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香小农女她富甲天下

酒香小农女她富甲天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88章 买地

祭祀用品,一般都是用面捏出来蒸熟,这回林凤祥下了血本,却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让他非常难堪。

林引旺穿好蓑衣,急急忙忙跑进雨中,半个时辰才回来,车子和上面的肉,都沾满了泥水,连林引旺身上都是泥水。

“路太滑了,难走的很。”林引旺端着小麦给的姜汤,大口地喝完,然后才接过布巾,把身上擦干,换了衣服。

小麦很快端上一大碗放了姜末和花椒末的酸汤面。

林凤祥和林引旺两人,抱着大碗,吃得毫无形象,额头上都出汗了,身上也松快起来,他这才有精神想事情。

林凤鸣带着蓑衣寻过来,被林凤祥骂得狗血喷头,生气归生气,却不能不回家,他只让弟弟带走了羊和鸡。

“整头猪都给了林引旺?”林凤鸣吃惊得很。

“哼,你哥差点都死路上了,你还惦记着吃肉,回去!”

天气热,肉根本不敢那么放着,小麦连夜将们加工了,肥肉炼油,其它的熏的熏,腌的腌,还有焙干做肉松的。

不过,第二天,林引旺送给林凤祥一车饼,就是用高粱面、蚕蛹粉和鱼干粉加上盐做的,每户两个。

一头不大的猪,不到八十斤肉,村里的耆老等还要多占多分,普通庄户也就一小块,一两到二两之间,现在能拿到两个二两重的肉饼,村民心里已经很平衡了,觉得林引旺很仁义、大方。

那几个耆老虽然有些不高兴,但也没敢说什么,谁让他们丢下林凤祥跑了呢?

这场雨救了快死的庄稼,凡是人工浇过一遍水的,几乎都活了,一遍也没浇过的,自然活着的少。

几家欢乐几家愁,有人站在自家地头,看着毫无生机的干秧苗默默流泪,有人却因为自家庄稼保住了欣喜若狂。

在八月十五之前,还下了一场不太大的雨。

秋粮的秧苗虽然长得不那么高大,最后,收成却还可以。

小麦家,十三亩高粱,大概收了一万斤,大豆有些惨,收了五六千,谷子只有一亩,收了二百斤,红薯有八亩,这个产量大,最后收了三四万斤。

地里的白菜萝卜那要等霜降时才收,还不知道产量,但好不到那里去。

林小狗拿了五百斤高粱,夫妻俩还在林引旺这里蹭了几个月的饭,今年冬天,应该可以熬过去了。

村子里的百姓,多数都沉着脸儿,平时年成好,才能勉强吃得饱,今年这样的旱情,很多人都担心撑不到明年夏收。

就在一片愁云惨雾中,衙门还派人来收税了。

夏税就有很多人家无力缴纳拖欠着,秋粮比夏粮收入略微好一些,但也有人家没收上来的。那些差役和帮闲,才不管你家有钱没钱呢,若是不交,拉走关进监狱。

顾县令给上面报灾情了,但被驳回,因为涑水县还下了两场雨,还有收成,别的县颗粒无收,现在,周边的县都起流民了,朝廷那边,还要打仗,顾县令必须筹集五万担粮食,一万两银子,送到省府。

这些差役到下面收税,就加了一倍。

天下乌鸦一般黑,顾县令知道差役做手脚,但他却不去管,管了,谁帮他收税?

十几天收税时间,不知多少人卖儿卖女,家破人亡。

林家庄还算是比较好的,林引旺拼命浇地抗旱,起了很好的带头作用,尤其是简易水车,让几十户人家模仿,救了不少的庄稼。

但还是有人被逼着卖地,林引旺原本还想趁机收购一些,被小麦阻拦了,眼下这社会,和明末特别像,她打算若是有流民起义,她就让爹爹带一家人去南方避难。

没想到有人找上门来卖地:“就是泊池东的那块地,旱涝保收的,今年这么旱,我家靠着一架老水车,还收了三千斤麦子。”

“你为何要卖地?”林引旺很奇怪。

“不瞒你说,我弟弟在省城犯事了,急需银子。”

“你家地是特别好,可我没那么多银子,再好我也买不起,对不住了,让你白跑一趟。”林引旺很心动,但看到小麦严肃的脸色,狠心拒绝道。

“你怎么能买不起呢?咱村谁不知道你这几年发财了。”

“那我也不过挣了百十两银子,建房子、买牲口,也花的七七八八了。”

来人很丧气,满脸不高兴:“你知道我和林凤祥家有仇,不可能卖给他,王家,我也不想卖,咱村就没人可卖了,外村的人,谁敢把手伸过来?”

“你咋不去找我那几个伯父呢?”

林老大和林老三也比较有钱的。

来人很不高兴:“你不买就算了,说那么多干啥。”

林引旺也很不高兴,还有强迫别人买东西的。

来人走后,林引旺的眉头皱起来:“闺女,那块地好得很,你为何不让爹爹买下来?”

“爹爹,咱们村有钱人也不是这三两家,为何他非要卖给你?”

“我也奇怪呢。”

“爹爹,你讲讲吧,这个人我怎么没听过也没见过,他是谁呀?”

“张洪林,老张家,是和大林家一前一后来到这里落户的,最初,家世和大林不相上下,但他们家人丁不旺,三代单传后,总算是有了两个儿子,但二儿子却无子,接连两代都是如此。”

“这么说,就是五代单传了?”

“是啊,到了上一代,还出了个败家子,他长得又黑又难看,偏偏看上了林家最漂亮的姑娘。林家人说什么也不肯答应婚事,他就疯了。”

这种人也不是没有,太自我。

“他父母没办法,花大价钱买了个漂亮女人给他冲喜,他病果然好了,十几年后,不知为什么,他将媳妇打死了,女方家听到消息,到县衙告状,为了平息此事,他父母卖了两百多亩地,喏,王家的一大半地就是这么来的。张家家境从此也败落下来,就剩泊池边那块最大,也最好。”

“爹爹很稀罕那片地?”

“是啊,离泊池近,地势不高不低,平坦又肥沃,旱涝保收呢,小麦,你为何不让爹爹买呢?”

小麦摇头:“我就是觉得有蹊跷啊,也说不清为什么,爹爹,你出去打听打听,看有什么猫腻。”

“行!”林引旺去找老银去了。

天擦黑的时候,林引旺回来了,看到小麦,夸了一句:“还真不简单。”

“咋回事?”

“张家这一代有两个儿子,张洪林是老大,老二叫张洪发,是个读书种子,二十来岁就中了秀才,张家花大价钱将他送到省城去读书了。”

“哦?这需要很多钱,张家就剩下五十亩地,收入不够啊。”

“张家有个姑奶奶家在省里,一直支助张洪发,前些年姑奶奶死了,支助就停了,张洪发说自己这一届必中举人,他哥就借贷给他读书,王家就是债主。”

“那也不至于要几百两银子啊?”

“据说,张洪发考了四次都没中,心里也没把握了,就花钱想贿赂考官,结果没中举,反而事情败露,被抓到监狱了,这下花了不少银子才赎出来,这些都是管王家借的,王家现在追债,还不起,就拿地来顶。”

“那也不用五十几亩都卖了啊。”

“今年地价低,王家给的价钱更离谱,说那块地只给四百两银子。”

“啊?这么黑?”

“张洪林还怀疑,当时给他弟弟牵线贿赂考官的人,也和王家有关系,他弟弟就是个书呆子,平时待书院轻易不出门的,怎么忽然就认识了一个官场的人?而且那人拿着钱跑了,还把他弟弟套住进了监狱。”

“这么复杂?”

“是啊!”

“那他为何要找咱?咱家在那些人眼里,不过是个暴发户,没多少钱的,五十多亩地,六百到七百两银子,咱村的人,认为咱家最多有个一二百两银子就到顶了。”

“老银叔和他都是小门户的,经常被林家和王家欺负,关系亲近一些。张洪林说,是人提点他,但却不说是谁说的。”

“所以啊,爹爹,我觉得这事儿还是很蹊跷。”

“不管他,反正这地先不买,等等再说。”

小麦很认真地看着爹爹:“你还是想买,那块地真的很好,任谁都不想放过,可是,爹爹,你若是确定可以买,也务必要和我说一声,我不太和外面的人打交道,村里的事情看不清,但我的直觉很准,我就是觉得这事儿,好像是谁给咱下套一般。”

“那我就不买了,不管这地多好,小麦,爹爹也想好了,要那么多地,咱家又种不过来,不管是赁出去,还是雇人耕种,爹爹都不想那样,爹爹当年在王家,受了好大的罪呢,爹爹不喜欢雇人,也不喜欢讨债。”

“好,不买就不买。”

张洪林要卖地的事情,很快就传遍了全村,林凤祥找到林引旺,希望替他买下来。

“你自己去买啊。”

“我们两家有仇,你又不是不知道。”

“那算什么仇?”

“张洪林就是那个傻子的亲孙子,张洪林恨我姑奶奶,说若不是那天他爷爷碰上回娘家的我姑奶,也不会和他奶吵起来,就不会一时犯了疯病,把他奶杀了。”

“怎么能这样?他爷爷看上你姑奶奶,你姑奶奶就得嫁给他啊?不嫁就是罪过?”

“不说了,反正那地他不会卖给我,我就想,你替我买下来,张洪林卖了地,就会搬走,去投靠他家本宗,等他走了,你再把地还给我。”

芳述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