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根谭新读

第3章 弄权一时 凄凉万古

栖守道德者,寂寞一时;依阿权势者,凄凉万古。达人观物外之物,思身后之身,宁受一时之寂寞,毋取万古之凄凉。

涉世浅,点染亦浅;历事深,机械亦深。故君子与其练达,不若朴鲁;与其曲谨,不若疏狂。

君子之心事,天青日白,不可使人不知;君子之才华,玉韫珠藏,不可使人易知。

势利纷华,不近者为洁,近之而不染者为尤洁;智械机巧,不知者为高,知而不用者为尤高。

耳中常闻逆耳之言,心中常有拂心之事,才是行德修身的砥石。若言言悦耳,事事快心,便把此生埋在鸩毒中矣。

新读

坚守道德的人,只会是一时的寂寞,最终总会通达;而依附权贵的人,只会是一时的喧嚣,最终会万古凄凉。心胸豁达宽广的人能看到眼前以外的东西,想到死后的名声,宁可忍受一时的寂寞,而不愿依附权贵,为后人所鄙视。

涉世不深的人,沾染的不良习惯少;阅历丰富的人,权谋奸计也多。所以,一个真君子,与其老练,不妨朴实笃厚;与其谨小慎微曲意迎合,不如坦荡大度不拘小节。

君子的心地光明磊落,日月可鉴,没有不可以告人的事;君子不会轻易显露才华,而是把才华像珍藏珍珠美玉一般深藏不露。

权势名利,不接近的人是纯洁的人,而接近又不沾染的人更为纯洁;智谋机巧,不明白这些的人是高尚的,而明白又能不使用的人更为高尚。

一个人如果能经常听些不中听的话,经常想些不如意的事,这才算是修炼德行有益身心的好教训。假如每句话都很中听,每件事都很顺心,那就等于把自己的一生葬送在毒药中了。

故事

马融劈石筑室

东汉时期,扶风有个人叫马融。他年轻时跟着当时很有声望的挚恂学习。挚恂有个女儿,名叫碧玉,一天,她提出要和马融比比学问,两人便一起来到挚恂面前。

挚恂在地上写了句“一牛生两尾”的字谜叫他们猜。马融半天想不出,但碧玉却不假思索地在地上写了个“失”字。

马融不服,要求再出一谜。挚恂又在地上写了“牛嫌天热不出头”。马融冥思苦想后抢着说:“是‘伏’字”,挚恂摇摇头。碧玉不慌不忙地在地上写了个“午”字,挚恂微笑着点点头。

马融心里很不是滋味,要求再考一次,挚恂又出了个题:有一个妇女,在兵荒马乱时与丈夫、孩子走散,寄宿在庵堂里。一天晚上,她做了一个梦,梦见庵内尼姑让她推磨磨麦子。这位妇女累得浑身无力,越想越伤心,就跳河寻死了。这时河中荷花花瓣全部落下。这个梦该怎样解释呢?

马融好半天才硬着头皮说:“恐怕是妇女思念丈夫、孩子心切,精神有了毛病了吧。”挚恂很生气,严厉地瞪了马融一眼,转身叫女儿回答。碧玉想了想:“磨麦,可见夫面,莲花落瓣,则可见子,妇女此梦,当和丈夫、孩子重逢。”

三个题目,马融都没有回答对,他一气之下,独自一人来到仙游寺旁,劈石筑室,发奋读书。从此,他的才思更加敏捷,写起文章来妙笔生花,成了名噪一时的通儒,挚恂见马融才华出众,便把碧玉嫁给了他。

胡元斌 郭艳红编著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