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都幻想

第130章 人与人的关系

至于尊严这个问题,打工的时候就不要提了,试问哪个打工仔,不希望干掉自己老板的,但在老板的面前,还是得客客气气地侍候着。

“那个谁,过来给我倒点茶!”若菜奸笑地看着吹雪,得意洋洋地说道。

“好的,若菜小姐。”吹雪面无表情地说道,等走到她身边,背对着所有人的时候,再光速吐一下舌头。

“哼,嗯~父亲大人,这个蛋糕好——好——吃呀!”若菜津津有味地吃着蛋糕,夸张地说道,似乎想馋吹雪一顿,“这个红茶也很棒呢~和我们平时喝的,完全不一样。”

“是吗?哈哈哈,我也是这么认为的,这个蛋糕的造型,做得不是特别精致,口感上也有些生涩的感觉,但是味道却非常不错。泡这个红茶的,是新来的女仆,她泡的茶的确很特别,我今天早上也这么说的。”琉兵卫慈祥地说道,然后一看若菜在那里挤眉弄眼,顿时把叉子放了下来。

“噹”地一声,虽然不大,但是却非常刺耳,在场的人,心里顿时一提。

“若菜,客人在这里,怎么可以这么失礼!”琉兵卫不爽地说道。

“是,父亲!”若菜连忙道歉道,然后瞪了一眼吹雪,刚才他们隔空打架,差点就赢了,结果琉兵卫开声打断了。

“没什么,园咲先生客气了。”楠原雅连忙笑着说道。

“吹雪,这事给女仆做好了,你休息一下吧。”琉兵卫说道,居然当众和他的宝贝眉来眼去,当他老年痴呆了吗!?

不给你干了!

刚说完,女仆长杉下似乎心有灵犀一般,已经在雾彦旁边,添加了一个位置,上面放好了餐具和甜点,距离若菜隔了雾彦、冴子两个人,别说挤眉弄眼了,连看见都难。

“是,先生。”吹雪快速扫了一眼位置,马上明白琉兵卫的意思,便老老实实地把茶壶交给女仆,然后坐到自己的席位上。

旁边的雾彦,对吹雪点了点头,便老老实实地吃蛋糕了。

在甜品会上,楠原雅和她的设计师们如坐针毡,尽管她们被邀请入席,可丝毫没有当客人的感觉。

在绝大多数时候,她们都被当成了空气,仿佛被人们忘掉一般。

冴子生性薄凉,琉兵卫位高权重就不说了,连最温柔善良的若菜,都经常忽略掉她们,这让她们觉得非常难受,就好像变成一只蝼蚁了。

如果不是吹雪时时关注着楠原雅,不断用眼神安抚她,她可能会忍不住告辞了。

这也让楠原雅,更加清楚自己和吹雪,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楠原家在风都,的确是风头很盛,风都的能源都和他们,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别说在风都了,就算在整个日本,都有一定的名气,前面说了,风都是一个超级都市圈,连日本三大都市圈的大阪,都被包括在内了。

风都的豪门财阀,已经可以说是,整个日本的豪门财阀了。

但她在这种时候,却完全插不上话,甚至旁听都有一种,非常遥远的感觉。

……

“嘿!翔太郎,你来了呀!”亚树子得意洋洋地蹦蹦跳跳跑出来。

她可是在吹雪的“暗示”下,潜入调查,已经掌握了园咲琉兵卫,是Dopant的重要证据了,心里得意地很,觉得翔太郎这次输给她了。

能赢爸爸的徒弟,对于她来说,意义非凡。

“喂!我说,你就算爱出风头,心里也有点数好吗?”翔太郎急躁地斥责道。

“啊?”亚树子顿时觉得,心里像被浇了一盆冷水一样。

“你不知道这一家人,非常危险吗?”翔太郎说道。

“我知道啊!所以我才潜入调查的!”亚树子的倔脾气上来了,对翔太郎的态度,感到非常不服,“像你,就进不来了吧!这次轮到我名侦探,鸣海亚树子登场了!”

“呵呵,是名侦探之女鸣海亚树子吧!”翔太郎气急,“听着,不管怎么说,我和大叔相处这么久,认真地学习了,做侦探的各项基础。这种时候,你就乖乖听我的吧!”

现在翔太郎,只想让亚树子快点出来,离开这个魔窟。

这就是翔太郎不好的地方了,有时候他太急了,会忽略掉亚树子,其实真的只是个小女孩子而已,不然后面和亚树子结婚的人,就不是照井龙,而是翔太郎了。

在TV前面,翔太郎是肯定对亚树子有感情的,只是他总是打破亚树子的幻想,而照井龙则总是细心地呵护她,在任何时候,都没有冲她发过脾气。

甚至在外传当中,亚树子有些无理取闹,拿离婚要挟他,照井龙也没有生气。换其他男人,十有八九怒气上头,真的离婚了。

就算不离,骂一顿狠的,是少不了。

两者一加分一减分,翔太郎就毫无悬念地出局了。

在后面“三角龙”Dopant的时候,翔太郎也表现出,对照井龙有些嫉妒,想和照井龙竞争的心思。

不过错过亚树子也没关系,时芽也挺好的,时芽在行动和性格上更像翔太郎,某个心理学家说过,爱情其实是在找另一个自己。

现在翔太郎就是关心则乱了,太关心亚树子的安危了,而亚树子又体会不到翔太郎的用心良苦,逆反心理作用下,反而让亚树子,更加偏离了翔太郎的思路。

“认真学,就成了半吊子的侦探呀!”亚树子气道,她这样说其实就有些过分了,这些话平时说可以,在别人关心她的时候说,就很伤人了。

“囊多?”翔太郎立马扑过来,一口啃下去,想咬住她的伸出来,嘲讽他的手指。

“哼,你都没有和我说过,我爸爸的事!”亚树子说道。

翔太郎没有注意到,其实这个时候的亚树子对他,就和他对照井龙一样。

亚树子也嫉妒翔太郎,有大量的时间,跟在自己的爸爸身边,而她则在大阪,隔很久才和庄吉见一次面,甚至是通一次电话。

这其实也说明,庄吉可能已经和老婆离婚,只是亚树子不知道,还以为她是个家庭美满的小公举。

“那个……”翔太郎非常为难地低下了头,亚树子是个天真浪漫的女孩子,让他对亚树子说,她爸爸已经死了这件事,他实在是说不出口。

来霞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