的心也在风雨飘摇中安定下来。

“知道了。”陈兮轻快地答了一句,转身快步离开了。

孟攸在原地又站了半响,抬头看了看月色,嘴角悄悄翘了起来。

耳东归人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