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诸天当镖客

我在诸天当镖客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9章 小镇的守护女神

“混蛋,我没看清!”老约翰不含糊,“你肯定不是IRS!”

“闭嘴,我就是IRS,但今天不是来查税的。你应该跪下来感激涕零!”姜离鼻孔看人,非常嚣张。

身为IRS的一员,哪怕是假冒的,也必须有这气质,不然对不起身份。

姜离无限嚣张,老约翰就怂了。

这么嚣张的人,没有被人一枪打死,要么是IRS,要么不输给IRS。

除非明天就死,否则的话,两者老约翰都惹不起。

他从心地竖起枪口:“好吧,那你有什么事情?”

“查税。”姜离说道。

老约翰勃然大怒,刚才还说好不查税的。

看到对方又要压枪,姜离慢悠悠道:“但不是查你的。”

枪口再度抬起,老约翰不爽道:“那找我干什么?”

“因为我要查税的家伙跑路了,他以前是这个小镇的居民,叫做弗莱迪,你知道吗?”姜离一脸正气。

就算是地狱里面爬出来的鬼,也是要交税的。

“不知道,没听过,再见。”老约翰施展出否认三连,就要关门。

姜离抢先一步,伸手按住门板,不让他关门。

“我不知道什么弗莱迪!”老约翰一只手拼命关门,一只手还不忘记隔着门拿枪对准姜离。

姜离轻轻一推,强大的力量把门完全推开。

老约翰摔在地上,手中的猎枪掉落。

立刻翻身,他翰伸手去抓猎枪,刚刚碰到,一只脚就踩在了上面。

姜离居高临下看着老约翰:“不查弗莱迪的税,就查你的税,你自己选择吧。”

明天不会死的老约翰内心挣扎片刻,露出颓然的神色:“好吧,我也只知道一点。”

“早这样说不就好了。”姜离露出笑容。

之所以选这个家伙强硬一把,是因为他对弗莱迪这三个字有厌恶,有畏惧。

但畏惧程度没有那么深。

就好像面对(冒牌)IRS也敢举枪一样,姜离觉得这老头面对弗莱迪,也会举枪。

这样的人,比较容易说出关于弗莱迪的情况。

“好吧,你要问什么。”沙发上,老约翰怀里抱着猎枪。

“弗莱迪到底是个什么人?”姜离问道。

他只知道这货很丑,有着梦中杀人的能力,另外诞生非常恶意,被烧死后才转职成为“大魔王”。

“弗莱迪,这个家伙是从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鬼。”老约翰语气低沉,似乎陷入回忆中。

弗莱迪,全名是弗莱迪·克鲁格。

抛开他糟糕的出生,一开始只是一个普通人,后来成为了一个资本家,并且展现出性格中暴虐邪恶的一面——

弗莱迪开始杀害一些孩子。

东窗事发后,弗莱迪用钱开道,给自己搞了个无罪释放,却被愤怒的受害者家长们烧死。

这也是弗莱迪那丑恶长相的来源。

被烧死的弗莱迪没有真正死去,很快从地狱中爬出来。

不人不鬼,可以梦中杀人,一直在这个小镇肆虐。

期间有“精英小朋友”出现,把弗莱迪送回了地狱。

但他的噩梦一直笼罩着小镇,时不时从地狱中爬出来。

老约翰,阿曼达的父亲,都是弗莱迪爪下的幸存者。

为了防止这个怪物卷土重来,并且保护孩子,家长们不是喂药就是打搅睡觉。

阿曼达就是那一批孩子,她过地很不快乐。

但至少活着,顺利成长到了成年。

“等等,你的意思是说,弗莱迪那个家伙只会对孩子下手?”姜离问道。

“是的。”老约翰点点头。

“嗯……”姜离沉默几秒钟,“那像我这样的呢?”

他摘下墨镜。

老约翰盯着姜离年轻的面孔看了一会儿,发出不屑的笑声:“弗莱迪不会对你感兴趣的。”

这张脸年轻,光从样貌来说,不是不能冒充未成年的“小朋友”,但是气质差太多了。

这一点和小镇上那些外貌看上去很成熟,其实一遇到事情就哇哇乱叫,青少年气质展露无遗的孩子恰好相反。

“是不会,还是不能?”姜离问道。

不会是“挑食”,不能是不行,两者是截然不同的概念。

“我怎么知道?”老约翰一翻白眼,“反正我成年后就再也没有受过他的骚扰了。”

这话其实不算很正确,老约翰这一代出了一个能人小朋友,叫做南希,把弗莱迪赶回了地狱——又一次。

到现在几十年过去了,弗莱迪没有再出现。

榆树街以及小镇一直和平着,比阿曼达再小一些的孩子,如今的青少年们,都没有经历过阿曼达的人生。

事实上,如果不是阿曼达一家就住在榆树街。

弗莱迪又特别好这口“榆”的,给阿曼达老爹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心理阴影。

阿曼达也不会过得如此凄惨。

另外老约翰属于幸运儿,他只被弗莱迪入梦一次,还是集体入梦。

弗莱迪才刚刚开始玩,就被爆种的南希反杀。

老约翰因此对弗莱迪不是特别恐惧。

换成姜离去问阿曼达她爹这些问题,她爹要么企图和姜离同归于尽,要么企图自杀。

对于阿曼达老爹来说,弗莱迪是不能提的禁忌。

一提就要发飙或者发疯。

要说小镇上,谁对弗莱迪最了解,肯定是曾经的精英小朋友,如今的小镇高中校医——南希。

小镇高中是弗莱迪的狩猎场,南希“干掉”弗莱迪后化身校医,守护高中。

顺带一提,南希是老约翰的梦中女神。

老约翰没有妻子孩子,是个独居老头。

南希也是如此,至今未婚。

理由的话,大概是不希望后代被有可能卷土重来的弗莱迪祸祸了。

在老约翰这里已经问不出什么了。

南希那里,应该有更多的信息。

姜离起身离开。

跟着起身,到门后的老约翰阴测测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在调查弗莱迪,但你要明白自己在做什么……

“那个恶魔一旦回来,你会后悔自己活在这个人间。”

房门形成的阴影有一半笼罩在老约翰脸上,让他整个人看上去流露出一股邪恶的气息。

“谢了,我就是单纯好奇。”姜离转身。

他没有从老约翰这里拿到南希的地址——周末小镇高中不上学,校医也不上班。

不过没关系,阿曼达肯定知道。

阿曼达是土生土长的斯普林伍德人。

在小镇餐馆中找到阿曼达,姜离从阿曼达口中得知南希不只是校医这么简单。

她同时还是小镇的兼职修女和唯一诊所的医生。

小镇居民平时有什么头疼脑热都会去找南希医生,如果有大病,当然是驱车去大城市找大医院。

南希的家就在斯普林伍德高中隔壁,几乎可以算作是高中的一部分。

同时也是小镇唯一诊所。

周末的话,南希会在小镇教堂当修女。

阿曼达自告奋勇,骑着心爱的小毛驴,载着姜离去找南希。

至于道恩,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信用卡都来不及还给他。

驱车来到小镇教堂外停下,阿曼达表示自己就在外面等姜离。

她也不知道姜离要做什么,总之听吩咐就行了。

地下室里面还有三个危险分子等着姜离处理呢。

教堂是典型的哥特式建筑,高高的尖顶显示出其威严。

大门洞开着,姜离走进去。

里面是一排排椅子,场景摆设和大多影视剧中的教堂都没有区别。

有几个信徒散落四周祈祷着什么。

一个修女正在十字架下面点蜡烛。

兼职修女也是唯一修女,不用说,这人就是南希了。

姜离走过去。

南希恰好转身看过来。

这是一个看上去四五十岁的妇女,脸颊有些凹陷下去,颇为消瘦。眼神并不温和,有些凌厉,光论样貌,不是那种讨人喜欢的类型。

想来也正常,这位南希当年可是把弗莱迪送回地狱的精英小朋友,其后更是几十年守护小镇,防止弗莱迪归来。

这等水平,搁在其他片子里面,少说也是一个沙拉康纳。

南希看着姜离一身黑衣特工的打扮,皱起眉头:“你是……”

“灵异作家。”姜离摘下墨镜,露出笑容,“我听说这里有过什么恐怖事件发生,特别过来采风。”

对不同的人,当然要以不同的身份对话。

南希看上去就是铁娘子类型,敢对IRS开枪的那种。

需要怀柔。

“恐怖事件?”南希皱眉,“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如果要祷告的话,去那里坐着,不要打搅其他人。”

“好。”

姜离从谏如流,走到长椅上坐下来,饶有兴趣地看着南希。

南希站在十字架下面,开始虔诚祷告。

足足十五分钟后,南希才停止祷告,转身看向盯着她看了十五分钟的姜离。

南希走到姜离面前:“我说过,这里没有……”

“老约翰都和我说了。”姜离打断南希的话。

南希愣了一下,接着低骂一句:“那个蠢货。”

如果老约翰知道自己被女神骂了,不知道是会开心还是伤心。

“好吧。”

迅速调整好情绪,南希问道,“你想要知道什么?”

“弗莱迪,他到底会不会回来?”姜离问道。

南希没有回答:“小约翰都告诉了你一些什么东西?”

“没多少,就是弗莱迪的来历,干过的一些事情。”姜离说道,“我想要深入了解的,他都说不知道。”

“你一个作家,不需要知道太多吧,自己瞎编就行了。”南希意有所指。

“当然不行。”姜离一脸正义地摇头,“身为作家,要对笔下的东西负责,必须要真实可靠有效。”

“等等,那不是新闻吗?”

“是啊,但现在新闻搞得和小说似的,我们这不得互补一下吗?”

“……”

“问吧,能回答的我会回答你,然后给我滚。”

南希摇摇头,语气不善道,但还是决定满足姜离的好奇心。

意外的好说话。

隐语者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