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捕捉最佳夫君

如何捕捉最佳夫君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9章 欲买桂花同载酒

陈守仁这次还算靠谱,竟然就真的赶在放授衣假那天,处理好了紧急的事务,跟上了陈家大部队的步伐。

因为路程较远,原本白嬷嬷租的是一辆马车一辆牛车,陈兮自己补贴了银子让白嬷嬷换成了两辆马车。

现在陈兮可是小富婆一枚。

不知最近走了什么财运,桐阳书屋那边放的两张画竟然都卖出去了,价格也出乎预料的高。加上绣坊那边拿来的这几月分红,就这般竟然凑够了陈兮的初步目标五百两。

攒钱的快乐一时冲淡了离别的愁绪。陈兮一路上脸上都挂着喜色,让一直暗自担心的徐氏放心不少。

马车稳稳停下,陈兮一掀车帘,一股桂花的浓香便侵袭而来。

眼前是个玲珑可爱的小庄子,庄子前两株老桂树,挂了满枝头碎米粒般的黄花,色浮金栗,带着馥郁的芬芳。

“比起云氲山庄,金桂山庄好像更贴合呢。”陈兮听得夏荷嘀咕了一句,她含笑看夏荷一眼。

云氲山庄依山而建,山庄后院有一处温泉泉眼,四季都冒着温热的山泉,带着股淡淡的硫磺气息。

这庄子里只有一户姓石的庄户人家负责平日的维持撒扫。是一对老夫妇带着他们的小孙子。

孩子看起来十分机灵,跑上跑下给陈家人端茶倒水。

“夫人,前几日接到信我们就将房间打扫干净了,后头的汤泉也清理过。”石婆子很是殷勤。

以前陈家每年都要来这山庄玩个几天,近几年陈兮大了,陈守仁事情也多起来,反而来的少了。

温泉庄子平日里没什么收入,他们自己种些粮食蔬菜,因为土地也很贫瘠所以收成不好,大头的还是要靠主子来时的打赏。

徐氏知道他们艰难,带着个小孙子也不容易,便让白嬷嬷封个丰厚些的红包给他们。

石老夫妇自然是千恩万谢地收了,伺候的也更加用心。

庄子小,厢房也不多,好在石氏夫妇家就在附近村子,可以腾出他们住的耳房供陈家下人们住。

小孙子名叫石虎,人如其名,确实是虎头虎脑,颇为可爱。

“这孩子的爹娘去山里种果树了,咱们这的土不适合种粮食,他们就承包了一个小山头种果树,赚的都是辛苦钱。”石婆子和徐氏闲聊着,石虎就站在一旁,大眼睛扑闪扑闪。

石老汉则带着陈守仁和陈兮去了老地方。

“小姐,这是啥?”夏荷抱着一个长条形的梨花木盒子,一脸懵地看向陈兮。

陈兮换了一身方便行动的衣服,拎着自己的小包裹深一脚浅一脚地跟在陈守仁和石老汉身后。

“你看他们拿着什么?”

夏荷目光望去,陈守仁正提着根钓竿和鱼篓,悠闲地走着。后面跟着的石老汉不仅提了钓竿还背了个放了杂物的鱼篓。

陈守仁除了书画,最爱的就是垂钓。陈兮幼时来这庄子,常被徐氏抱着到那处溪谷看陈守仁垂钓,再长大些,陈守仁找了工匠给她打了专属钓竿,她便自己扛着钓竿跟着爹爹一起去垂钓。

女童的呼唤声犹在耳畔:“爹爹,等等兮儿!”

想起那段时光,还真怀念呢。

那个溪谷似乎毫无变化,只是被秋色映衬的更美了,碧空之下,溪水清澈,红叶染树,黄叶铺地,树下还长着零星的野菊花丛。

陈兮找了个有树荫的地方取出自己的钓竿,几年没用,这根钓竿似乎也不太合手了,有些短了。

回头一看,爹爹已经在他的老位置坐好了,一副姜太公的悠闲自在模样。

要说垂钓技术,陈守仁是不如石老汉的,好在他不在意收获,似乎只是享受过程中的乐趣。

这点子闲适是陈兮前世求不来的,那时她囚于后宅之中,能看到的只有方寸之地,哪来这么广阔的晴空?

她放松地眯着眼,享受着微风拂过,握着钓竿等候着上钩的鱼儿。

夏荷在后头找了块石头坐着,她倒聪明,不知从哪掏出本话本翻着,倒也不寂寞。

陈兮回头看她,夏荷和她印象中那个小荷相比变了很多,当然这是陈兮想看到的变化。

这两年来,她有白嬷嬷母亲般的教导和疼爱,有主子教她识字看书,现在还有春棠阿萝等朋友的陪伴,她早就不是那个木讷内向的小荷了。

陈兮自己在变化的同时,她身边的人也在潜移默化地发生着改变。

以后她会跟着陈兮见更多的人,做更多的事,成为陈兮最坚实的后盾和助力。

“唉!”陈兮手中鱼竿猛地往下一坠,夏荷听到声响抛下书跑过来,正见到陈兮努力收竿的样子。

“帮帮我!”两个人一番努力挣扎,最后还是被鱼跑了。

陈守仁和石老汉稳坐钓鱼台,动也没动。陈兮恨恨瞪老爹一眼,这一看就是大鱼,就这么跑了。

太阳落山的时候,几人才带着今日的收获回了山庄。

石老汉的鱼篓是最满的,陈守仁今日全无收获,而陈兮反而钓上了几尾一指长的小鱼。

见陈兮鱼篓里头的小鱼,陈守仁想说点什么,但见陈兮高兴的样子,便也作罢。

山庄门前早挂上了灯笼,两汪暖黄照着归人的路,有饭菜的香气飘出。

今日的晚饭不仅有庄子的新鲜蔬果和鱼汤,石婆子把陈兮钓的那几条小鱼煎的金黄酥脆,正合陈守仁的胃口,惹得他多添了一碗饭。

重头戏是陈家从城里带来的螃蟹,是早上在市集买的最新鲜的,这个季节吃正正好。

饭桌上大家围坐在一起,没有什么主仆之分,大家谈笑着,享受着美味珍馐。

陈兮给陈守仁和石老汉各倒了一杯竹叶青,笑道:“月圆蟹肥桂香浓,正是好时节,爹爹和石爷喝杯酒助兴。”陈守仁显然很是高兴,拉着石老汉对饮。

石婆子也端上了自己酿的桂花酒,不易醉也香甜可口,给在场的女眷们都倒了一杯尝尝。陈兮和夏荷年纪还小,徐氏只允许倒了小半杯。

陈兮感受着嘴里的香甜,有些微醺,但又觉得眼前的幸福和乐太过虚幻,不知怎么落下泪来。

“小姐,你怎么哭了。”夏荷有些晕乎乎,但还是注意到了陈兮的异样。

陈兮擦了擦眼角的泪花,抿唇笑:“没什么,没什么。”

也许是因为那半杯桂花酒,陈兮晚上睡得特别沉。

她昏昏沉沉地跌进梦乡里,眼前是一片漆黑,入手是粘腻的滑,令人很是不适。

耳边猛地响起一个声音:“你还有家吗?你的家,就是薛家。”冰冷,讥讽又无情。

这是一个噩梦。

这一声惊起了陈兮一背的冷汗,她眼前突然亮起来,入眼的竟然是她的父亲,陈守仁。

耳东归人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