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天珠

浮天珠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0章 袭杀

看着云初离去,萍儿蹲了下去哭了起来,五爷走到萍儿身边安慰道:“放心好了,云初一定会再回来的,而且我相信等他再次回来的时候一定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了。”

云初没有出村而是来到了村里最大的宅子门口唐府!看着气派的唐家府邸,云初就气不打一处来。村子里都是矮平的木屋房,唯独这唐府,占地很大,派头十足。平日里肯定不少鱼肉乡里!

云初偷偷的翻过围墙进入府中,他一进来便偷偷的摸进了一个房间,因为他得找一个人问问唐蛮的屋子所在。

他慢慢的向床上躺着的那个人靠去,走进一看竟然是唐平—那个被云初咬破了了脖子的唐平!

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呀,看着脖子上缠满布条的唐平,云初脱下了自己的臭袜子,一手拿着袜子,另一只手把唐平的嘴捏成了一个O形,然后拿袜子的手猛的塞进他的口中。唐平从惊吓中醒来,眼睛死死的瞪着眼前的人。云初一手抓着唐平的胸口,一手拿着刀,示意唐平不要说话,唐平识趣的眨了眨眼睛。

“现在我问你一句你答一句,如果敢喊的话,我就杀了你。”云初晃了晃手里的刀威胁道。唐平眨了眨眼睛表示知道。

“唐蛮的房间在哪里?”云初把袜子从唐平的口中取出问道。云初不怕唐平喊叫因为他的脖子受伤了,连说话都费劲别说喊了。自己是实在是太幸运了,居然找到一位伤员。

“在西厢的第二间。”唐平艰难的回答道。

“哦是吗?西厢房第二间?我现在再去绑一个人,如果你们答案不一样的话我回来就把你给刮了!”云初恶恨恨的说道。

“不不不,是我记错了,是北厢房第三间,这次我真没有骗你。”唐平嘶哑的说着,可能是因为说话过多嘴里流出了丝丝鲜血,连围着脖子的白布条也出现了红斑。

云初点了点头说道:“我信你,你现在可以安心的去了!”

说完便用刀子往唐平心口处扎了两刀。看着鲜血不断的从唐平嘴里和心口出流出,云初冷哼一声便出门往北边的厢房赶去。

在前往北厢房的路上云初遇到了一个守夜的小厮,在他嘴里证实了唐平所言,便杀掉了此人。

不是云初恨心,而是他不得不这么做,要是别人知道了他的身份萍儿和张五爷就危险了,为此他必须这么做!

来到了北厢房,云初径直走入第三间房内,因为他从守夜的小厮哪里得知了一个消息。

唐蛮被那个来自丹河宗外弟子测出有着一条力量属性的灵根,唐家人得知此事后大摆宴席,众人喝酩酊大醉,再加上现在是午夜时分基本上都已经熟睡了。

难怪自己如此轻易的摸了进来,真是天助我云初。

云初来的房间,看着躺在床上睡死过去的唐蛮,心里冷哼道:“测出来灵根?真是不错,不过像你这种人不配有灵根,你还是下地狱去吧。”云初把刀子恨恨的刺入到唐蛮心口处,直到唐蛮口鼻不断冒血,死的不能再死了云初才停下手。

可怜的唐蛮以为自己马上就要成为万人敬仰的存在,可以让他们唐府地位更上一层楼。没想到居然就这样死在了云初的刀下。

杀了唐蛮后,云初乔装打扮一番,向村外走去,他也不知道该去往何处,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第二日早,唐府的人闹开了锅。唐府主母哭的死去活来,因为他的儿子唐蛮被人杀了,死相惨不忍睹。

唐家家长唐千仇,坐在椅子上咬着牙,恶恨恨的说道:“给我查,一定要把杀害蛮儿的凶手找出来,我要将其碎尸万段,来祭典我儿的在天之灵!”

说完一手拍碎了面前的桌子,虽然唐千仇不是修行者,但是有着一身好功夫。这也是他唐家能发展起来的根本。

另一边张五爷按照云初的吩咐,让其“出丧”了。

萍儿腰间装束着一个白色的布条,满脸的难过。虽然她知道云初没有死,但是云初离开了却是真的,她还是很是难过。

唐府,唐千仇在恶恨恨的训斥着唐家下人:“这么多的人守卫着,还让别人偷偷溜进来将蛮儿杀害,你们是干什么吃的?要是找不出凶手你们就通通给蛮儿陪葬!”

下人们都吓得瑟瑟发抖,心里都在恶恨恨的诅咒着凶手,也怪昨天太高兴了,喝的太多,谁能想到居然会有人敢杀身具灵根的唐蛮,唐蛮被认定有灵根那就是半个丹河宗的外门弟子了 。

谁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杀丹河宗的弟子?

唐千仇又问道:“蛮儿最近有没有结下什么仇家?”

唐冲想了一下颤颤巍巍的说道:“少年最近在村里把一个名叫云初的人打了个半死不活,说不定是他干的。”

“云初?赶紧去把人给我抓来!”唐千仇吼道。

这时另一个小厮低着头缓缓说道:“老爷,小的刚刚得知那个云初已经因伤势过重去世了,现在已经出殡了。”

“那会不会是他家人干的,他死了没事,去把他家人抓过来!”唐千仇又说道。

唐平咽了口口水说道:“他是个外乡人,借住在张老头家,那张老头六七十岁了,还有一个十几岁的岁孙女,不可能找少爷报仇。”

“说了这么久还是是一堆屁话,那你还说个屁!”唐千仇厉声吼道。

唐平吓得马上跪倒在地,忍不住的颤栗着说道:“小的,小的该死,求家主开恩呀,饶过小的。”

这时有个小厮颤颤巍巍的走了出来说道:“小的还有一事要说。”

唐千仇怒目看着他说:“有屁快放!”

那人接着说道:“少爷生前,把黑风寨的二夫人给玩了。”

“什么?你说什么!蛮儿把黑风寨的二夫人给玩了!”唐千仇厉声的询问道。

那个小厮吓得连忙跪了下去,继续说道:“半年前,小的和少爷出去游玩,在山间遇到一个美妇人,少爷有些心动,便把那妇人给强行那个了。

后来才知道那妇人是清风寨的二夫人,少爷怕老爷生气,就命令小的不可再提起此事。过了半年之久也没有什么事发生,这件事也渐渐被遗忘了。”

唐千仇听后,从座位上走下恨恨的对着地上跪着的小厮踹了一脚说道:“没事发生?那清风寨是什么地方?那是一群有仇必报的土匪!蛮儿肯定是糟了他们的毒手!”

那躺在地上的小厮一动不动,被唐千仇一脚踹昏死了过去。

唐千仇下令道:“马上集合所有人,好好准备,我要踏平清风寨,为蛮儿报仇!还有去通知那个丹河宗的外门弟子,就说蛮儿遇害不能再去贵宗了。

看能不能取得丹河宗的帮助,毕竟清风寨也不是什么软柿子!”

半个月后,唐千仇带着人攻向了清风寨,因为他坚信除了清风寨这个仇家有这个胆子之外没有别的仇家敢杀唐蛮,而且清风寨还有着充分的动机!

但是毕竟清风寨里个个都是嗜血的土匪,那时他们唐家人所能比的。不会儿从上上的唐家人被反杀回来,死伤惨重。

就在唐家人溃败时,突然在唐家阵营中出现了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该男子随手丢了两颗丹药,丹药炸裂开来冒出绿烟,绿烟随着风吹向清风寨那边的人马。

绿烟所过之处,清风寨的人便一个接着一个倒下,每个人死死的握着自己的脖子在地上口吐白沫不断的抽搐,在地上痛苦的呻吟,一时间整个山头充满了清风寨土匪们的哀嚎之声。

唐千仇见到清风寨的土匪成为如此模样,向身边的白衣少年说道:“多谢柳公子出手相助,在下感激不尽。”

被称为柳公子的人去悠悠的说道:“我可不是帮你,而是帮你儿子,我们这些具有灵根之人本来就少,他区区一个清风寨居然敢残害有灵根的人,真的是不可饶恕!”

唐蛮死也不会想到,自己生前没有做什么好事,死后却带走了一个清风寨,也算了为民除害了吧!

戴紧红领巾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