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死的修炼者

第24章 任从寒 任从雪

深夜,一团篝火将附近照亮,篝火的中央烧着某种四品魔兽的粪便。

乐之不认识什么药草,因此这件事交给金成财去做了,这已经过去了将近五分钟了,大概快要回来了。

咕……

乐之转身看着背后的丛林中,他说道:“来这里烤一下火暖暖身子,那个胖子应该快回来了。”

女子并没有回应乐之,她藏身在丛林的黑暗之中仿佛不存在一般。

乐之也不强求,刚见过一次面的人还不清楚是好人还是坏人,能不能活命看她自己能不能把握机会了。

不多时,金成财手里拿着两根草药赶了回来。

金成财回来后看着尴尬的场面也不多说什么,他把药草朝女子藏身的位置扔了过去,道:“咬碎了抹在伤口上就行,虽然疗效不怎么样,拿来应急还是可以的。”

草药落在黑暗的边缘处,可是迟迟不见那女子有所动静。

金成财虽然有些担心,可是该做的事情他已经做的足够好了,再多管闲事下去或许会好心办坏事。

咕……

听到肚子叫的声音后金成财第一反应是看了看乐之,看到后者没有丝毫饥饿的样子后他又看向了女子藏身的方向。

“女娃,你有吃的没?”

金成财的本意是询问女子有没有食物,如果没有就帮她去找一点吃的。

可这女子会错了意,她以为这是金成财在向她索要食物。

咕……

女子从黑暗中向两人扔了一块拳头大小的风干腊肉,看样子应该是某种六品魔兽的肉食。

金成财和乐之是完全不需要进食的,两人看了看身边的肉并没有动手去捡。

既然这女子有食物那就不用管她了。

咕……

咕咕……

咕……

肚子叫的声音越来越大而且越来越频繁,可是两人迟迟听不到女子进食的声音。

金成财想不太明白女子这是卖的什么药,乐之却是懂了。

乐之将身边的腊肉捡起向黑暗处扔了回去,道:“我们两个都不需要进食,这东西你留着自己吃吧。”

闻言,丛林的黑暗处才传出了咀嚼声。

天色越来越暗,虽然火光没有丝毫减弱的迹象,可是魔兽的粪便已经快要烧尽了。

金成财带回来的两根草药还在原地没动……

要不是金成财能感知到那女子的魂气,他甚至都要以为这人死了呢。

过了一阵,金成财小声问道:“乐之小兄弟,你说这女娃想什么呢?药材给她了也不用。”

乐之白了他一眼,道:“这你都看不懂?”

“确实不懂。”

“想救她?”

“刚才这女娃愿意把最后的食物给我们,应该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能救还是救下来吧。”

“行。”

乐之应下这件事后放开声音朝着女子说道:“喂!已经是深夜了,你最好用草药把身上的伤口治疗一下,不然血腥味儿会引来魔兽的。”

说罢,两人看到一只纤纤细手从黑暗中取走了两根草药,随后便是一阵杂音。

看样子是女子把上衣褪去将草药敷在了身上,只是两颗恐怕是根本不够用的。

金成财说道:“你先忍一忍,等到天亮赶路的时候我再帮你找找,这深夜我也不敢走的太远。”

一阵沉寂之后,一声娇柔的声音才从黑暗中传出,“多谢两位。”

乐之道:“谢谢他就行了,我就不用了。”

……

一夜无话。

这两人是一夜没睡,乐之是不需要睡眠,金成财是修为高可以不用睡觉。

那女子实力本就不强,还受了很重的伤势,即使她再怎么有毅力到了后半夜还是睡了过去。

乐之和金成财也没有趁人之危的心思,只是苦了金成财,他整完都在持续不断的将魂气外放,为的是震慑那些弱小的魔兽。

一直到第二天快到晌午女子才睡醒。

看到女子醒来乐之和金成财也没说别的什么,两人静静的跑在前面,女子火急火燎的追了上去。

跑在前面的两人自然是有些悄悄话要说的。

乐之道:“你的时日不多了,还敢这么浪费。”

金成财倒是挺洒脱,他笑嘻嘻的回应道:“就是不多了所以才救人,哪怕死也得死的有点价值,好歹能留下点东西。”

“我很好奇,你是怎么说服你女儿跟大秃子走的。”

“以命相逼。”

“你就不怕大秃子是个坏人?”

“那也比留在天阳镇好。天阳镇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乐之回头看了一眼女子,确保她跟上来了以后才说道:“我看身后这女的惨成这样,恐怕临城也不是什么好地方吧。”

“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执和贪欲,天底下哪儿有宁静之地呢。”

“你说的倒是在理,有麻烦来了。”

“一些蚂蚁罢了。”

在两人谈话间,几道陌生的气息正以极快的速度接近他们的位置。

金成财是凭借自己的实力发现的,乐之是凭借着经验,而那女子两者都没有,也只有她没发现自己已经被人盯上了。

“三个人,留个活口,问点事情。”

“自然。”

正在奔跑中的金成财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转身,蓝色的寒气汇聚在他的掌心。

跟在两人身后的女子明显一个愣神,没等她反应过来一具黑袍尸体从她身后倒在了地上。

“撤!”

“吒!”

一声短促而有力的怒吼直接将准备逃跑的两人震的脑袋发晕,等两个人恢复了意识时已经被捆在了树干上。

乐之和金成财面色平静的看着两人,而女子出于畏惧远远的瞧着这边。

乐之开口道:“你们是谁?偷袭我们干什么?”

两个黑袍人看起来都有些不正常,他们肤色苍白瞳孔猩红,面对乐之的盘问却不言不语,两人仅是远远的盯着女子。

见此场景乐之也懒得问了,他对金成财说道:“杀了吧,这两个人已经疯了。”

金成财也不过问,乐之既然这么说了他动手便是。

只是两掌,这两个人就已经失去了生气。

乐之对着远处的女子招了招手示意她过来,女子迟疑了片刻便慢慢的向两人靠近。

等到女子走近了以后乐之才得以看到她的面容。

即便面容憔悴还负着伤,这幅面容也配得上【惊为天人】四个字。

只是女子面前这两个人都不正常,一个活了无数年对这种东西早就没了兴趣,另一个都快要死了,而且他是把女子当成女儿来看的。

“叫什么?”乐之问道。

“任从寒。”

“哪儿的人?”

“临城。”

“解释解释?”

“……”

任从寒不再言语,而乐之怎么不懂她在想些什么。

“我们都替你杀了这么多人了,早就牵扯进来了,说一下好让我们做好准备。”

“牵扯太大,不愿害了二位。”

“跟着我们就是害了我们。”

“乐之小兄弟……”

乐之摆摆手阻止了金成财插嘴,他自有他的打算。

金成财见状也不好说些什么,毕竟他们全家的命都可以说是乐之救的。

任从寒后退了两步,看她的神色倒是有一点想独自离开的意思,可最后她还是厚着脸皮说道:“很是抱歉,但我……只能跟着你们。”

“那就说清楚,不然现在就杀了你。”

“乐之!无冤无仇的,伤她做什么?真不想救人,你就让她独自离开,让她自生自灭就是!再者说,这些人我又不是没法对付。”

乐之没好气的白了金成财一眼,他只是嘴上说说想套个话而已,他再无情也不可能胡乱杀人啊。

金成财被乐之白这一下也明白了后者的意思,他尴尬一笑,道:“是我莽撞了。”

任从寒似是做了一番思想斗争,她最终还是决定把一切都说出来,“两位,我可以说,但请两位千万不要外传。”

几分钟后,乐之和金成财总算是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任从寒的经历倒是和金成财的女儿类似,她也有一个空魂者妹妹任从雪,只不过她的妹妹才十二岁。

两人比起金家的两个小姐就苦的多了。

二人的爹娘早年间不知道得罪了谁,在一次外出后遭人毒手,从那以后两人只得相依为命。

多亏了城中一个名为【战勇佣兵团】的照顾,这两个小女娃才不至于被人欺负。之前乐之二人遇到的那名男子就是战勇佣兵团的一员,名为铁军。

虽然任从寒仅有六品开魂境的修为,可是凭借她多年的修炼,现在她只凭一人就能击杀五品下阶的魔兽,正因如此她也是在临城有着一点小名声。

可就在前些日子战勇佣兵团接到了一个奇怪的雇佣任务,任务的要求是要让一名空魂者的家属到林城外的某处遗迹呆上半天,报酬是一魂币。

这任务虽然是要求一名空魂者的家属,可是却没有任务数量的限制,也就是说多少人都可以接下同一个任务。

虽然这任务传出透露着诡异,但是一魂币对任家两姐妹而言就是两年半的饭钱,这任务再怎么诡异也是要接下的。

不过还好,铁军的家中也有一名空魂者。

也算是相互照应了,两人同时接下了这个委托……

怪事来了。

一路上两人竟是没有遇到一只魔兽,别说魔兽了,这一路连个活物都没!

虽然很奇怪,但两人还是如约赶到了约定的地点,并且在那里呆上了半天的时间。

直到约定的时间结束两人都没有遇到一丁点儿的危险,于是两人就商量着回去领钱……

可就是第二天,黑袍人出现了。

他们就像是疯狗一样,不怕死不怕疼,而且他们的每一招都是奔着取人性命来的!

铁军和任从寒期间倒是趁乱看了一眼那群人的面容,可是这四个人别说认识了,他们连见过都没见过,更别提有什么仇了。

结果就是昨天发生的事了。

二人在被逼到绝路的时候乐之和金成财杀了出来,任从寒还好说,可铁军已经回天乏力了。两人的实力本就弱小,强行带上一个上路是必死无疑……

“哦……你的意思是说你也不知道这群人为什么会追杀你。”

“的确不知……”

乐之盯着任从寒的眼睛看了几秒。

“好,我相信你,跟紧,我们保护你回临城。”

“多谢!多谢二位!”

在任从寒把事情经过告诉乐之的时候,金成财已经把尸体处理完了。

只见金成财面带疑惑,他对乐之说道:“怪事,这群人最低也是五品魂灵,怎么身上连个储纳灵石都没有?别说储纳灵石了,魂器我都没见着!这袍子下面他娘的连衣服都没有。”

闻言,乐之想了一下,道:“就像是一次性的活尸?”

“没错!”

一旁的任从寒听到金成财的这番话后回想了一下,道:“几年前我只是听说过一个传闻,临城的南山后出现了一个赤身的活尸,其面色丑陋无比修为却极高!不过脑子不太机敏,听说是个六品天灵,却被一个五品魂灵给杀死了。”

金成财喃喃道:“不会吧,这天灵境和魂灵境隔着一个空灵境,这差了一个大阶怎么可能赢?天灵境又不是空灵境,实力基本上都已经恢复了呀。”

任从寒道:“只是传闻,具体有没有夸张,是真是假,我就不知道了。”

乐之想了想,他问道:“具体是几年前?”

任从寒思索了一番,道:“大概两年前吧,时间太久我也记不太清了。”

这下乐之就有了怀疑的对象了。

金成财也有所感悟,他瞧瞧的对乐之说道:“难道是……”

“不一定,下次再来人你给我留个全尸。”

“好。”

乐之和金成财说完以后就不再提及此事,两人向任从寒交代了一些杂事后便带头朝着临城赶去。

——————————————————————

临城以北五公里外的一个小山坡上。

此时正值艳阳日,毒辣的太阳晒的人直流汗。

这么热的天却有一个人身着黑棉衣黑棉裤,脑袋被一层层的裹住,肩上扛着一把铁锹和一把锄头。

看他的样子这手中的铁器也只是普通的凡铁,这种世道敢拿个凡铁出城的,肯定不是一般人。

此人正是天阳镇的冯三奇,他像个贼一样四下扫视了一番,确定没人以后便开始了他的工作。

“以往是埋人,今天就埋个盒子,活儿轻松又自在,钱还多。美哉,美哉。唉,可惜我那侄儿哟,还没学会老子的手艺就死了。”

就在冯三奇埋头苦干的时候,一个瘦弱的人影慢慢的向他靠近。

这人走路竟然是没有一丁点儿的声音,简直像个幽灵一般。

冯三奇虽然神经有些大条,可他还是很小心谨慎的。

等到那人影距离冯三奇只有不到一米的时候,后者总算是有所察觉。

“谁!”

冯三奇猛地回头,他看到的却是一张再熟悉不过的脸。

“之……之……侄……侄……”

——————————————————

天阳镇,严达文心有所感,他急忙向身边的赵无极汇报道:“冯三奇死了,是被人所杀。”

“哦?在镇上?”

“嘶……城外,这是……临城。”

“怕是重操旧业得罪了谁,死在了外面吧。等兽潮结束去临城看看,尸首总归是要带回来的。”

安洁卡特莉娜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