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捕捉最佳夫君

第37章 居夫人的邀请

那天陈兮是硬着头皮在某狐狸的眼风下坐了半天,到了夜幕降临,季徵才收了棋盘送客。

居子良临走前还意味深长地看了陈兮一眼,把陈兮刚平复不久的的鸡皮疙瘩看的又冒出来了。

这人想干嘛?

算了,反正过几天母亲看过大夫她们就回云州了,他还能追到云州?

陈兮心中略定,和姨母说笑了几句便回房休息。

第二日,舅母邓氏上门邀小徐氏和陈兮去逛集市。

大徐氏和徐老夫人去了普陀寺拜神,邓氏在府中无聊便来了季府。

小徐氏心里是有些看不上自己这位弟媳的,在她看来,邓氏虽然有几分小聪明,对徐老夫人也还算乖顺,但目光太短浅,芝麻大点的利益便抓着不放。

不过虽然心里这般想,嘴上小徐氏还是和邓氏亲热寒暄着,她要是敢给邓氏脸色看,估计等不了多久她那个妻管严弟弟就得上门问罪了。

三人上了马车,小荷因为还没做完陈兮当天给她的习字功课,便留在了季家。

再过几日便是端午,江州集市比往常更是热闹几分,许多妇人媳妇出来采购端午要用的物什。

陈兮对街边那些五颜六色的香囊和丝线有些兴趣,便立在摊子边挑了几个,打算回去送人。

希望端午他们能赶得及回家过,不然陈老爹和陈景宇太可怜了。

“兮姐儿,你若是在江州过端午,就可以看到江州龙舟了。”邓氏说起这个,语气有些兴奋。

云州不是没有赛龙舟的活动,但江州乃各地交通枢纽,水运极为发达,又十分富庶,赛龙舟的规模和奖励自然不是云州这个小地方能比拟的。

陈兮小时候也见过,现在记忆已经很模糊了。

只听姨母曾说那震天的叫喊声和巨大的龙头,将幼小的她吓得哭泣不止。

运河旁已经有零散的汉子在为端午做准备了,捆绑红绸,给龙舟刷漆等等。

“居夫人?”邓氏摇团扇的手一停,目光停滞在不远处的艾叶摊子边。

陈兮看过去,果然是居夫人。

她还是和之前那样,浑身上下充斥着不和谐之感,就像农妇被硬生生套上贵夫人的衣物首饰,显得有几分滑稽可笑。

居夫人掂量着手里的艾叶,朝后头的家丁点点头,家丁便一人扛了一捆,随后居夫人身后那位高大嬷嬷扔了块碎银子给小贩。

小贩喜忧参半,喜得是大顾客上门,忧的是这银子他找不开啊。

“不用找了,拿着钱回去过节吧。”居夫人挥挥手,小贩喜笑颜开,连连鞠躬点头,感谢夫人。

看着邓氏急切地走向那边,小徐氏用团扇掩唇,拉着陈兮站在原地没动。

“兮姐儿,过来啊。”邓氏和居夫人攀谈几句,招呼陈兮过去。

“叫你过去干什么。”小徐氏微蹙眉头,心中不知为何有了些不好的预感。

陈兮看着舅母急切示意的眼神,又看看身边蹙眉不语的姨母,心下为难。

按理陈兮是应该去和居夫人打个招呼的,可是姨母为什么牵着她的手不放呢?

居夫人看着身边这位喋喋不休的妇人,想了半天才想起来是徐家夫人。

她顺着这位徐夫人喊话的方向看去:“啊!辣酱梅子酒小姐。”

这啥称呼…

陈兮还没反应过来,那位居夫人就已经风风火火地到了她面前。

手被一把拉住,陈兮来不及说什么,就听得居夫人连珠炮般的开口了:“陈小姐你又来江州了吗?这次待几天啊,可有空来我家做客?”

她又道:“你那辣酱怎么做的,我可想念了,府里又做不出来。”

说到这里,她仿佛有些委屈了,瘪了瘪嘴。

陈兮眼风扫到身旁仍是有些严肃的姨母和艾草摊子边上愕然的舅母,无奈笑道:“承蒙您喜欢,那辣酱方子我改日写好了托人送到府上。”

“还改日什么呀,就今日了,来我家做客吧!”居夫人一锤定音。

小徐氏上前一步:“居夫人,多谢好意。只是我们等会还有事…”

“唉,我们没什么重要的事,总听我家那位说居府气派,我也早就想上门拜访了呢。”邓氏赶了上来笑道。

没想到兮姐儿这么受居夫人的喜欢,若是顺利,不仅对夫君生意是锦上添花,说不定…

邓氏想到居家那位丰神俊朗的俊俏公子,心中意动,说不定兮姐儿的婚事老夫人也不用担心了。

在邓氏看来,居子良家世外貌都没得说,虽名声有些不好,可若是十全十美的公子哥,又哪里轮的上兮姐儿呢?

想来婚后自然会收心的。

小徐氏冷眼看着殷勤的邓氏眼中闪动的算计,手中绢帕揉成一团。

希望自己这个弟媳不要做什么逾越的事,否则也别怪她不给脸面了。

舅母…陈兮感到一阵头痛,她不想去居府啊,万一碰上居子良,在他自己的地盘上,还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呢。

一个时辰后,陈兮跟在居夫人身后去了居府后厨。

居府不愧是江州首富之家,单陈兮肉眼看到的,奢华之物便不知凡几。随便拿出去一件都够外头寻常人家生活几年甚至一辈子的。

正厅中只有小徐氏和邓氏两人,小徐氏的脸色已经彻底冷下来了,邓氏和她搭话几次,她都不搭理。

厅中氛围很是尴尬。

居夫人身旁那个高大嬷嬷吩咐丫鬟上茶点,随后便静立正厅一角毫无存在感。

“要说这居府可真气派,若是不来这一趟,哪能在这个时节喝上明前龙井呢?”邓氏喝了口茶,感慨不已。

见小徐氏也不去动那茶,只端坐着,她劝道:二姐你也喝些,在季家别说明前龙井,就是雨前龙井恐怕也没什么机会喝的吧。”

小徐氏忍了忍,终于没忍住开口了:“茶水再好再贵也不过是茶罢了,徐家短了你吃喝不成?”

邓氏平白无故被噎了一句,她本来就是家中娇养长大的,成亲后也没受过婆母磋磨,怎肯受这挤兑。

她委屈道:“今日我何处得罪你了,你给我冷脸看不说,如今还这般挤兑我。”

小徐氏心中烦躁,兮姐儿怎么去了这么久,到底去干什么了。她瞥正厅一角的居家嬷嬷一眼:“回去说。”

别在别人家让别人看笑话。

邓氏也还有些眼力见,愤愤不平地饮了口茶,压压心头火气。

耳东归人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