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诸天当镖客

我在诸天当镖客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5章 三个坏人

“你是要我们写遗书吗?”道恩双眼无神问道。

阿曼达没有说话。

“要遗书也行,你们有什么要送的,我可以帮你们送到家里去。”姜离说道。

不管什么幻界,先接一波走镖任务再说。

任务完成后就立于不败之地,进可浪,退可浪,从头浪到尾。

有翻车的迹象就立刻回归现实世界。

不会像武道狂一样,最后浪翻车。

“送?你和我一样,被困在这里,怎么送?”道恩说道。

“我是个快递员,什么困难都无法阻止我送快递。”姜离竖起一根大拇指自夸。

“好吧。”道恩说道,“如果你真的能出去的话,就去和我的家人说,我爱他们,对我的妻子,我的女儿,我的儿子说我爱你。”

道恩絮絮叨叨说着遗言,幻想着自己死后的场景,无限悲伤。

与其说他相信姜离,倒不如说他只是在诉说和发泄。

姜离突然明白这家伙没有办法用锯子锯断自己的腿了。

搞半天,你的人设不符合主角设定啊。

什么是主角设定?

不同风格类型的作品有着不同种类的主角设定。

像这种西方美式主角,通常都是中年男子,有着一个曾经幸福,现在不幸,已经破碎的家庭。

死老婆或者离婚是基本操作。

后者的话,老婆有男朋友是常见场景,儿女被判给老婆并且叛逆不听话十有八9。

当然,故事最后肯定要幸福大团圆。

和妻子破镜重圆,子女重新视父亲为偶像。

至于老婆的男朋友,当然是死在半路上了。

道恩这家伙,家庭幸福美满,一看就知道是炮灰。

下不去手很正常。

家里没有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事情,任何剧都搞成家庭伦理剧的中年男子,是无法成为美式主角的。

而另外一个同样下不去手的阿曼达。

颇为年轻,应该是二十到三十之间的年纪。

以这种年纪女性作为主角的影片或者幻想作品,姜离了解的不多。

硬要说的话,估计也只有血浆和奈子齐飞的恐怖片了。

电锯惊魂血浆管够,另外一个元素,充分不充分姜离就不清楚了。

他是真的只有了解,没看过。

就算有,姜离觉得阿曼达也算不上主角。

原因无它,胸怀不够宽广,飞不起来。

也是个炮灰的命。

出场就是两炮灰,难道电锯惊魂讲究的是一个全灭?

姜离胡思乱想着。

道恩絮叨了好一会儿,声音逐渐低弱下去,接着,他猛地抬头对姜离说道:“布鲁斯,把锯子给我。”

谈到自己的家庭,道恩似乎被激发出了勇气,打算再试一试。

“你确定吗?这玩意就算锯断腿,不死于失血过多,估计也会死于感染。”姜离说道。

这锯子上面沾染了一大堆不明物质。

姜离一点都不怀疑有人曾经用过它来锯自己并且后续没有人洗过。

“我没有选择!”道恩声音很大,“如果我死了,而你活下去了,记得帮我和我的家人们说,我爱他们。”

“知道了。”姜离把锯子踢了回去。

走镖任务正式生成。

姜离第一次运送“无实物”的镖。

“啊啊啊啊!”

道恩咆哮着,用力一锯,在腿上割出一道看上去就很疼的血口子。

他咬牙,就要割第二下,就听见啪嗒一声,是什么重物落地的声音。

转头看过去。

只见那位布鲁斯已经重获自由——锁链从墙上脱落,那一头还连着一块水泥。

“失误。”面对两人诧异的目光,姜离说道,“我没想到这墙壁这么脆。”

是的,他原本的打算是把锁链拉断,没想到单手拉了一下,直接把墙给拉破了。

墙体倒是颇为厚实,中间少了一块也看不到对面是什么情况。

道恩脸色狰狞,看着姜离脚边的锁链,石块,又看向自己受伤的脚。

“啊啊啊!”

他大叫着丢下锯子,开始狂扯锁链。

那边的阿曼达也一样,抓起锁链一阵狂扯。

只可惜墙壁的脆弱只是对武者而言,对两个普通人来说,还是坚不可摧的。

手掌都要磨破,两人累得气喘吁吁,锁链连接着的墙壁还是纹丝不动。

再看姜离那边,他已经用武者的猛男之力硬生生掰断了脚上的镣铐,完全重获自由。

“你怎么做到的?”道恩大惊失色。

“用力拉开,我力气比较大,你们可能不行。”姜离说道。

“……”

道恩和阿曼达默然无语。

“你能帮帮我们吗?布鲁斯。”沉默片刻,阿曼达说道,还稍微扭动了一下身子。

“布鲁斯,你能不能把我们当做是你的快递,送回家?”道恩则是展现出职场精英的风范,一下子抓住了问题的关键所在,要比阿曼达的无效扭动有用多了。

“你可真聪明。”

姜离夸奖道,“也不是不行,但我不能百分百保证你们的安全。”

“太好了!”道恩说道,“等我平安到家,肯定会有重谢,车子,房子……我知道有一栋房子——非常抱歉,我职业病犯了。”

道恩有些语无伦次。

阿曼达欲言又止,她不像道恩那么有钱,可以给出许诺,只能祈祷布鲁斯是个善良之辈,顺手把她也给救了。

姜离善不善良不知道,但走镖他是认真的。

走过去,用暴力将两人腿上的镣铐扯断,道恩和阿曼达重获自由,艰难站起。

没办法,两人的脚都受了伤,还是自己割的,行动不便。

如果姜离早点展现出他的猛男之力,他们应该就不会受伤了。

阿曼达和道恩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满,埋怨姜离怎么不早点出手。

他们很识时务,对姜离千恩万谢。

接下来,自然是离开这个房间,道恩拖着伤腿来到那扇大铁门前。

铁门上有一个钥匙孔,用钥匙就能打开。

关键在于,钥匙呢?

房间就这么大,能藏东西的地方不多。

地上的一堆碎石杂物都不可能藏东西,那么,就只有铁架子上的显示器了。

道恩把显示器给弄了下来,左看右看,看不出什么端倪,心一横,直接往地上砸。

这一砸还真的砸出了东西。

大屁股显示器的大屁股只是障眼法,里面是空的——也不能这么说,里面有一些东西。

一个便携随身听还有三盒磁带。

磁带,电锯惊魂系列的标配道具,可惜在场的三个人都不清楚。

“上面有我们的名字。”阿曼达说道,三盒磁带上有白色贴条,分别是他们的名字。

意思很清楚了,要他们播放一下。

“我先来吧。”道恩把自己的磁带放入随身听中,按下开关。

“道恩·达蒙。”

不知道是不是竖锯亲自配音,表面上属于木偶比利的声音传出,“你表面上是一个事业有成,家庭美满的男子。

“但是……

“你为了推销房子不择手段,无数次以高价将低劣的房子卖给他人,从同行手中强夺资源,暗中施展手段逼迫一些户主搬家。”

比利开始诉说道恩的罪过。

“不是!它在胡说八道!”道恩脸色大变,立刻按下停止键。

声音顿时停止。

“咳。”片刻之后,道恩咳嗽一声,权当无事发生过,“要不听一下你们的?”

如果大家都有黑历史,就等同于没有黑历史。

阿曼达作为一个女人,可怜弱小无助,只能挺身而出,作为第二个黑历史曝光的人。

“阿曼达·肯特,表面上你是一个护士,应该抚平病人的痛苦。但背地里,你以病人的痛苦为乐,你故意拖延以粗暴的手段对待你的病人,故意拖延时间。

“甚至暗中虐待一些没有自理能力的病人……”

阿曼达按下停止键,干巴巴道:“它在胡说八道。”

“没错。”道恩表示赞同。

“轮到我了。”姜离有些好奇,前·姜离作为一个快递员,又干了什么破烂糟心之事。

直接给他的信息中,布鲁斯·姜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快递员,难道还有隐藏身份?比如非常人贩那种?

把磁带塞进去,按下播放键,比利有些失真的声音响起。

没有让姜离惊喜,他不是非常人贩快递。

劣迹是上班时间摸鱼,不送快递,各种拖延,不把快递轻拿轻放,故意破坏并且往别人家里的玻璃等地方砸。

什么地方脆弱砸什么地方,还会砸家养宠物。

另外还有偷窃快递上报遗失,或者偷窃部分快递等等恶行。

和阿曼达、道恩一样,在进监狱捡肥皂的边缘反复横跳。

三个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不过姜离对上班摸鱼此事颇有微词,要是好好劳动,顶多算换取报酬。

摸鱼才是真正从资本家手里赚钱。

竖锯显然不明白这个道理,把摸鱼也当做了罪证。

相较来说,姜离的罪恶还是最轻的。

就算最重,他也不在乎,因此没有按下停止键,继续往下听。

“能够听到这些,证明你们已经挣脱了镣铐,想必你们一定在寻找铁门的钥匙吧?”

停顿一下,声音继续道:“钥匙一共有三把,每一把都可以打开铁门,而它们的位置,就在你们的肚子里面。”

听到这话,道恩和阿曼达脸色一变,不由自主地伸手去摸自己的肚子。

“想要打开铁门,就从肚子里面取出钥匙吧。你们的时间不多……”

声音戛然而止,剩下的都是沉默之声。

一如没有说话的道恩和阿曼达。

隐语者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