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种田文男主的极品前妻

穿成种田文男主的极品前妻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3章 假装山神

李春花说的话,二赖子是一个字都不信,他还能不知道他大哥刁义什么德行?

但是他的全部注意力,都被李春花口中描述的江白吸引住了。

李春花不亏能和刁义结为夫妻,她真是知道所有吸引混混流氓的措辞,“漂漂亮亮的小娘子”一词一出,二赖子的耳朵就立了起来。

他顾不上从李春花这个半老徐娘身上揩油,满脑子都是江白的模样。

深吸一口气,他清清嗓子,义正言辞的面对刁义说:“大哥,你放心,我一定会让江白得到教训的。”

“哎呀,这可不太好,”李春花赶忙劝他,可嘴上的笑容藏不住,“她家里还有两个孩子呢,你要是随便进她房子里,被孩子发现了报官可怎么办?”

李春花眼睛一转,又说:“不过,她上山采药倒是不带孩子,经常自己去,我警告你,你可千万别趁人之危啊!”

二赖子听到这话,眉开眼笑:“嫂子,你放心吧,我怎么会欺负一个孤单单的小娘子呢,当然随便给她点小教训就行了,主要还是要以温柔的说服为主。”

李春花一挑眉,不屑的轻哼一声。

第二天一早,江白进山的时候,隐约能感到有人在跟踪自己。

她靠着地形左拐右拐,通过灌木的遮挡,看见一个猥琐的男人走在自己身后。

江白没和他说过话,但也知道这是人憎狗恶的村口二赖子。

她才不会天真的以为这人只是碰巧跟在自己身后而已,回忆了一下自己最近得罪的人,也只有刁义和王秀芬,王秀芬断不会找男人侮了自己清白,这人只能是刁义找来的。

她猜的八九不离十。

江白最近几乎天天来后山,早把这些的地形摸得滚瓜烂熟,她仗着环境时常消失在二赖子视线里,在对方怀疑跟丢了的时候,又出现在对方眼前。

二赖子跟在江白的身后,一开始还想一些旖旎的景象,后来越跟,心里越犯怵。

这个女人就像会飞天遁地一般,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明明那么瘦弱,但是走的飞快,他一个大男人,竟然有点跟不上。

两个人逐渐走到了大山深处,二赖子的脚步稍微有些犹豫,但看着江白纤细的脖颈和柔媚的曲线,他咬咬牙又跟上去。

江白带二赖子去了她曾经发现的一个陷阱附近,陷阱是个很深的洞穴,可能是猎人挖来捕猎的,很深,目测能有三四米深,里面没有任何工具,土壤松软,没有旁人帮助,想爬上来难如登天。

二赖子没有防备,一脚踩了进去。

江白没有理会对方的狼哭鬼嚎,先是离开这里,去附近采摘,等到筐子被装的满满的,底下还压了一只又肥又大的兔子,她才回来看二赖子的状况。

二赖子的嗓子已经喊哑了,他无力的坐在坑里,想到自己可能会葬身在这里,曝尸荒野无人掩埋,声音都带着哭腔了。

头顶的光线暗了,他抬起头,看见江白的脸,平日里秀丽的脸蛋背光,显得格外阴沉沉,面无表情的样子在他看来就像是魔鬼一般,他一下子惊叫出声。

江白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乱叫什么?”把她吓了一跳。

“鬼,鬼啊!”二赖子身子往后缩。

这个洞就一点点大,再缩能缩到哪儿去呢?

江白听见他的话,心一动,突然说:“我不是鬼,我其实是这个山的山神。”

山神?

二赖子仰起头看她。

这么一看,二赖子确实是觉得有些不对。赵毅刚娶媳妇的时候他过来蹭过喜酒喝,那时候的江白长什么样来着?

反正肯定不是现在这么好看。

他哪儿知道这是长期喝灵液的效果,不信仔细去看看赵平安和赵喜乐,现在皮肤好的像剥了壳的鸡蛋。

二赖子又想,刚刚跟踪江白的时候,这人确实好像腾云驾雾了,一会儿有一会儿没有。

江白看二赖子傻呆呆的愣着,又说:“你不信?”

她伸出手,在二赖子的注视下,从空间里放出一个野果子。

二赖子见她的手上凭空出现一个野果,瞬间大脑都停摆了。

江白把手里的野果放在嘴里咬了一口,满嘴生津,随即又在空间里拿出一颗,扔下去:“我是山神,这座山所有的东西都听我号令。”

二赖子机械的把果子捡起来放进嘴里,被酸的龇牙咧嘴。

他这才相信了江白胡诌的身份,当即跪下来磕头认错。

江白怕把他救出去后,这人胡言乱语,给她惹来什么麻烦,就又丢下一个重磅事件:“我知道你曾经把一个外乡的迷路女子囚禁在山上,她不堪受辱自|杀了,你把她埋在了一颗松树下。”

二赖子整个身子都在哆嗦:“你、你怎么知道……”

随即他意识到江白是山神,肯定无所不知。

于是他也不问了,在地上哐哐磕头,额头上满是血:“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想害死她,我也没想到她会撞死……”

江白是怎么知道的?这还要感谢她被传承下来的原书剧情。

在原身和刁义勾搭的时候,某一天深夜,刁义满身土闯进了原身家。后来经过原身反复追问,刁义才说,是他兄弟不小心弄死了一个外乡女人,他帮着把人埋了。

在得到这段剧情后,江白立刻小心观察了刁义的人际关系线,这个村子里和刁义关系好的,就只有二赖子一个。

于是她连蒙带猜把这件事说出来,果然二赖子承认了。

江白说:“那个枉死的女人其实一直在你身边跟着你,是她告诉我这件事的。你这一生作孽太多,如果现在不去解决这一切,那死后一定会下十八层地狱。”

二赖子头紧紧的挨在地上:“请山神大人明示。”

“你必须向众人承认自己做过的所有恶事,说出的越多,知道的人越多,收到的惩罚越重,越是在消除你上辈子犯下的孽障。”江白回答。

她不等二赖子反应,拿出条绳子拴在旁边的树上,绳子另一头扔进洞里,头也不回的走了。

秦乙欢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