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跳轮回台帝君后悔了

第21章 真情感动

唐雨伯没想到转世之后的霓漫歆竟不是霓垣亲生女,那她是如何降临这凡间?无论是天上的神仙还是品阶卑微的地仙,只要喝过孟婆汤,都无一例外地忘记前尘,找一母体降临凡间。

那凡魂丫头理应也该如此?为何会失去母体?难不成她是弃婴,如果这样说来,也于情于理。

不管她前尘往后事如何,我只要拿到我想要的。

就在他沉思之时,方怡在他身后悄无声息地出现。

“这几日看着你挺自在的,有没有将霓漫歆拿下?”方怡道。

唐雨伯冷笑着回答道:“你也不是一样?你和东岳进展如何?”

在东岳那儿受气她无可奈何,可没想到在这凡间臭小子也敢对自己视目无睹,心下有些恼怒。

“我问你话,你竟敢不回答?你是不是想找死?”方怡说完手中不知何时多了条神鞭,向唐雨伯所站的方向挥去。

唐雨伯看也不看一眼,轻易而举地将神鞭的另一头紧拽在手中,方怡心下有些吃惊。

这神鞭是父君玉帝所赠,据说只要挥动一下鞭子,周围的妖邪即可当场散去,化为尘埃。

如果仙者挨过这一鞭,法力尽失,终身如同废物般任人宰割。

可没想到今日使出这鞭,居然这么轻易地被这凡间男子给顺手接住,甚至毫发无伤,她深深感觉到太不可思议。

“你究竟是何人?”

唐雨桐将手中的神鞭扔在地上:“不愧是九重天法宝,可惜,你道行太浅,它强大的威力你却无法发挥,真是可惜了这离魂鞭!”

经他这么一说,方怡顿时明白,原来他也不是人类。可为何感受不到他的气息。

无论是仙还是妖,每个种族都有自己的气息,为何在他身上却感受不到?难道是对方的法力远远超出了自己,所以才会察觉不到?

“你究竟是何人?快说?”方怡压抑住内心的恐惧,又问了一遍。

唐雨伯看着眼前的方怡,笑着摇了下头:“你别那么心急,我们是盟友,你无需害怕。你只要乖乖听我的,我保你无事。”

方怡怒骂道:“放肆,你以为你是谁。只不过当初我看走了眼,以为你只是一介凡人。就算你是妖魔鬼怪,我也不怕你,你可知我是谁?”

四海八荒除了上神外,其他的她都不曾看在眼里。今日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对方如此藐视,随即朝对方又使出一鞭。

“怎么?真的生气了?原来外界称颂的玉帝之女龙初瑶公主也不过如此。”

龙初瑶彻底慌乱,本以为自己将对方如软柿子般捏入手掌心;万万没想到自己在对方面前才是个软柿子,他将自己调查得如此通透。

她正还想再甩出一长鞭时,唐雨伯有些不耐烦。一个无形的闪身直接出现在她身侧。下颚瞬时紧紧地被他捏在手中,龙初瑶疼的眼泪在眼眶中直打滚,一个字也说不出。

“我没耐心再与你周旋,你若听我的,你或许还有命活着;你若有丝毫不从,我会让你尸骨无存。别以为你是玉帝之女我就不能拿你如何?要生要死你自己选。”

说完唐雨伯收起面目可憎的容颜,恢复以往常态,松开手臂坐在沙发上看着瘫坐在地上的龙初瑶,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东岳你摆平了没有?”

龙初瑶低垂着头拼命地摇着,仿佛要把这万年的相思全甩没了。

唐雨伯早就知道这公主是一点儿用也没有。不过自己这里进展得还算顺利。

“这样,我们依旧合作,不过不是我听你的?而是你要听我的,你可明白?”

龙初瑶轻蔑地笑着:“就凭你?你以为你会是东岳的对手?你未免太高估了自己?”

啪的一声,龙初瑶半边娇嫩的脸蛋瞬时红肿不堪,此等耻辱是她从未受过的。

即使在阴间,东岳即使对自己有诸多不满,但也会看在自己是玉帝之女的份上礼让三分。却没想到他竟如此狂妄,连玉帝都不放在眼里,他究竟是何人?敢如此猖狂?

“我可不是什么怜香惜玉的人,你摆出这副楚楚可怜样给谁看?给东岳看,人家也未必会瞧上你一眼;给我看吗?劝你还是省省吧!”

唐雨伯走到她的面前,右手轻轻抬起她的下颚,手指扫过她红肿的脸庞,

“好了,你的伤我已替你治好,你快回去!有事我自会找你。”

龙初瑶临走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便回到霓漫歆家中。

霓漫歆刚洗完澡就看见方怡独坐在沙发上发呆。

“方怡,你怎么了?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你也有不少时日没回去了吧!要不你回去看看?”

龙初瑶紧拽着裙摆,家?她方怡那个家也能称家?几个人全挤在那么点大的房子里,放个屁隔壁都能听见,这让她如何去住?

虽然她很不喜欢霓漫歆,但她的居住环境还是很好的。从霓漫歆要求自己搬来和她住在一起时,她几乎没有多加考虑,直接搬了进来。距今已住了几个月,一次家也没回过。

今日霓漫歆突然提起,恐怕是厌倦了自己或者想与东岳加深感情?无论怎么样,她都不会同意。

“方怡,你在想什么哪?”

“没有,可能最近没睡好。”

霓漫歆哦了一声,看着方怡总觉得她有些不大对劲。

为了不想让霓漫歆起疑,无奈地站起身捡起丢在一旁的包对她说道:“我先回去看一看吧!看看他们怎么样了?”

霓漫歆点点头,她将家里的备用钥匙交给方怡一把:“你若回来,我不在,你自己开门就行了!”

方怡回到家中,看着父亲一瘸一拐地在厨房里忙着做饭,弟弟乖巧地帮着父亲打下手。

父亲看着方怡回来有些欣喜又有些伤感,以前的方怡每日都会按时回家,就算打工很迟也会回来。

可如今不要说每日了,恐怕一个月能见上一面都不易。

“方怡,爸爸问你,你在外面忙什么?为何老不归家?”

方怡露出嫌弃表情,手指着瘫痪在床的母亲怒吼着:

“家?我哪儿有家?你说的是这个破房子吗?睡个觉我们四人还要挤在一起。妈妈瘫在床上已久,一个不注意她就把屎拉床上,请问这要人怎么住?我情愿天天睡路上,也比这儿强太多。”

方爸无奈地摇摇头,他能理解方怡,确实女儿大了,和他们睡在一起有诸多不便,可自己确实没有能力给他们创造出好一点的条件。

他从抽屉里拿出一个信封袋,递到方怡手中:“这钱你先拿着,你去找个房子住下吧!你也不能老白住朋友的家。爸爸没用,买不起房,连累了你和弟弟。”

龙初瑶看着手里里面一张张褶旧的纸币,心里一酸,哭道:“爸,我一定会让你们过上好日子,也会让母亲病好起来。”

方爸搂着女儿,拍了下她的后背安抚着:“怡儿,你过你自己想过的日子,家里的事你也别放心上。你以后终归要嫁人,希望我们不会拖累你。”

方怡看着手中的钱再想着方爸的话,不知何时已泪流满面。

文斓公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