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好我会读心术

第21章 同系的压制

一中校园的桦树林里,有阵阵暖风吹过。头顶的树叶“沙沙”作响,有人影快速穿行于林中,掠过的风带起零星几片落叶。他们脚下的光斑跃动着,时隐时现。

“啪”的一声,左丘北的烧火棍再次挥空,砸在了姜有身后的树干上,烧出一道焦黑的痕迹。

刚刚稳住身形的姜有好像察觉到了什么,猛地转身躲到一棵树后,紧接着有破空之声传入耳中,五道无形的风刃飞速扫过他刚才站立的地方,一半落空深陷进地里,一半刺入后面的桦树中。

在那棵大树轰然倒下的同时,姜有猛地朝前扑去,他躲藏的树木陡然染上苍白的火焰,在爆裂声响起的同时,瞬间变成焦炭。

他刚刚避开这道攻击,“呼”的风声又从脑后袭来,姜有矮身的同时,半转身体,递出手里的匕首,对着敌人的肚子猛地一划拉,割开左丘北的腹部。

鲜血飞溅出来,左丘北闷哼一声,手里的烧火棍猛地转换攻势,改为下劈。

姜有连忙后仰,险险避开,然后接连后跃,躲开另一名异能者无缝衔接的匕首和风刃。

他似乎总能未卜先知地规避掉所有攻击,一开始左丘北以为他只是反应快加运气好,不过战斗持续到现在,他们已经察觉出不对来了。

之前能操纵学生们前往一食堂,再加上战斗中他诡异的预判能力,以及两人偶尔的“手滑”,他们隐约猜到了什么。

[读心并更改?]

追逐过程中两人对视了一眼,瞬间有了对策。然后姜有的耳朵里便充斥满了各种奇怪的心声:

[阿芳面馆里的牛肉面味道很不错,阿芳也很不错,换班之后再去点一份。]

[昨天忘记交电费被房东指着鼻子骂了,等改天要搬走了一定得骂回去。]

[南城区有家很便宜的按摩店。]

……

诸如此类。

姜有一下子落入下风。

对面这两人全都为实力不错的战斗型异能者,并且训练有素,他占不到任何便宜。

不过就算现在落于下风,他也不慌不忙,一副很有底气的样子。

远山、沈见佑、姜昕岚、还有那两名目前看不见人影的保镖,他们都是他的底气。这也是他敢不事先调查清楚情况就直接莽的原因。

此时,坐在石子路上旁观的左英杰有些不耐烦了,他伸手放在嘴边作喇叭状,对着在树林里越跑越远的几人大喊道:

“别磨磨唧唧的了,抓个废物都要这么久!”

这一声中气十足,三人全都听见了。

这么耗下去确实不是办法。

他们喘着粗气,同时停了脚步。

空气突然安静了下来,连拂过林间的微风也停了,燥热的感觉悄悄攀上每个人的心中。

姜有死死盯着对面两人,仔细分辨他们杂乱的心声,很快又捕捉到了左丘北真实的想法。

姜有等级太低,“改变想法为行为”这个能力一旦被异能者们察觉,很容易遭到反抗。最好的用法是对方不清楚他底细时的出其不意。

对方已经发现并且有了防备,姜有再用就难以获得效果了。

所以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撤退。

耳畔“叮铃铃”的铃声剧烈起来,好像有人同时在摇晃数百个铃铛。就在他挪动脚步的那一刻,四周突然刮起阵阵狂风,头顶一片耀眼的火光亮起。

姜有抬头一看,他身边所有桦树的叶片都被燃起,包括地上的落叶。树冠变成了跳动的白,在狂风的吹拂下向他倾倒。

他预料到了对手的攻击,但不希望姜昕岚送他的第一件特殊物品,寿命只有这么短。

捏着系在衣袖里面的铃铛,姜有试图冲出包围圈。

“噗噗噗”。

身后有风刃袭来,姜有闪身避开,它们直直地飞向了那棵倒塌的桦树,将树干劈成几段,然后燃起火焰,拦住了姜有的去路。

姜有皱着眉,停下了脚步。

避无可避,只能硬接了。

清脆的铃声像是被拉响的警报,在姜有耳边不断回荡。铺天盖地的白色残影飞掠而至,数不清的流星冲向了他,爆发出刺目的光芒。

不远处有一道气急败坏的声音传来:

“我他妈要的是活的!活的!”

火焰组成的潮水奔涌着席卷过来,要填补所有空缺。炙热的温度烘烤着他的皮肤,这一瞬间姜有甚至忘记了呼吸,差点以为自己即将走到生命的尽头。

左丘北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对左英杰的呵斥置若罔闻。

开弓没有回头箭,他用最大的力量催动着自己的异能,铁了心要把姜有杀死。

铃铛的防护作用开始生效,笼罩在姜有身上的淡淡金光已经亮起,然而预想中的冲击却没有到来。

苍白的火舌疯狂向他滚动过来,又一次次收缩,好像有一只看不见的手无情地将它堵了回去,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重复着。

这片白色的火焰跳动在姜有的瞳孔中,与他的鼻尖不过一寸距离。

周围温度急剧升高,汗水顺着他的脸庞滑落,滴落在了脚下的泥土里。

接下来的这一刹那,好像洁白的布匹被浸在了颜料里,滔天的苍白之火染上了橘红色,置身其间的人就如同坠入了夕阳之中。

左丘北一脸见了鬼的表情,试图操纵这些脱离了控制的火焰。然而不管他怎么努力都只是徒劳,它们好像有了自己的意识,甚至试图反噬自己的主人。最后他只能咬着牙将它们崩解。

相互对抗争执的白火和红火消失,光影交织的小树林重新回到了姜有的视野里,凉意扑面而来。他抬手抹了把额头上的汗珠,转头看向身后。

远山一边向他走来,一边掂着手里的匕首,神情语气皆有些不满:

“这东西又短又轻,一点也不好用。”

姜有默默松了口气,但另外几人就没他这么轻松了。

[用火的异能者。]

左丘北脸色凝重,刚想要思考对策,又记起了姜有的异能,表情瞬间变得有些憋屈。

后者差点笑出声。

他的异能完全被远山压制了,现在的情况一下子逆转。

远山的级别并没有高他太多,但她为启界七行门中的火门门徒,可以借助火门阵法的力量,如果玄炎剑在手,实力还能再上一个档次。

[好漂亮的妹妹……不对!是好强的帮手,得赶紧联系父亲!]

这是左英杰的心声?

姜有侧过头,手臂一甩,掷出了手里的匕首。银光一闪而过,在其余人全都未反应过来时,恰巧刺穿左英杰的手机屏幕,力道不大不小,掌控得刚刚好。

左英杰猛地抖了一下,张大了嘴,指节发白。

然后他丢掉了手机,一骨碌爬起来拔腿就跑。

姜有正要追上去,前方飞起一排风刃,同时左丘北挡在了他身前,手里的烧火棍毫不留情地劈过来。

一股热气从耳边掠过,“呼”的火焰燃烧声贴着他手臂擦过。

两团橘红的火球砸向了左丘北,他强行让靠近自己的火球染上苍白色,然后扭曲它们的行动轨迹。

二食堂前方的桦树林里不断出现头上冒火的树木,下一秒火团从树枝上脱离,冒火的桦树开始一棵棵变秃。

然后这些秃树又一棵棵炸开,噼啪声不绝于耳,火势越来越大。

两道黑色的身影不断改换位置,他们的衣袍被烧得所剩无几。

慌乱之中,姜有再次抓住了他们的漏洞,对面两人瞬间乱了阵脚。庞大的橘红色火球趁机将他们吞没,惨叫声从里面传出,半片林子都陷入了火海之中。

过了半晌,叫声逐渐消失,只剩下血肉烧焦的味道。姜有和远山停在熊熊燃烧的烈火前,后者犹豫着问道:

“……死了?”

远山抬脚走近,火焰在她的操控下缓缓向两边退去。就在这时,无形的风刃瞬间从火里穿射而出,铺天盖地的向两人袭来。

清脆的铃铛声响起,姜有先一步察觉危机,拉过还没反应过来的远山,金光瞬间笼罩住两人,消融掉密密麻麻的风刃。

他拿着姜昕岚给的微型手枪,紧盯着重新聚合的火焰,里面有人影一出现,立马扣下了扳机。

“砰”!

风声停止,远山惊讶地张着嘴,那片火焰开始消退,从里面滚出一具焦黑的尸体。

姜有握抢的手有些抖,他看了一眼,又立马别开视线,寻找起左丘北的身影。这个人同样是用火的,不太可能被烧死,除非他真的一点精神力都没有了。

就在两人飞速穿行于火海中时,前方的火焰陡然蹿升,变得苍白,舞动着庞大的身躯朝他们张开怀抱。

远山猛地握拳,这苍白之火卷成了球状。火光映照着后方一个跌跌撞撞的身影正在逃离。

远山刚想追上去,姜有一把拉住她,摇了摇头:

“警察要过来了,我们先去找左英杰。”

…………

站在窗户旁的沈见佑眯着眼,看见小树林里一丛丛火光乍现,然后瞬间分散下落,沿着树木变秃的轨迹,似乎能看到小有他们的战况。

他眨眨眼,看见石子路里跑出来一个人。这人一脸的惊恐,一边跑一边往后看,嘴里还在大喊着“救命”。

这不是左英杰吗,小有怎么把任务目标放过来了?

他看了眼右边二楼紧闭的窗口,默默带上了口罩和鸭舌帽,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作业纸,揉成团从窗口丢了下去。

…………

左英杰慌慌张张地跑出来,他又看了眼身后,那边不断有爆炸声响起,好在没人追过来。

他刚想松口气,突然发现头顶的阳光奇怪地被挡住了。抬头看去,一颗巨大的白色石头出现在那里,占住了本该是太阳的位置。它的表面凹凸不平,还有绿色条纹若隐若现。

这是什么?!

左英杰倒吸一口凉气,捂着头蹲了下来,带着哭腔地小声念叨着:

“爷爷奶奶保佑我,爷爷奶奶保佑我……”

“巨石”轰然下坠,砸到了左英杰的后脑勺,他只觉头顶猛地一沉……

“咦,好轻?”

他诧异地抬头,看见一个小纸团从头上滚了下来。

“呃……”

身旁突然刮过一阵冷风,左英杰注意力还放在纸团子上没反应过来,后脖颈突然一疼,然后翻了个白眼,失去了意识。

沈见佑拎住他的后衣领,将他拖进角落。

二食堂的门窗全被他锁了,里面的学生和员工已经发现了问题开始乱套,大门被敲得砰砰作响。

他们怎么还没好?

沈见佑刚冒出这个念头,树林里突然传来一声枪响,然后火光停止了扩张。

沈见佑望着枪声传来的地方,皱了皱眉头,有些担心。

小有杀人了?

冇氘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