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神树无疆

快穿之神树无疆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32章 绞杀(十九)

岐山,大殿之上。

神尊们正坐高台威严尽显,台下是个纤弱而娇小的绿衣少女,少女双手撑着地跪坐台下,她低着头,一头茶冷色长辫随意散落,墨绿的眸子闪过一抹冷意。

为什么是她?

众神尊不自觉的瞥了一眼白芷神尊。

白芷神尊缩在袖袍下的手不自觉微曲,顺着手指的动作,镶着金边莲纹的袖袍略微带出一点弧度。

天命所选。

这是最好的借口,可他说不出口,他修的是无情道,渡的是杀劫,可是也是他一手策划了她的诞生,他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山头一天天看着她从娘胎里开始聚灵到诞生。

她一出生,他就知道那是一个完全不一样的生命,要说那样鲜活的生命他没几分动容他自己也不信。

可是自他知晓初灵的血脉之力竟有几丝附着着跟随他回了长吉山他就无法回头了。

他的徒弟连旷古未有的规则都打破了,他还有什么理由不助她一臂之力?更何况,她对他有恩。

“你当感到荣幸。”

白芷神尊冷冷开口,话语间是他尚未察觉的怜悯与动容。

“荣幸?”

长泽不明所以,强撑着抬起头试图再看清说话之人的容颜。

“小家伙。”

另一位女神尊嗓音低沉,宛若流水潺潺。那位神尊一开口,长泽只觉压在自己身上的力量弱了几分。

她转过头,寻着声音看去。

那是位清冷而温和的女神尊,她的眉眼间带着几分怜悯与决绝。

“你的天命便是复活天生神,你当为此付出一切。”

“可是我从没有见过天生神,凭什么?”

长泽倔强道,莫名奇妙的,天生神关她何事?就算血脉之力曾是天生神的如今也是她的了。

而且她还要回长吉山找母后,还有姐姐他们。

“天生神垂怜你族,三株树族担了这旷世之荣宠难道不该为天生神做些什么吗?”

另一个神尊阴阳怪气道。

长泽脑瓜子嗡嗡的,但她知道她一定跑不掉,与其连累三株树族还不如听听他们要干什么。

“所以你们要把我怎么样?只是抓了我,我父君他们……”

长泽话未说完,意思很明确。

“他们很好,现已经安全转移到了不就山。”

接话的便是方才那位女神尊。

“不就山?”

“帝寰察觉异动派神兵前往长吉山围剿,但吾与初灵也算有几分交情,在天生神复活之前三株树族姑且暂住不就。”

女神尊冷冷的,看起来不喜多解释。

长泽看向羲和,羲和立刻解释道:“这位是青灵神尊,不就山在不归山之后,那里地势险峻又设有禁制,即使是神兵也无法自由穿行。”

“谢谢。”

长泽立刻道谢,得知大家安全的消息心里松快了不少。

“如此你可体会到如今形式之险峻?”

白芷神尊淡淡开口,他没想问出来,只是等他回过神他已经说出来了。

长泽诧异的看向白芷神尊,白芷神尊虽然依旧是一副冷冰冰高高在上的样子,不过他眼底一闪而过的无奈长泽并没有错过。

长泽想了想,记起了离渊所说。

“以帝寰,岚山为首的朝圣殿几乎渗透域中各内事务,照如今的发展,许是不久的将来以帝寰为首的神族王国便会建立。”

长泽刚说完,不知是哪位神尊冷哼一声道:“不过区区火麒麟。妄图称帝?”

但随着白芷神尊清咳一声,大殿立刻安静下来。

“确实如此。”

玉座上,白芷神尊突然起身,睥睨坐下道:“却不仅如此。如今的神族自入域便在初灵神女的带领下各司其职,众生界亦是安稳祥和,初灵陨落我等亦是不甚悲伤,可更有盗世之徒妄图颠覆一切创办一神所控帝国……”

“如今,域之西,域之南接连被占,无数神祗因为流连失所而逃往下界,再这样,众生界就要塌了。”

“不仅如此。”羲和接道:“域本身也是与众生界连接的,众生界若是坍塌,域恐怕也坚持不了多久……眼下已经发生了更糟糕的事件,因为朝圣殿强制下界信徒信仰,如今最早一批入域之神已经因缺乏信仰之力消失。”

“可半途而接的朝圣殿又哪能面面俱到?长此以往,用不着众生界坍塌神族恐怕自己就会消失殆尽。”

“我等思来想去如今之法也只有复活天生神……”

羲和神尊叹息一声,他走下台阶站到长泽面前,那双凌厉的丹凤眼里尽是冰凉。

“长泽,我等望你无愧于“泽”,知荣兴晓天命,为三株树族也为域……为福泽众生……”

“舍命。”

最后两字羲和说得艰难,他怜悯的蹲下身将长泽扶起来。

众神尊谁也没说话,只是不约而同的撤了威压。

许是长泽的茫然无措太过清晰,白芷神尊也淡淡开口安慰道:“你的功绩将与世长存。”

“我……不想。”

不知怎的,看着羲和神尊坚毅的脸她却很想退缩。

她带着期望的看向羲和神尊,可羲和神尊却不再直视她目光。

“我想长大,我想像所有神一样安稳一生,我还想去好多好多地方,我不想救苍生。”

长泽哽咽着,一字一顿的说着,同时环视着高台之上的神尊们。

突如其来迎来的生命终结让长泽猝不及防,可是她还没有准备好,被离渊娇宠的这些年她学了好多,现在的她还有好多事没做,好多约定没履行,她不愿就此终结。

“别无他法……”

模糊间不知是哪位神族叹息道。

“想我当年上天入地,如今飞升了倒成了欺负奶娃娃的恶人?”

另一位神尊感叹道。

“罢了罢了,这破事儿已经开始了现在怎么搞?白芷,你倒是给个准信儿啊!”

“要不,羲和,你去哄哄?”

另一位神尊试探道。

“长泽。”白芷神尊冷冷开口,水红色的眸子里尽是失望。

“当年你父带领三株树众人逃往长吉山,我曾命他以太玄修为独自斩杀朝阳殿所盘踞的所有妖兽,他战了三日三夜尚未喘息半声更未流半滴眼泪,可你……太让人失望。”

“我知道,可是我还未满一万岁,我为什么不能任性?”说着长泽擦干了假哭的泪水,红着双眼气鼓鼓的看向白芷神尊可触及白芷冰冷的视线她又害怕的缩了回来。

还以为这样能让其中几个心软,一群面冷心冷的老家伙。长泽腹诽道。

“人类寿命不过百年。”

白芷冷冷道,余光长泽就要摸上纳戒,白芷冷哼一声。

白芷一挥手,整座大殿中的铃声泠泠作响,接着无数带着浅金色符咒的锁链将长泽凭空托起。

接着数到金光盘旋于大殿顶端,金色漩涡之中,夹杂着古老而深奥的符文之间,几朵金色的花瓣若隐若现。

接着八道光柱于金色漩涡汇聚,隐隐的金色漩涡似乎是要裂开一样。

咔嚓——

金光如流星般依次坠落直接穿透长泽心脏,长泽没感觉到疼,只是眼前阵阵发昏。

“原来如此。”

恍惚间,一道雄浑的话音落下,模模糊糊的长泽似乎看见一双金色的靴子从大殿门口进入。

“怎会如此快?”

“羲和拦住他!”

白芷神尊大喊。

渐渐的黑暗席卷而来,身体止不住发烫,心奔来的炙热似乎要将她融化。

碰——

轰隆——

刀光剑影之间,帝寰被险险击出大殿,呼吸之间,羲和提刀而上。

于此同时,些许金光从长泽身体溢出,白芷等神尊加大了力量的注入,大殿之顶的金光越来越接近赤金,锁链收缩更加剧烈,符咒光芒越发强烈。

“快要成功了!”

隐约间长泽似乎听到有神惊呼。

“不对,不是这个!快!快住手!”

脑子里最后一丝意识消失,身体再不受控制。

轰隆——

巨力将诸位神尊尽数弹开,血色与金色混合,烟尘之间,少女的身影若隐若现。

于此同时,临苑御水阁,离渊正于房间闭关,突然心中一阵悸动,黑暗袭来,再睁开眼却见自己立于空中,脚下横七竖八躺着平时难得一见的神尊们。

她试图开口,但刚嗯一声却发现是长泽的声音,她大惊但强装镇定。

如今之计,先逃为上。

瞬息之间忽有神力袭来,巨大的神力中夹杂着噼啪作响的神火,那是具有毁灭性的一击。

怎么办?莫说长泽,若是扛不住在座的都会死。

对了,记忆中那个招式!

离渊不再犹豫,闭了眼将感知拉到极致,神力疯狂游走诸穴八脉。

突然,额间代表三株树族的三颗圆形的绿色神印消失,取之而来的是似桃花又似彼岸花的四瓣花瓣。

花瓣随着神力在身体内的游走由红变金,于此同时,无数的金光聚于右手,一把金色长枪若影若现。

接着毁天灭地般的神力于长枪挥出金光相撞,轰隆一声,整个域竟摇晃了一下。

在场之神无不神色大变,而帝寰因为全力一击被长枪击破猛的后退几步。

众神怔怔的盯着空中的少女,而少女似乎用尽了力量,长枪化作零星的金光重新投入身体,于此同时,离渊在房间中睁开眼睛。

她疑惑的用指腹抹了把嘴角,一抹刺眼的鲜红映入眼帘。

竟不是梦?

岐山之上。

周遭一片狼藉,白芷神尊怀里紧紧抱着一个绿衣少女,而白芷神尊身旁,几位身形狼狈的神尊互相扶持着。

而他们对面不过一人。

风吹过,那人如火般的头发在光线之下熠熠生辉,金甲附体,每走一步,关节处的金甲与手中的金色巨轮摩擦得吱嘎作响。

“奉劝各位莫要作无谓的抵抗。”

来人不羁的嗤笑着,一副势在必得。

接着,巨大的金轮化作火焰直袭白芷,身旁的神尊立刻竖起结界阻挡,但结界仍被顷刻破碎。

可带着毁灭意志的火焰在离白芷一步之遥停下了,那是银白的结界,漫天的银色自纳戒中涓涓流出。

众神尊心中一喜,竟是战神殿的结界。

“帝寰!天不亡我等!”

白芷欣喜万分,虽不知帝寰从何处得知了他们的计划,但眼下还没败!

于此同时,巨大的光影自身后显现,是其他神尊设了转移阵法,白芷瞧着快要支撑不住的结界迅速跨入阵法之中。

我有一轮明月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