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初唐从造反开始

穿越初唐从造反开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8章 还笑的出来吗?

西市。

李承乾心中思量不断。

卖粮的三百八十贯,加上带来的钱,差不多共一千贯。

这点钱别说买奴婢了,连开店都差得远。

西市热闹点的场所,一家不大的商铺几乎都是数千贯以上,而奴婢.....

大唐物价,健壮男仆50贯一位。

嗯,自己最少也差400个名额。

如果想买聪明伶俐点的奴仆,价格估计还得翻一倍。

至于识文断字......

李承乾:买来从军的奴仆,要识字干什么?

是以,粗略计算后,李承乾便发现铜钱缺口很大,那五万石粮食卖光也不顶用,不如......

——酿酒。

灵感来源于生活。

科技进步的动力,是人类的欲望。

李承乾并不是嗜酒之人,但他却无法忍受那些难咽的津液。

于是酿酒,就成了当前的最佳选择。

半炷香的时间,主仆二人抵达铁铺。

甫一进门,李承乾便被摆在木台上造型独特的瓦罐锅炉所吸引。

“店家可在?”小安子环顾一圈,发现没人开口喊道。

这时,木台后方的麻布帘子被掀开,露出两道极为浓厚的眉毛与粗犷的声音。

“在呢,小郎君可是要买点什么?”

“要买的不少。”李承乾微微一笑,收回差点黏在店家眉毛上的目光,右手指了指木台上的物什,开口道:“不知店家可否介绍一二?”

“这是自然。”

店家脸上堆满笑容,走到木台前拿起一个类似三角凳的陶制品。

“这是灶,用于生火。”

李承乾点点头,店家又拿起一个三足两耳的铜制品。

“这是鼎,可烹饪饭食。”

李承乾继续点头,没有说话。

店家见状,心想估计是哪家小郎君第一次见到这些东西,于是也不再等李承乾回应,开始逐个介绍。

“这是镬,这是鬲。”

“这是锅、甑、鏊、甗、鬶、斝。”

李承乾:???

点个头的功夫,就听不懂了?

“等等......”李承乾抬手打断,语气坚定:“我买锅和.....那个。”

店家浓厚的眉毛一挑,满头雾水道:“哪个?”

李承乾闭着嘴,拿起一根铜制细管,晃悠了两下。

“铜管?”店家疑惑道。

铜管?

这tm叫铜管?

“对,各买十个。”

李承乾心底MMP,面上不露丝毫,道:“不过锅我要铁制的。”

“铁制的锅?”店家浓眉一拧,“客官确定?”

“当然确定。”李承乾笑道。

接着,他又把需要何种锅炉给店家描述了一遍。

最主要的,还是要把铜管也镶嵌到锅炉盖上。

店家虽然不太明白李承乾为何要这么怪异的铁锅,但只要付了钱,融个铁娃娃都行。

半个时辰后,李承乾付了十贯铜钱当作定金。

按照店家的说法,镔铁横刀用不了多少铁料,都卖两贯钱一把,您做这么大的铁锅,卖五贯也就勉强挣个辛苦钱。

但李承乾显然不吃店家这套,开口就直接砍到一贯一个。

当家方知柴米贵,油盐更贵,经济紧张的他自然用尽全力砍价。

半个时辰后。

锅价格定为三贯一个,总价三十贯。

铜管赠送、锅把赠送、锅盖赠送,雕花免费。

你以为这就完了?

临走时,李承乾笑嘻嘻的表示,自己可以一次性全款付清,又让小安子当场抱着二十贯铜钱进来。

所以最后跨出铁铺时,李承乾还要了店家十捆上好木材,说是拿回去试试这锅耐不耐烧。

当然,劈柴的刀也顺带要了一把。

与泪眼朦胧的店家约好了三日后取货的时间,直接向接下来的目标走去。

为剩下的半口恶气,打好基础。

.

与此同时,大明宫含冰殿。

李渊在蓬莱殿享受来之不易的美妙人生。

一锅煮茶,几碟素食糕点,竟起了几分抹泪的冲动。

“祖父。”

这时,门外传来声熟悉的呼喊,李渊身躯一抖,随即听出这是李泰的声音,心中勉强安稳不少。

他来干什么?

不是说好从此以后不‘散步’的吗?

李渊隐隐有些不满,但还是示意贴身太监陈伯把人领进来。

不一会儿,李泰身着便装进了大殿,躬身道:“祖父。”

“你来做什么?”李渊头也不抬道。

孙儿什么的,就该挤死。

李泰无奈的声音中偏偏透着一丝丝狂热,道:“孙儿来请祖父‘散步’。”

还散?

李渊霍然抬头,看见李泰身上的便装更是瞳孔一缩,暗道情况不妙。

“昨日说得好好的不再‘散步’,孙儿今日为何变卦?”

“大兄来信。”

“大兄,大兄。”李渊顿时火了,把手中糕点往桌上一扔,大怒道:“你是不是个男人,怎么天天就知道大兄。”

“吾当年若是事事都听从隋炀帝的话,都不会有如今李家的天下。”

“做人要讲诚信,要有自己的看法主见,明白吗?”

一阵连珠似的怒骂,李渊喘了口粗气,循循善诱道:“现在,你告诉祖父,你的看法是什么?”

李泰面色不变道:“孙儿看法与大兄一致。”

“轰出去、轰出去。”

李渊转头,看向陈伯,气急败坏:“快点,把这瘪犊子给我轰出去。”

陈伯认真点头,带着两名內侍疾步靠近,在距离李泰不足一丈时放慢脚步。

李泰今日有些走神,但见状也回过神来,顺势往地上一躺,一边打滚一边大喊。

“祖父,大兄说阿耶当年突袭王世充,疾行三百里。”

“祖父,大兄说阿耶当年带兵阻拦突厥人,靠双腿战胜突厥骑兵。”

“祖父,大兄说阿耶......”

大兄大兄,阿耶阿耶。

这一刻,李渊突然觉得,这俩人同样令人生厌。

若是平时便罢了,李渊为了争这口气,肯定忍受不了如此拱火。

但今日,刚享受过片刻悠闲的他,突然觉得似乎......忍忍就过去了?

不就是夸两句逆子么,有什么不能忍的。

我能忍!

李渊心中默默给自己打气,转过头去不再看着撒泼的李泰。

蓬莱殿中,一时间回响着无数‘大兄说’。

片刻后。

李泰也发现今日祖父是铁了心不‘散步’,大兄语录也不再管用。

大兄不行,我来!

想到那两首诗词,李泰心中发狠,咬牙切齿道:

“祖父不如阿耶多矣,文韬不如,武略亦不如。”

李渊笑笑,极为不屑。

“祖父不如阿耶远矣,见识不如,计谋亦不如。”

李渊笑笑,极为不屑。

“祖父不如阿耶长矣,丁丁不如,......”

李渊歪嘴,破口大骂!

七斤七两.

作家的话
本书又名每日一笑,哪天看书没笑尽管找我。
————(养书的书友们尽量还是多看看呐)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