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初唐从造反开始

第4章 西市棺材铺

大殿中。

正在收拢硝石的李承乾回头看去,顿时有些好笑。

小太监模样不过十三四岁,看起来有些唇红齿白的。

一边躬身说话的同时,还偷偷抬眼看自己在做什么,被自己发现后,又慌乱的马上低下头去。

这模样搁前世,应该叫‘奶奶狗’吧。

之前接受了前世记忆知道有这么样个蠢萌蠢萌的贴身小太监,但哪有实际看到准确。

至于少年偷偷的打量他自然也是注意到了,不过倒也没有太过在意。

在宫中弄这些东西,他就没准备瞒着,瞒也瞒不住。

反正现在也没人知道这些东西有什么用处。

“嗯,让他进来。”

李承乾嘴上回着,手也没停,拿起早已备好的陶罐,将硝石全部放了进去,又将罐口用厚布裹了几层,保证短时间内不会受潮。

不一会儿,贴身太监小安子便领着长孙家庆走了进来。

“见过太子殿下。”

长孙家庆先是一脸正色,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待得到李承乾答复后,弯下的腰顿时弹了起来,脸上的严肃神色瞬间垮掉,嬉皮笑脸的凑到李承乾身边。

“殿下,你这张罗这么多陶罐做什么?”

“有大用。”

“就这些罐子能有什么大用,现在咱最重要的不应该是你的婚事吗?”

听见长孙家庆这样说,李承乾有些好笑的看了他一眼。

就这些罐子有什么用?

我怕说出来吓着你。

不过婚事两个字的出现,又让李承乾忍不住的叹气。

两世为人,什么时候这么窘迫过。

更何况那还是一只十三四岁的......萝莉?

“诶,罐子你就别问了,至于婚事...”

李承乾说着向外面努努嘴,道:“我想搞简单点,流程少一点,他们能听么?”

“咳咳咳。”

长孙家庆瞪大了眼睛,“这...这自然是不行的。”

连一旁的小太监都没忍住脸色涨的通红,双眼中透着偶像人设崩塌的神色。

要知道现场这三人年纪相仿,一个是太子贴身太监,一个是太子伴读,几年的时间相处下来,感情自然不一般,相互之间也极为了解。

但,什么时候听过太子殿下说出这么离经叛道之言?

“对啊,你也知道不行,那我的婚事现在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我的婚事,和我有什么关系?

小安子懵了,半晌回不过神的那种。

长孙家庆就不一样了,受过教育的人,当即就要开口反驳。

细细一想,又发现殿下说的好像没毛病。

大婚的所有布置、规格等等,早已经明确,许多东西皇帝都不能轻改,更何况是太子。

难不成让太子亲自去搬石头,挂灯笼?

只是...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怎么这话就这么让人别扭呢。

看着长孙家庆苦苦思索,眼神中带着三分思索,三分迷惘,三分较劲还有剩下九十一分的憋屈。

李承乾还真怕给他憋坏了,出声转移了话题。

“别想那些没用的,你还是说说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儿吧。”

经过太子殿下的提醒,长孙家庆总算是想起了正事,连忙正色道:

“我今天来是想问问,殿下可备好了诗词?”

诗词?

李承乾略微思索,便明白了长孙家庆的意思。

唐朝是一个诗意的朝代,这种诗意也浸透到了唐代婚礼中。不仅唐朝婚礼服装极尽奢华,冠绝古今,甚至还有音乐歌舞来烘托气氛,最大特点还在于,诗歌贯穿了整个大婚过程。

催妆诗,却扇诗,障车文,一样不落。

前两者是男方接亲时所需,余下则是由女方请人代作。

如果真说整场婚事有哪一个地方需要他这个太子殿下亲自来负责,估计也就是这些诗词和洞房了。

“殿下。”

见李承乾没有反应,长孙家庆又呼了声,有些支支吾吾道:

“我听老师们说,你得亲自去请教他们。”

李承乾:......

这下明白长孙家庆来找他是什么事儿了。

该说不说李世民对他这个太子是真的好,之前安排大儒李纲、陆德明教导,后来李纲和陆德明相继逝世,又让杜正伦和于志宁这俩顶尖大儒做老师,就这唯恐牌面不够,还让房玄龄领了个太子詹士的名头。

太子大婚,催妆诗和却扇诗是可以找旁人代写,所以大家都想到了太子的两位老师。

嗯,两位老师自然想到了。

但左等右等,眼见大婚即将临近,太子殿下竟然还不亲自上门虚心求教,俩人气得够呛。

稍一商量,让作为伴读的长孙家庆传出话来。

只是李承乾这稍微回忆,脑海中浮现的全都是他们严厉、批评、直言进谏的事情。

十二三岁的李承乾爱玩,某一日学习经义时走神,瞬间得了个不学无术的名头。

平日里行为有一丝不符合礼仪,跪坐久了挪一下屁股,就会被盯着教育一个时辰。

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我艹,这是俩傻子吧。”

李承乾这一回忆往事,就忍不住打了寒颤。

幸好自己是穿越而来,过目不忘是基操,脑海中后世诗词不少,不用去受这俩老头的折磨。

距离造反也只有短短两天,哪有时间和他们墨迹。

想到这,李承乾看着长孙家庆连忙道:

“早已备好。”

“没备好咱就......嗯?备好了?找谁写的?”

“确实备好了,你尽管放心就是。”

看长孙家庆有些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模样,李承乾也没法解释,只能朝着天上努了努嘴,装作一副自信的样子。

在这个时代,你眼神往哪瞟都行,唯独不能往天上看。

穿越者对这点不是很清楚,但长孙家庆是深谙此道,瞬间就被李承乾这个眼神给唬住了。

加上李承乾说话时那信誓旦旦、信心满满的语气,顿时心中开始浮想联翩。

脑补的画面大致有...

陛下一封密旨,下令收集全天下最好的催妆诗。

然后画面一转,漫天飞舞的诗词如同飞雪般密密麻麻的落在了陛下处理政务的案头。

最后则是,陛下满脸笑容,手中举着这些诗词中的某一首,下方站着太极殿的一百零八号大臣,皆是拜服至极。

接着转念一想,顿觉惊恐。

这事儿居然连两位老师都不知。

太子殿下大婚,皇帝陛下略过太子殿下的老师,从其他地方找了些诗词来?

这...

他们也是自己的老师啊!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且...百善孝为先。

长孙家庆幽幽的想到......

西市中,有家老店似乎檀木棺材做的不错。

七斤七两.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