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捕捉最佳夫君

第6章 邓家表哥

陈兮在舅舅家好吃好喝的呆了几天,虽是闲适,她倒也没忘记爹布置的功课。

碧水榭中。“小荷,帮我收起来。”陈兮放下笔,吹干墨渍。一手秀美的簪花小楷整整齐齐的排列在淡粉花笺之上。

小荷带着艳羡小心的收拾起来,陈兮回头看她:“想识字?”她自然知道小荷是不识字的,前世牵扯到书信的东西都是自己亲手处理,平添许多繁琐。

若是小荷这世多学点东西,以后也能给自己带来更多帮助,对她自己以后也是有帮助的。

小荷咬着唇,半响才呐呐道:“想。”

陈兮笑笑,示意她上来:“以后每天我抽一个时辰教你学字,但若是你不专心,我可就不教了。”

小荷眼中带着喜色,饶是内向如她,也忍不住微笑起来。

陈兮看她这幅喜悦的样子,心中却慢慢泛上了酸。

前世小荷是个木讷不爱言语的,在陈家时脸上还能见到点笑影,跟了她去薛府之后便再没怎么笑过。

小荷不笑,也不哭。

不论薛家人怎么刁难,她都木着张脸把陈兮护在身后,冷漠无声地对抗着整个薛家。

陈兮拿了身契让她走时,平时脸上毫无表情的她却哭了,她抱着陈兮不愿走,是陈兮狠下了心赶她。

回忆如潮水涌上将陈兮淹没。

烛火很暗,清瘦的妇人木着脸坐在桌边:“你走吧。”

小荷跪在地上,身前是她的身契,她头埋得低低的:“夫人,我不能走。”妇人突然激动起来,她抓起一盏粗瓷茶盏向小荷身旁扔去:“我叫你滚!”

小荷只任由那茶盏在她身旁炸开,一动不动。

“你不走,想和我一起,死在这后院,这薛府吗?”陈兮沉默半响,冷静的开口,语气满是疲惫。

小荷没抬头:“小姐,小荷不会让你死,夫人吩咐过,要小荷照顾好你。除非我先死了。”

妇人握紧了手,指甲深深地刺进掌心,两行泪已经无声的落了下来:“小荷,你出去,你回陈家去。我再也回不去了,你代我回去。”

小荷抬起了头,她哭了,脸上还有道被碎瓷割破的血痕:“小姐。”

妇人摇摇头,缓慢的擦干脸上的泪:“叫我夫人。”

“小姐,小姐,你怎么哭了?”陈兮回过神,往脸上一摸,才摸到一手冰凉的泪。

她恍神,看着眼前鲜活的小荷,带着泪笑了:“等会让小厨房做些枣泥酥罢。”

主仆二人带着陈兮写好的花笺往怡兰苑去。

陈兮忽地侧头问小荷:“看看我浑身上下可有什么不齐整的?”小荷奇怪的打量陈兮一圈,只见她今日梳了双丫髻,双髻正中各嵌了一枚玉芝珠花,上身穿了件云雀细锦掐腰小袄,下面是八幅柔绢云缎裙。

这一身既素雅低调却也不失体面。但作为一个十岁少女多少素了些,显不出该有的活泼鲜亮来。

陈兮自己自然很清楚这点,但是要她一个已经活了快四十年的人穿些小女孩的鲜亮衣裳,实在是忍受不了。索性就捡了素色的,也省得心烦。

但对上真正的小姑娘时,这种对比便十分明显了。

迎面走来一行人,舅母满面笑容的挽着另一位雍容妇人,妇人圆脸雪肤,见人三分笑。正是舅母的嫂嫂胡氏。

陈兮的目光落到妇人身后,一对兄妹并肩而行。少年身量已经长起来,比女孩高一头不止,像一株挺拔的竹。他穿着一身月白的锦袍,扬着头,一双星眸满满自傲。

少女身形小巧,长得倒是玉雪可爱。她一身鲜红的金线袄裙,颈间明晃晃的足金锦凤项圈,双环由红绸带束着,站在红梅旁倒像是红梅成了个梅花精。

兄妹俩都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像这整府的人都欠了他们的钱。

陈兮拢袖立于原地,收回目光。外貌自然是过关的,家境也算殷实,家中人口也简单。

邓家小辈这代只有邓泓一个男丁,其余的便是他的嫡亲妹妹邓珠和庶妹邓杏。很明显的,邓家这两个嫡亲子女是十分受宠的,看他们那拿眼角看人的做派便明了了。

其实陈兮倒是不讨厌邓泓这点子傲气,从小在蜜罐子里泡大,难免会有些陋习,只要不是那些无法忍受的,她都有信心把他掰回来。

即便掰不回来,两不相干也是好的。他这点子露在外头的心思,总比那些外表沉稳可靠,肚子里全是黑水的好。

前世两人没什么交集,陈兮还未出阁时,曾听说邓泓惹上了些麻烦,最后邓家花了一大笔银子把他捞回家,从此之后人倒是沉稳了些。

听说从此以后便在家闭门不出,埋首苦读,想谋个功名。

他既然能“浪子回头”,那么就说明他人是不坏的。这般想着,陈兮嘴角的笑意便真切了些。

“兮儿?”一行人走近,舅母这才注意到陈兮。陈兮敛袖,笑语盈盈:“舅母,邓夫人安康。”胡氏和气的颔首笑着,不动神色的打量着眼前的小娘子。

“这是陈家小娘子,单名一个兮字。”舅母掩唇笑起来:“是我那大姑子的独女,可是我家老妇人的心肝尖呢。”

几句话之间,在场几人的心思便已百转千回。

陈兮心道这胡氏虽看着和善,但能管住邓家后院只有一个庶女,绝不是个简单的。

只她面上不显,只维持着脸上的笑,做出一副柔顺懂事的样子。

邓泓听几人寒暄,面上已起了不耐之色,不过他到底没说什么。

陈兮见后头邓珠脸色不好,便知这蛮横惯了的小娃娃是要发作了,她朗声道:“听闻前些日子舅舅送了些新奇的小玩意到祖母院子,我正要去祖母院子和玉妍、恒哥儿顽,邓家妹妹可要一同去?”

邓珠撇嘴:“能有什么好玩意。”“珠儿!”胡氏回首唤了一句,又对陈兮笑:“那便麻烦兮姐儿了。”

陈兮又行了个礼,便不紧不慢的行至邓珠面前,弯腰伸出手,露出自己自认为最和善的笑:“珠姐儿,可要和姐姐去顽?”

这可真是陈兮的大危机了,陈兮前世可没甚孩子缘。

虽说幼时是孩子王,但那只是仗着自己是家中最大的孩子,单纯用武力弹压。待到再大些,便不管用了。后来嫁人,初时薛立不怎么来她院里,后来她也歇了心思,加之身体垮了,到死也是没有孩子的。

邓泓站在一旁,冷眼看着这陈家小姐,他个子高,只能看到陈兮的发顶,圆圆的脑袋,一个近乎可爱的发旋。毛茸茸的,他盯着发顶猝不及防地对上一双清凌凌的眼。

陈家小姐直起身子,牵住傲娇邓家大小姐的胖乎乎小手,就看着少年有些愕然的看着自己,她下意识地挑眉颔首,只是一瞬,随即移开眼带着邓珠走开了。

两位妇人将一切看在眼里,邓氏道:“嫂嫂,刚刚还说让泓哥儿去拜见老夫人,眼下这两个姐儿正好要去,不如就让兮姐儿带着泓哥儿去,我们两个也到我房里说些体己话。”

胡氏意味深长的看邓氏:“既如此,那便让孩子们一道去吧。”邓氏心中也有些心虚,虽说婆母前几日找她过去,隐隐约约透露了些意思,但还没跟嫂嫂哥哥通过气,如今是被嫂嫂看出来了。

邓泓晃晃头,昂首阔步追上已走远的少女们。这丫头,刚刚那挑眉是在挑衅吗?

耳东归人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